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1948年庆祝“五一”劳动节口号

揭开筹建新中国的序幕

作者:茅文婷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5-03 星期二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讨论通过中共中央庆祝“五一”劳动节口号(即“五一口号”),号召“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这不仅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形成的历史起点,同时也揭开了筹建新中国的序幕。

    “五一口号”的发布,既具备成熟的时机和条件,也有一定的偶然因素。让我们随着一封来自太行深处的电报,回到1948年那个孕育着希望的春天……

毛泽东修改的中共中央发布1948年庆祝“五一”劳动节口号的通电 中央档案馆馆藏档案

    一封电报

    河北涉县西戍村是中共中央重要的新闻宣传喉舌——新华社从延安撤离后的驻扎地。当时,担任新华社社长的是廖承志。

    虽然廖承志经常被周恩来等领导人亲切地称呼为“小廖”,但他却已是一名资深的革命家。早在学生时期,廖承志就积极参与革命运动,接着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和长征。党中央知人善任,交给他主管新闻战线的任务。后来,廖承志也一直活跃在党的宣传战线上。

    廖承志虽然性格开朗,但对待工作却一丝不苟。他在担任新华社社长期间,每逢有重要事件,都会事前向中央请示,事后汇报。由于每年“五一”劳动节,党中央都会通过发布宣言、口号、社论等方式进行纪念,所以,1948年4月廖承志起草了一封简短的电报,请示中央需要发布什么内容,配合当年的“五一”劳动节。

    电报传来,引起了毛泽东、周恩来等领导人的高度重视。毛泽东等领导人认为,这是对外公布中国共产党人政治主张,建立新中国政权的恰当时机。

    两个前途

    为什么毛泽东等领导人会选择将1948年的“五一”劳动节作为呼吁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时间节点呢?这要从抗战胜利后说起。

    1945年秋,日本帝国主义战败投降,但中国仍然面临着两种命运,两个前途。蒋介石要使中国仍旧成为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专政的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而中国共产党则要努力建立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的、新民主主义的新中国。到了1948年,历史在“两种命运,两种前途”中选择由中国共产党创建新中国的前景逐渐清晰:国民党已经由重点进攻转为战略防御,人民解放军则开始反攻并相继取得胜利,并于1948年4月收复延安;国统区内经济崩溃、政治腐败,解放区内土改运动如火如荼,全面展开;蒋介石镇压民主运动,毛泽东则在《论联合政府》中倡导“经过自由的无拘束的选举”“召开国民大会”,为“建立民主的联合政府”设计了具体的实施方略。

    1948年3月底,国民党在南京召开“行宪国大”第十三次大会,并以“民主”之名选举蒋介石、李宗仁分别为总统和副总统。这也让更多的民主人士从“第三条道路”的梦幻中清醒过来,他们怒斥国民党“假借民主,伪装民主”,“实施其法西斯独裁的暴政”,呼吁全国人民一起推翻国民党的独裁政权。

    中共中央则敏锐地把握到了这一变化。在此时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加强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相互合作,“业已成为必要,时机亦已成熟”。

1948年5月1日,《晋察冀日报》头版头条全文刊发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发布“五一”劳动节口号》。

    三处修改

    “五一口号”草稿共二十五条,内容包括向社会各方面的致敬和问候。草稿用蓝色钢笔清晰工整地写在纸上。毛泽东看后,在初稿上进行了修改,其中有三处重要改动:

    第一,将第五条“工人阶级是中国人民革命的领导者,解放区的工人阶级是新中国的主人翁,更加积极地行动起来,更早地实现中国革命的最后胜利”改为“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

    第二,将第二十三条“中国人民的领袖毛主席万岁”及第二十四条“中国劳动人民和被压迫人民的组织者,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领导者——中国共产党万岁”划掉。

    第三,将第二十五条“中华民族解放万岁”改为第二十三条。这样,经过毛泽东修改后的“五一口号”从二十五条变为二十三条。

    毛泽东进行的这三处重要修改,准确地把握了中国革命的历史发展趋势,反映了各个阶层的要求,体现了中共中央同各民主党派携手合作的诚意和决心。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在河北省阜平县城南庄召开。毛泽东首先将修改后的“五一口号”提交其他几位书记处书记讨论。大家认为,现在的“五一口号”不是宣传口号,而是行动口号,可以起号召作用。同日,“五一口号”便通过新华社的电波对外发出。5月1日,《晋察冀日报》头版头条全文刊发《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发布“五一”劳动节口号》。5月2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再次全文发表。

    四方呼应

    “五一口号”切合时宜,反映民心,中国共产党振臂一呼,四方齐应。

    在香港,各民主党派的“双周座谈会”变成了连日座谈,大家激动地讨论着,一致认为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建立民主联合政府是“政治上的必须的途径”,“民主人士自应起来响应”。5月5日,12位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领袖人物李济深、何香凝、沈钧儒、章伯钧、马叙伦、王绍鏊、陈其尤、彭泽民、李章达、蔡廷锴、谭平山、郭沫若联合致电毛泽东,赞扬中国共产党的“五一口号”“适合人民时势之要求,尤符同人等之本旨”。

    5月4日,著名爱国华侨陈嘉庚代表新加坡华侨致电毛泽东表示响应号召。随后,法国、加拿大、古巴、缅甸、暹罗(今泰国)等地的华侨社团也纷纷表示支持。

    5月间,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发表《告台湾同胞书》,中国民主促进会发表《中国民主促进会响应中共“五一”号召的宣言》,中国民主建国会秘密举行会议,通过响应“五一口号”的决议。6月间,中国致公党发表《响应中共中央“五一”口号宣言》,中国民主促进会发布《致全国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报馆暨全国同胞书》,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发表《响应中共“五一”号召的声明》……各种以促进新政协召开为中心内容的座谈会、演讲会、群众性的宣传活动也相继展开。

    1948年“五一口号”的发表与蒋介石的独裁统治形成了鲜明对比,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无党派人士和海外华侨,真切地感受到了中国共产党建立独立、民主、和平、统一的新中国的决心。他们欣然接受邀请,克服重重困难,辗转北上,与中国共产党携手共同筹建新中国。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4月29日 总第2906期 第一版

 
 
责任编辑:李任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