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从清廷红人到禁所囚犯

——“皇帝舅舅”隆科多的跌宕人生

作者:特邀撰稿人 郭 琪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5-23 星期一

 

隆科多画像

清雍正元年(1723)八月十一日,隆科多为遵旨于翰詹官员内拣选文学优长人员报部查送明史馆事的奏折。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档案

    康熙帝驾崩时,隆科多是唯一陪伴其左右并承领遗命的大臣,并由他宣读了康熙帝遗诏,因此,许多清代笔记将其描述为篡改遗诏以协助雍正帝继位的谋划者。其实,历史并非如此,隆科多只是一开始就选对了人而已。雍正帝继位后,隆科多成了最受宠信的臣子。他在春风得意中逐渐变得贪婪起来,且私下拉帮结派,企图把持朝政,做出了种种不法之事。他被雍正帝惩治也是在劫难逃的事……

诸子夺嫡 助力雍正

    隆科多是一等公佟国维之子,其仕途以一等侍卫起,后屡获提拔。康熙五十年(1711),隆科多被授提督九门步军巡捕三营统领,并开始涉足到皇子间的夺嫡之争中。

    早在康熙四十七年(1708),皇太子胤礽被废后,诸皇子为了争夺储位,各施手段,尤其八皇子胤禩表现最为突出。胤禩素有“贤王”的美誉,获得了不少朝臣的支持,佟国维也是其支持者之一。康熙帝看到这一切,深觉胤禩夺嫡心切,其行为过于虚伪,心中已是不悦,而对于佟国维等大臣的拥护行为更是异常不满,并多次当面将其训斥。而胤礽自从被废后,便做出一副痛改前非的模样,又有旁人劝慰康熙帝,称胤礽之前的种种不当举动是受了他人的魇祸所致。不久之后,康熙帝为了平息储位之争,加之对胤礽仍抱有希望,便将其复立为太子。

    在这样混乱的局面中,老谋深算的佟国维发现了新的目标——四皇子雍亲王胤禛。胤禛素以“孤臣”自诩,与各皇子少有来往,平日里若无公务,他便只在府里照抄经书,给人以无心恋权之感;而凡是康熙交办的事情,如清核户部欠款、赈济灾民等,他都办得极好,因此,很受康熙帝器重。佟国维思忖良久,决心让隆科多投靠胤禛,父子各事其主,不管最后两位皇子谁能得势,佟家都能确保荣宠不衰。而在与胤禛的交往中,隆科多也一直保持低调,一般不轻易登门,只是利用手中的职权,对各皇子府邸的动向密切关注,并及时报给胤禛。

    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迈的康熙帝放弃了亲征西北的想法,转而命十四皇子胤禵为大将军王,代其出征,并赐以天子亲征的规格,“用正黄旗之纛,照依王纛式样”。八皇子胤禩感到康熙帝可能更看好胤禵,便马上全力支持胤禵。而四皇子胤禛则认为胤禵虽然受宠,毕竟远离京城,反倒于己有利。

    康熙六十一年(1722)十一月十三日深夜,正在畅春园休养的康熙帝驾崩,当晚恰好只有隆科多一人在旁,承接了遗诏。于是,隆科多与大学士马齐等重臣商议后,赶紧召集在京的诸位皇子,宣读遗诏。当读道:“雍亲王皇四子胤禛,人品贵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统,著继朕登基,继皇帝位……”时,胤禛深知,自己取得了胜利。

    然而,胤禩等人并不愿轻易认输,仍不肯对胤禛下跪叩拜。正在此时,隆科多出面,半是劝慰半是警告提醒胤禩等人,现在遗诏已由诸大臣验过无误,胤禛继位已成事实,若各皇子仍然如此,便等于谋逆。胤禩等人看到隆科多坚定地站在了胤禛一方,加之当时守卫畅春园的都是隆科多的手下,自己这边唯一掌有兵权的胤禵却远在西北,胤禩等人只得暂时低头,承认胤禛继位。可以说,正是有了隆科多的助力,胤禛才顺利从雍亲王变成了雍正皇帝。

炙手红人 恃宠获罪

    康熙帝初丧,政局未稳,胤禩等人仍未死心。隆科多一边整饬京城军务,将丰台大营等京中军队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一边利用自己的皇亲身份,安抚那些尚在迟疑中的大臣、亲王等。对于隆科多的这些功劳,雍正帝心中有数,对其大加恩赏,先是命他同马齐等人一起总理事务,负责治办康熙帝的身故事宜,并承袭佟国维的一等公爵位。一个月后,雍正帝又任命隆科多为吏部尚书,兼任步军统领。转年,隆科多又与年羹尧等人一并被加封为太保。雍正二年(1724)六月,他又被派兼管理藩院事务,并充任总裁官,负责纂修《大清圣祖仁皇帝实录》《大清会典》,可谓荣宠一时。

    更令世人羡慕的是,隆科多一家与顺治、康熙、雍正三代皇帝的姻缘关系。隆科多的父亲佟国维是顺治孝康章皇后的幼弟,论起辈分来,也算是康熙帝的舅舅。隆科多的妹妹佟佳氏又嫁与康熙为后,自己也就成了雍正帝的舅舅。佟家权势之大,以致在顺治、康熙两朝,民间传有“佟半朝”的说法。到了隆科多时,雍正帝为了笼络人心,特准许其上折时增写“舅舅”二字,自己素日里提及隆科多时,均公开称呼其为“舅舅”,这在整个大清朝都是独一无二的,不得不说,此时的隆科多已经是当朝第一红人。

    由于得到了雍正帝的宠信,即便隆科多连内阁大学士都不是,身为吏部一把手的他依旧掌握着巨大的权力。清代六部素有“吏户礼兵刑工”的所谓排序,因此,隆科多掌握着全国上下官吏的升降调补等权。隆科多在铨选官员时,只要他决定的人事安排,几乎都不需要经过奏请雍正帝,便可直接下达任命,时称“佟选”。许多官员或为了保住自身的肥差,或为了能谋取更多的利益,纷纷投靠在隆科多门下,其住宅内人员来往络绎不绝,逢年过节更是门庭若市。

    然而,隆科多虽显赫一时,却不知自持,经常放出狂悖之语。比如“举国之人俱不可信”等话语。雍正帝登基之后,只希望把国家治理得繁荣昌盛,万民归心。而隆科多的这些言论,却分明在说雍正帝执政以来,民心不稳,这让他如何能高兴?

    更加激怒雍正帝的是在处理年羹尧案时隆科多的表现。雍正帝在查办年羹尧案时,深觉兔死狐悲的隆科多与手下多次为其上书辩解,以致朝廷之上一时难以决断。多疑的雍正帝十分生气,用铁腕手段实施对年羹尧的惩治,并迅速结案。对于有包庇之嫌的隆科多,则直接削去其太保及一等轻车都尉世职,缴回所赏赐的四团龙补服,不得再用所赏赐的双眼花翎、黄带、紫辔,令其前往阿兰善等地负责修葺城池。

祸案连发 囚禁至死

    雍正四年(1726)正月,隆科多的家人牛伦等因仗势在外索要财物事发后,牵扯出了隆科多的收受贿赂案。因此,群臣纷纷上表,请求革去隆科多尚书一职及承袭爵位,与牛伦等一并斩立决。雍正帝念其扶助登基有功,下谕称:“隆科多虽贪赃犯法,即应治罪,但其才尚可用,朕心悯惜!著革退吏部尚书,令其料理阿尔台等路边疆事务。倘能尽心办理,即可赎其前愆;如有怠忽,定难宽宥。”

    所谓“祸不单行”,正当隆科多在边界与俄罗斯谈判之际,宗人府又给了他当头一棒。雍正五年(1727)闰三月,宗人府上奏弹劾隆科多私藏皇室玉牒。玉牒,乃是记载清代历朝皇帝源流脉络的族谱,有着极高的象征意义,未得皇帝亲允,任何人不得私自翻阅,更不能私藏。雍正帝查实后,下旨革去隆科多公爵,并令人严加查问,可隆科多含糊其辞,企图蒙混过关。但雍正帝指出,俄罗斯事务容易办理,派隆科多去并非只有他可以办理,不过是让其赎罪罢了,结果现在派人询问事宜,他“不但不改伊之凶心逆行,且不承认过失,而举动狂悖,全无愧惧,将朕行查之事隐匿巧饰,无一诚实之语”,既然不是诚心效力,那就赶紧回京认罪罢!

    隆科多回京后,雍正帝即命由王大臣议奏其罪,共拟出大不敬、欺罔、紊乱朝政、奸党、不法、贪婪等共41条罪,其中贪婪一罪中,仅收受贿赂金500两、银50余万两,各类珠宝不计其数。按照大清律法,隆科多应判斩立决,妻子入辛者库,财产全部入官。

    尽管如此,考虑到隆科多的拥立之功,雍正帝还是手下留了情,下旨道:“隆科多所犯四十一款重罪,实不容诛。但皇考升暇之日,大臣承旨者,惟隆科多一人。今因罪诛戮,虽于国法允当,而朕心则有不忍。隆科多免其正法,于畅春园外造屋三间,永远禁锢。伊之家产,何必入官?其应追赃银数十万两,尚且不足抵偿,著交该旗照数追完。其妻子免入辛者库,伊子岳兴岱著革职,玉柱著发往黑龙江当差。”

    只是,此时的隆科多已近花甲,自幼养尊处优的他怎会经得起这般折腾,囚禁后不到一年,他便死在了禁所之内。雍正帝得知消息后,感怀往事,特意赐银1000两,让他的家人为其办理丧事,其弟庆福承袭了一等公爵位。隆科多在烈火烹油繁盛之时,怎会想到最后的瓦解冰消?纵使有过万般荣宠,终究也挡不住“忽喇喇似大厦倾”!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5月20日 总第2915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