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川滇边务大臣衙门档案——

见证清政府对川边藏区的改土归流

作者:特邀撰稿人 王晓春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5-30 星期一

    川边藏区是我国藏族三大聚居区之一,是内地通往西南边疆的门户,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在清朝末期,政府对川边藏区进行了一场从政治到习俗的全面改革。在四川省档案馆保存的一组清代川滇边务大臣衙门档案,详细地记录了这次改革。

   清宣统二年(1910)三月初八日,四川总督赵尔巽、川滇边务大臣赵尔丰会奏德格、春科等土司改土归流请设道、府、州、县折。 四川省档案馆馆藏档案

    川滇边务大臣衙门档案共1193卷,形成于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至宣统三年(1911),其中大部分都是有关川边藏区改土归流的内容。说到改土归流,就不得不提“土司制度”,它是封建王朝统治阶级用来统治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民族政策。在土司的统治下,土地和人民都归其所有,并且土司的职位可以世袭。改土归流则是指将土司废除,改为中央政府派任流官,从而达到加强中央统治的目的。

    在清朝末期,朝廷为何还要在川边藏区进行改土归流?起因是“英兵入藏”。

    20世纪初,英国以边界通商问题为借口,派英军上校荣赫鹏带兵入侵西藏。光绪三十年(1904),荣赫鹏强迫西藏地方政府签订《拉萨条约》。虽然,清政府对该条约不予承认,但这并没有影响英国侵略中国的步伐。

    光绪三十一年(1905)四月,驻藏帮办大臣凤全及其随行50余人在四川巴塘被当地土司和僧侣杀害,四川总督锡良命赵尔丰配合四川提督马维琪率军进剿。巴塘事件解决后,赵尔丰留在此地处理善后事宜,经锡良保举,清廷赐赵尔丰侍郎衔。

    清廷为稳定西藏、经营川边,于光绪三十二年(1906)七月,在巴塘设立川滇边务大臣衙门,任命赵尔丰为川滇边务大臣。川滇边务大臣衙门设外交科、民政科、农工商科、度支科、礼科兼学务科、军政兼邮传科、法科、检验科,“每科设司事一名,司书两名,各管各科档册案卷,缮写文牍等事”。川滇边务大臣衙门的开办经费由度支部(原户部)拨给。光绪三十四年(1908),清廷任命赵尔丰为驻藏大臣(全称为“钦差驻藏办事大臣”)兼川滇边务大臣,并调其兄湖广总督赵尔巽接任四川总督。

    赵尔丰对川边藏区的改土归流,不仅是废除土司、头人(族长)等职官和寺庙僧人的政治、经济特权,还涉及改革土地制度、粮税制度、风俗习惯等。他每在一地进行改土归流,都会根据该地的具体情况制定相应的改革章程,如《巴塘善后章程》《乡城改革章程》《德格地方章程》等。

    在政治上,赵尔丰废除了土司及其所设置的马琫(带兵官)、协廒(管理地方抓捕事宜)、百色(村长)、古噪(流官)等大小头目的职位;禁止土司、寺庙僧人干预一切地方行政事务。除此之外,赵尔丰还划分了道、府、厅、州、县,委派官吏直接管理地方的行政事务。县分中、东、南、西、北五路,每路设保正一人。路又分为若干村,每村都有百户,设村长一人。保正、村长由居民公举,3年一任,连选得连任,如办事不力,随时另选。

    在经济上,赵尔丰规定改土归流后收回的土地归清政府所有,不准买卖;废除土司、头人、寺庙僧人的经济特权,留给他们的土地,只能租给农民耕种,收取地租,租地的农民被称为“佃户”,不得称为百姓。同时,他废除了无偿劳役,规定农牧民只需向清政府缴纳粮税、牲畜税,并禁止土司、头人、寺庙僧人放高利贷。赵尔丰统一了川边藏区的度量衡,将官斗、官秤、官尺分发给各县仿制,派专人教百姓使用方法;设立收支局统筹管理川边藏区的财政。

    在文化和教育上,赵尔丰于光绪三十三年(1907)设立关外学务局,创办学堂,劝勉学龄孩童入学。入学者可免去学杂费,学堂为其提供食物和衣物,并免除其家庭的徭役。至宣统三年(1911)底,赵尔丰在川边藏区共设学校170余所。他还在打箭炉(今康定)、巴安府(今巴塘)分别设立师范学堂、藏语专修学堂、巡警学堂,培养川边藏区的师资和翻译人才。

    在宗教上,赵尔丰限制喇嘛人数,他认为出家为僧须本人自愿,不得强迫,如喇嘛有还俗想法,喇嘛寺不得拦阻。同时,他还规定原本实行政教合一的察木多(今西藏昌都)和乍丫(今西藏察雅)的呼图克图(活佛)专管宗教事务,不得干预地方事务。赵尔丰还裁撤了管理地方钱粮等事务的仓储巴,并禁止藏民将财产施送喇嘛寺。他要求喇嘛寺详细记录寺内人员名单和财产名录送地方政府备案。

    在习俗上,赵尔丰提倡一夫一妻制,规定男女婚姻须凭媒作合,并制藏汉合式婚书。结婚男女要向地方政府请领、填写婚书,盖官府印,登记在册。他还规定每户的家产不得由长子一人继承,必须兄弟均分,不许赘婿继承家产。为了便于管理,赵尔丰命人在各县拟姓氏百字,凡知同宗之人共认一字为姓,并改用汉名,或在原名上冠以姓氏;还规定百姓必须雉发梳辫,禁止水葬、火葬等,改用土葬。

    在清廷西陲危难之际,赵尔丰受命担任川滇边务大臣,在川边藏区实施改土归流,这对消除土司封建割据影响,巩固西南边防,起到了一定作用。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5月27日 总第2918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