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独树一帜的北京盐务学校

作者:特邀撰稿人 吉朋辉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5-09 星期一

    在天津市档案馆馆藏档案中有一本印刷精美的同学录,里面收录着1925年毕业于北京盐务学校乙丑班的26位学生的情况。翻开同学录,首页便是梁启超的题词——绩学致用。为一本同学录题词,对梁启超来说并不多见。究其原因有二:盐务学校下辖于北洋政府财政部盐务署,而梁启超曾于1916年任财政总长兼盐务署督办,此其一;盐务学校作为盐务方面的专门学校,为当时的盐务系统输送专业人才,关系匪浅,而盐税乃是财政收入一大命脉,此其二。

 
1925年,《北京盐务学校乙丑班毕业同学录》封面
及扉页上梁启超题词和《本科课程一览表》。
     1913年,袁世凯与英、法、德、俄、日五国银行团签订善后大借款条约,借款2500万英镑,以盐税作为抵押。条约规定,在中国设立盐务稽核所,管理盐税稽征事宜。其总办由北洋政府财政部盐务署署长兼任,会办为外国人,掌握稽核所实际权力。各盐区设稽核分所,也由洋会办实际控制。这样,中国原有的以盐运使为主的盐务管理体制被打破。稽核所采用西方现代管理体制,旧有的盐务管理人员一时难以适应,新型人才的培养迫在眉睫,盐务学校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于1920年4月由盐务署设立起来的。校舍最初在北京东城大纱帽胡同。

    梁启超的题词阐明了盐务学校的办学宗旨,那就是“学以致用”。这是一所专门为盐务机关输送人才的学校,带有职业学校的性质。盐务在中国向来是自成一体的复杂系统,盐的生产、榷税、运销、缉私等都具有很强的专业性,正如盐法专家左习勤在为该同学录所作的序文中所言:“吾国盐务情形复杂,自非有专门人才详为讲求,无以明其条贯。”从同学录中记载的课程表来看,除了盐政沿革史、现行盐务法规等盐务课程外,根据盐务工作的特点,学生们还要必修国文、英文、法文、经济、统计、会计、法律、数学、理化、史学、经学等课程。可见,虽然盐务学校的针对性很强,但其课程设置却并不狭隘,学生所学的知识面很广。该校学制长达4年,毕业后拿的是本科文凭。学校不仅拥有设备齐全的化学实验室,学生们还会被带到盐场、盐坨等地去做实地考察。这本同学录里就收录了他们在天津塘沽盐场实地考察的照片。

    英文在盐务稽核所的日常工作中大量应用,因此,强调英文学习是盐务学校的一大特色。该校在录取学生时,英文成绩也是最重要的,甚至其他科目差一些,英文好也可以破格录取。其英文课包括读本、作文、会话、修辞学、文学史、翻译等8门,而除了国文、盐政史、史学、经学外,其他课程全部采用英文教材,用英文授课。所以,盐务学校的毕业生英文基础都相当扎实。在该校教授英文的是一位名叫李治的英国人,毕业于伦敦大学,是张作霖所办《东方时报》的总编辑。他上课相当有特色,一本《哥伦布》薄薄不到10页,能整整讲4年,他还不允许学生用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英汉模范字典》,而责令大家去买《牛津大字典》。还有一位教英文会话的英国人纽兰特,每次上课他就带领学生出校游逛北京各大名胜,让学生直接与外国人用英文对话,因此,学生们的口语水平也突飞猛进。

    盐务学校的其他老师也非庸常之辈。其中有著名报人,与邵飘萍、黄远生并称“清末民初三大记者”的徐凌霄,有毕业于耶鲁大学的法学教授张菊人,有与林振翰并称“近代盐政两大专家”的盐法专家左习勤等。其历任校长有钟蕙生、文韶云、王紫虹、邓和甫、符定一、刘百昭、徐宝璜、王仁辅等,都是当时的名流。第一任校长钟蕙生是北洋大学毕业生,哈佛大学法政硕士,清朝进士、翰林,后来曾代理北洋大学校长;再如1928年任校长的徐宝璜,他是北大新闻学研究会的创始人,被誉为“新闻学界最初开山祖”“新闻教育界第一位大师”。在他们的带领下,盐务学校在当时学校林立的北京城中独树一帜。校内学生虽然不多,但无论在学生素质还是校风方面,都堪称一流。该校学生的课外文体活动也十分丰富,有音乐、网球、篮球、拳术、击剑等。学校还出版了《盐务学校校刊》,其盐务方面的教材也都是由学校教师编撰的。


1925年,北京盐务学校乙丑班毕业生与老师的合影。

    在当时的北京乃至于中国,盐务学校的学生就业前景是相当好的。学校成立后,北洋政府财政部下发《盐务学校毕业生暂行任用章程》,规定所有盐务学校学生,只要考试合格,正常毕业,一律分配进入盐务机关,而且对他们的工资有明确的规定:按照毕业考试成绩甲、乙、丙三等,分别给予月薪60元、50元、40元。据一位盐务学校毕业生回忆,当时有一位在英国拿了博士学位的留学生归国,向上海盐务稽核所求职,所得薪水也只有70元而已。何况盐务和海关是当时薪金最有保障的两个部门,基本上不会有拖欠工资的情况。

    北伐战争后,北京盐务学校为南京国民政府财政部接办,改称“北平盐务学校”,1935年停办。15年间,盐务学校共培养200多名毕业生,其中包括著名数学家张德馨、曾任张学良秘书处长的叶弼亮等。叶弼亮是乙丑班学生,毕业后起初在盐务部门任职,后来因为在盐务学校练就的娴熟英语,被察哈尔都统高维岳相中,将其任命为察哈尔交涉公署顾问,办理涉外事宜。高维岳是张作霖的得力干将,叶弼亮由此进入军界,以一年升一级的“火箭速度”,到1928年就已经成为陆军上校,并成为张学良的心腹。这本同学录中收录了他代表同学们写的一篇序文。序文中说:“吾国盐政,远承数千年之积弊,根蒂蟠深;近当数千万之外债,利害同受。不有鹾务专门之识,不足以言兴革;不有中西汇通之学,不足以资因应。因此兴学育才,盐署引为急图。创始立基,吾校所以成立也。”1937年北平沦陷后,叶弼亮拒绝与日伪合作,辞去北平电话局局长的职务,这一爱国举动,也有当年盐务学校教育的一份功劳。

    文中所示档案为天津市档案馆馆藏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5月6日 总第2909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