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滨州地名故事之道旭

古渡口的百年沧桑

作者:孙洪师 周杰

来源:鲁北晚报

2016-05-31 星期二

    作为“禹奠山川”的黄河之洲,山东滨州素有“十省通衢”的称誉。北镇黄河大桥,连接华东、东南、东北和华北,宛如一道彩虹横卧在黄河之上,沟通了黄河天堑,实现了滨州交通主动脉的全方位畅通,让“十省通衢”的赞誉名至实归。就在大桥南端西侧的大堤之下,曾有一个码头,在大桥建成之前,两岸的交通都依靠这里的摆渡完成,这就是昔日闻名遐迩的道旭渡口。

    春日的下午,记者来到了这个普通的鲁北小村,静静流淌的黄河默默地注视着这里的日起日落,见证着昔日的“商贾渔游,艇舸络绎”和今日车水马龙的熙来攘往,以她那宽广的胸怀包容着一切。

    据史料记载,一百多年前,道旭并不濒临黄河,这里原是一片沃野,是老百姓眼中“刮金板”的土地。公元1855年,黄河由河南铜瓦厢决口,夺大清河入海。此后的几十年时间里,黄河多次泛滥漫堤改道,给两岸百姓带来不少灾难。1899年,滨州人游百川奉命在道旭村附近重新修筑起了一道黄河大堤,从此这段黄河河道就固定下来了。

    当时该村坐落于官道以西,被称为道西村,是通往京津的要道,光绪十八年就在这里开辟了渡口,并标注上了地图。但因清政府聘请的是一位日本测绘师,他当时依韵将此地名标注成了“道旭”,由此以讹传讹,“道旭”反而出了名。

    史册记载,当时这里水面宽阔,被辟为渡口后,河面上经常桅墙云集,船帆密布,码头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道旭水运发达,上可以达济南,下可以出海,自1899年至1983年,道旭一直是黄河下游最重要的渡口之一。后来,这里驻扎进了河防营,使得此地不但是南北交通要衢,更逐渐成为地位显要的要塞。

    1938年,国民党政府炸开花园口大堤后,黄河改道,道旭渡口一度废弃。1947年3月,黄河重新归于这里,当时的山东河务局重建了道旭渡口,并设立了航运管理所。1952年,依托道旭渡口交通便利条件,惠民专区党政领导机关由惠民县城迁驻与道旭相对的北镇。1954年,道旭渡口土码头改建成了石码头,木渡船改成了大型机动渡轮。1955年,道旭渡口的黄河北镇港,开航了往返北镇和济南洛口之间的黄河第一艘客轮“鲁生”号。

    后来,这里的交通流量日益增多,摆渡已不能满足需求,而且黄河水文条件复杂,不利于行船,一首民谣说,“黄河害,黄河险,凌洪不能渡,枯水难行船,隔河如隔山,一趟好几天,踩冰淌冷汗,如过鬼门关”,生动地反映了当时的真实情况,修桥便成为人们的迫切需要。

    1972年10月,北镇黄河大桥通车,这是当时黄河上最长的一座公路大桥,但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这个桥北端没有引桥。每逢伏秋大汛和凌汛,洪水漫滩就会阻断大桥交通。每逢此时,道旭渡口依然作为连接交通的辅助通道发挥着关键作用。1987年10月,延长改造北引桥之后的北镇黄河大桥全线通车,道旭渡口也停驶水运,圆满地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

    在立于村口的村碑上,记者看到这样一些记述,“道旭,曾名‘道西’,因处古驿道西,村名道西,光绪十八年辟为黄河码头,”后来,“日伪设据点于此,因军事地图误为‘道旭’,遂就讹为名。”村碑记述,另根据“韩氏族谱记载,韩氏于明洪武二年由直隶枣强迁此,人丁兴旺,遂成大户,“另有赵、许、刘、张等姓。”

    而市档案馆库藏的地名资料则记述,“洪武二年由河北枣强迁来韩氏立村,因地处驿道西边,取名‘道西’(现有古食盒为记),后方言讹传将‘西’字改为‘旭’字,沿用至今”。在1984年11月填写的这个资料中,除了说是方言讹传之外,其他的记述和村碑及有关史册是相吻合的。

    除了道旭渡口,这里还是道旭引黄闸的所在地,根据道旭引黄闸碑描述,该闸位于黄河右岸道旭险工6号坝,于1989年2月12日开工兴建,同年8月27日竣工。该闸为一联两孔箱式涵洞结构,有力地提高了黄河水资源的开发利用率。

    道旭,正以一个新的面貌被人们所认知。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