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林则徐流放新疆之“旅”

作者:哈恩忠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6-06 星期一

    

林则徐画像

    清道光十九年四月二十二日(1839年6月3日),将永远镌刻在历史的丰碑上。从这一天开始,林则徐主持历时23天的虎门销烟,一举销毁鸦片200多万斤,成为中国近代史上的壮举。由此,中英间爆发的鸦片战争,成为中国近代史的开端。鸦片战争中,清军一再失利,惊慌失措的道光帝迁怒于林则徐,将其流放新疆。而林则徐在新疆兴修水利,实地查勘荒地,造福人民,成就了他流放新疆之“旅”。

    漫漫流放路途艰

    道光二十一年五月初十日(1841年6月28日),林则徐被道光帝借口“营务废弛”,革去四品卿衔,与另一位抗英主将邓廷桢一起,“从重发遣伊犁,效力赎罪”。身不由己的林则徐,典卖旧居,自筹路费,准备踏上漫漫流放路。

    道光二十一年六七月(1941年8月)间,林则徐便携带着家眷启程了,计划从浙江杭州出发,经江苏、河南、陕西,由甘肃出关进入新疆。在江苏镇江,林则徐遇到了好友魏源。二人志同道合,彻夜长谈,“与君宵对榻,三度雨翻萍”。其间,林则徐把他主持翻译的《四洲志》书稿交与魏源,后由魏源整理并出版的《海国图志》,增进中国人对世界各国的认识。

    六月十六日(8月2日),河南段黄河决堤,开封祥符以下,黄河水一泻千里,“鸿雁哀声流野外,鱼龙骄舞到城头”。刚刚走到仪征的林则徐,接到道光帝要求他迅速赶赴开封救灾以效力赎罪的上谕,他立即劝说家眷返回南京暂住,自己则星夜急赴祥符。在祥符的治水现场,林则徐献计献策,协助河道总督王鼎,赶筑堤坝,堵塞决口,终于在道光二十二年二月初八日(1842年3月19日)完成筑堤任务。庆功宴席上,他却等到皇帝的上谕,“现在东河合龙在即,林则徐著仍遵前旨,即行起解,发往伊犁,效力赎罪”。王鼎等人面对道光帝的决定,有心无力,老泪纵横。林则徐则乐观地题诗:“西行有梦随丹漆,东望何人问斧柯。塞马未堪论得失,相公且莫涕滂沱。”

    道光二十二年四月(1842年5月)中旬,林则徐到达陕西西安。由于“河上积劳”,身染疟疾,在西安耽搁两月余,后又赶上“雨势连绵,咸阳水涨”,直到七月初六日(8月11日)方带着长子汝舟启程。一路上,大雨滂沱,七月二十九日(9月3日),辗转来到兰州;8天后,接着前往凉州,经嘉峪关、安西,终于进入新疆。

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十二月十四日,伊犁将军布彦泰奏为传谕林则徐查勘回疆各城地亩及暂留回京之员会勘事折。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档案

    荡荡遣戍雄心在

    道光二十二年十一月初九日(1842年12月10日),林则徐到达伊犁惠远城,开始了他在新疆的3年流放生活。

    初到新疆,林则徐潜心研究新疆的风土人情,而且有条件和机会阅看伊犁将军布彦泰处的邸抄,继续牵挂着数千里外的国家大事。得知布彦泰正准备开垦惠远城东的阿齐乌苏荒地,林则徐经过深思熟虑,主动提出首先捐办阿齐乌苏荒地,修建龙口工程,解决开垦荒地急需的水利灌溉问题,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随着水渠的开通,阿齐乌苏大量荒地得到开垦,共“实垦得三棵树、红柳湾三万三千三百五十亩,阿勒卜斯十六万一千余亩”。这样一来,既可以收获粮草,节省清政府的经费,又可以实现屯垦,有利于边防安全。正是看到垦荒带来的种种利益,乌鲁木齐和天山南路各城纷纷请求开垦荒地。

    屯垦是历代封建王朝加强边防的重要手段,道光时期面临的边防安全形势日益严峻,因此屯垦也受到清政府的重视。鉴于林则徐捐办阿齐乌苏荒地“尚为妥协”,处置比较得法,道光二十四年十月二十九日(1844年12月8日),经军机处传旨,“谕林则徐前赴回疆各城查勘地亩”。林则徐不顾身体的疲惫和路途的艰辛,毅然受命开始了查勘荒地之行。这是林则徐流放新疆之“旅”所完成的重大事情。

    长达2500多公里的天山山脉以东西走向横卧在新疆境内,天山以北称为北疆,以南则是南疆。林则徐查勘荒地是从南疆八城开始的。道光二十五二月十五日(1845年3月22日),林则徐等人到达库车;二月三十日(4月6日),来到乌什;三月初五日(4月11日),赶赴阿克苏勘荒;三月二十八日(5月4日),抵达和阗(现新疆和田);四月十五日(5月20日),在叶尔羌勘荒;四月二十二日(5月27日),行至英吉沙尔;四月二十四日(5月29日),来到喀什噶尔;六月初八日(7月12日),到达喀喇沙尔,足迹遍及南疆八城。接着八月二十二日(9月23日),他奉旨返回吐鲁番,查勘伊拉里克荒地。十月(11月),他又来到哈密,“至离城二百二十里之塔尔纳沁”,继续查勘。

    在查勘各城荒地的时候,林则徐等人主要办理四件事:一是与各族官民协商,听取意见,调查官民开垦荒地的意愿和可行性;二是实地查勘,“逐段丈量”可开垦荒地的具体数量;三是调查可开垦荒地周边的水利情况,以及通过修建水利设施改善荒地开垦条件;四是根据荒地周边民情,确认荒地的屯垦性质,是回田,还是民田,分别提出将荒地全部给回、民回兼顾、全部招民的三种设想。

    以林则徐在和阗查勘荒地为例。和阗可开垦的荒地在达瓦克,经过丈量,可耕地有10万余亩;附近有一条玉河,道光二十四年(1844)在“达瓦克西南二十余里之处筑坝开渠,修立龙口,将玉河之水顺势导入”,林则徐又考虑到冬春河水消减,“复自洋阿里克至达瓦克一带,觅得泉源五十余处,接引入渠”,这样终年都能够有水灌溉。“和阗在回疆中最为偏隅,而新垦地亩则又偏隅中之偏隅”,林则徐来到和阗之前,道光帝除指示其查勘荒地外,还特别叮嘱需要查明,“一系此项荒地是否可开垦,一系有无民户可以招垦,一系招集回户有无流弊”。经过这次实地查勘荒地后,林则徐等人建议和阗的可开垦荒地适合招集当地回户承种。

    用林则徐的话说,此次查勘荒地,“周历回部八城,往来约二万里”,“到一城,查一城,将实情呈报将军核奏,绝不敢稍有成见,亦绝不能粉饰迎合”。经过实地查勘,南疆可开垦荒地总数为58.6万余亩,加上东疆吐鲁番、哈密的荒地13.5万余亩,林则徐在新疆查勘荒地总数为72万余亩。

    林则徐凭着辛勤劳作,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取得了骄人业绩,这些都通过伊犁将军布彦泰等地方官员奏报到了清政府,而清政府又逢内外事繁,急需人才,因此,道光二十五年九月二十八日(1845年10月28日),林则徐接到了开复的上谕:“林则徐自饬派查勘以来,自备斧资,效力奔驰,将近一载,著有微劳。著饬令回京,加恩以四、五品京堂候补。”十一月初四日(12月2日),正在回京路上的林则徐再次奉旨“著加赏三品顶戴”,署理陕甘总督。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6月3日 总第2921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李任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