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随笔

作家的遗憾与期盼

作者:孙成德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5-16 星期一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长、著名编剧王兴东在接受《中国档案报》记者采访时建议:“档案馆不要过于神秘,要向成熟的编剧和作家开放,善用剧作家之手激活档案中沉睡的历史人物。”这句话表达了作家对档案开放的期盼。王兴东的期盼,使我想起了多年前陪同著名作家、散文家王充闾查阅清代档案的往事,他饶有兴致地阅读了辽宁省档案馆馆藏的清代历史档案,在离开档案馆时不无感慨地说:“我要是能早一点看到这些档案,《龙墩上的悖论》一书有些地方可能要换一个写法。”王充闾为创作之前没有看到这些档案而感到有一丝遗憾,作家的遗憾和期盼应该引起档案部门和档案工作者的思考。

    摒弃“武大郎”开店的思想,欢迎和善于借作家之手运用档案创作文艺精品

    近年来,档案部门积极落实“文化强国”战略,努力加强档案文化建设,一大批反映档案文化的文艺作品问世,其中不乏一批上乘之作。然而,依据和运用档案进行文艺创作并不是档案部门的强项。大多数优秀文艺作品是专业作家创作的,档案部门同志创作的反映档案文化的文艺作品,受其专业水平所限,多以介绍史实和历史人物为主,而档案史料好比是生产文艺产品的原材料,即使是同一件档案史料在不同的作家手上也能创作出不同风格的文艺作品,有了专业作家参与,档案史料便能经过他们的头脑酝酿出更加丰富多彩的文艺作品。把专业作家等高手请进档案馆,用他们手中的笔唤醒沉睡的历史人物,讲述人们喜闻乐见的故事,才能让档案文化走出神秘的档案馆。

    树立主动服务的意识,积极主动向社会和公众提供优质查档服务

    档案在档案馆里“睡大觉”是十分遗憾的事,这既有公民档案意识不够的因素,也有档案部门宣传力度不足的影响。档案馆长期是中共党委、政府大院里的“保密”单位,虽然改革开放以来突出了档案馆的文化事业单位职能,而挖掘档案文化方面的工作却亟待加强和提高。从档案部门来说,我们完成某项工作只能算完成了一半,另一半需要档案部门自身加强宣传,这不是自我表扬和无用的工作,而是让社会和公众了解档案馆的功能,了解档案工作联结着每个人,了解档案里蕴藏着宝贵的历史文化。有些档案馆服务意识不强,接待时询问利用者要查档案的全宗名称和档案编号,这些信息对档案馆的工作人员而言是应知应会的常识,但对外来查档人员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难题。在法国国家档案馆,每天都有历史学博士学历的工作人员接待利用者,他们熟悉馆藏档案又具有丰富的历史文化知识,可以根据利用者的需求帮助和建议他们查找哪些档案,这些工作人员都把人们能利用本馆的档案作为最高兴和最自豪的事情。这种档案开放和服务的理念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下苦功夫熟悉馆藏档案,努力提高档案员的业务素质

    档案馆的主要职能是保管、利用和接收档案,档案馆的工作人员熟悉档案内容,向公众提供优质服务是第一位的工作。

    近年来,有相当一部分档案馆,因一些老档案员退休了,而缺少熟悉本馆馆藏档案的专业人员,在不同程度上影响了馆藏档案的开放和利用工作。有的档案馆网站上自身工作信息很多,想要查到档案信息却不容易。须知公众到档案馆主要目的是查档,这才是档案馆的主要职能。因此,各级档案馆要高度重视档案业务建设,培养一批熟悉馆藏和本区域地方历史文化的业务骨干,以适应社会和公众对档案工作的需求。档案馆还要积极做好档案的基础工作和档案开放的鉴定,把应该开放的档案全部向社会开放,张开双臂欢迎社会公众来利用档案,把各路作家请进档案馆,用众手浇开绚丽多彩的“档案文化之花”。

    (本文作者系辽宁省档案局馆原局馆长、研究馆员)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5月13日 总第2912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