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宋子文中饱私囊被喊“停手”

作者:特邀撰稿人 周利成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4-26 星期二

    1946年,宋子文出任国民政府最高经济委员会委员长,掌控了国民政府的财政大权。此后,宋子文利用特权套购了中央银行出售的外汇。他把套购来的外汇一部分拿到黑市上出售牟取暴利;另一部分则汇到国外用于购买汽车、无线电器材等商品,再转至国内高价出售。1947年1月,随着美国驻华特使马歇尔军调失败返回美国,国统区内财政吃紧,最后只能滥发纸币应急,致使通货膨胀急剧恶化,外汇枯竭,引发“黄金风潮”,出现经济危机。与此同时,宋子文利用特权中饱私囊之事也被曝光。

1948年11月5日,《星期五画报》上刊登的《宋子文你停手吧!》。

    宋子文事件暴露后,著名历史学家傅斯年于1947年2月15日至3月1日,相继发表了《这个样子的宋子文非走开不可》《宋子文的失败》《论豪门资本之必须铲除》3篇充满“火药味”的文章,“请”宋子文下台,并揭露宋氏家族的恶行。傅斯年在文章中写道:“我真愤慨极了,一如当年我在参政会要与孔祥熙在法院见面一样,国家吃不消他了,人民吃不消他了,他真该走了,不走一切垮了……我们要求他快走。不然,一切完了!”

    一时间,炮轰宋子文的文章如同一颗颗重磅炮弹在社会各阶层炸开,掀起轩然大波。蒋介石不得不亲自出马平息此事,最终以宋子文辞职落幕。然而,宋子文与蒋介石毕竟有着姻亲关系,同年4月,宋子文被任命为国民政府委员,9月20日,又被任命为广东省政府委员兼主席。

    1948年11月5日,《星期五画报》刊登了一个“主人”给一个“仆人”的信《宋子文你停手吧!》。虽然这封信见报的日期有些滞后,其内容却揭露了宋子文疯狂敛财、害国害民的事实。信的“主人”用犀利的语言狠狠地训斥了“仆人”宋子文一通。

宋子文先生:

    我是中华民国的一个国民,同时也是中华民国的主人。我今以主人的立场,写给我国的一个公仆一封信,你是一个大才大智的人,当然不会拒绝一个主人对于仆人的训示。

    起首我要提到,在莫干山的经济紧急措施的秘密会议中,你利用以往的资格,得参入其事,于是又使用愤技,匆忙的(地)回到广州,套购了五万亿元的港汇,得到一大批的利益。后来你听到有人要检举你,又挂牌似的到暹方采买一部份(分)米粮,冀图脱罪。所以你那不可统计的财产,都是由这样的一种方法积聚而来的。我们今日的政治局面,人民的贫苦不堪,都是有你们这一些寄生虫的缘故!以前我们都站在敢怒而不敢言的情绪下,于今事实告诉了我们,立监委更将证实此一病症。尤其是环境告诉了我们,欲中国安定于建设,达于复兴的境界,首先非铲除这一般贪官污吏奸商不可!所以我们再不能缄默!我首先提到改币以来你利用机会发了财,实际是倾害了我们!对于国家的法律从你们手里撕毁,这种不可偿失的损害向谁清算啊!

    宋子文先生,你是多么的伟大,多么的值得我们敬怕啊!你为了国家的前途,不顾一切。你正象征着乡村大户的一个管家司,实行了他的管家手段。每当这一个大家庭有一项大的支出的时候,他必定要设法扣除一部分,或者利用这些支出,打几个来回,做几转生意,将其所得的盈余等储蓄起来,以备这个家庭将来不时之需。所以日久月深,他的积钱就超过了这家产的数倍。但是这个家庭由于不能自力更生,渐渐由收入不平衡而入于不可维持的状况。正在每一个家人都觉悟到衰败的来临,白色恐怖的摆在前面,惊惶无所措的时候,这一个老重而持家有方的管家师爷,不慌不忙的(地)透露了他积钱的经过。于是这一般的人,皆感激得流下泪来,真是不知想甚(什)么方法可以报答他,同时并了解了他以前管家所以贪污的缘故。

    但是宋先生,劳你十几年的苦心积聚。由于你这一次在套购港汇中明白的(地)指示了我们,你积钱的经过。然而我们又将如何报答你一向的苦心呢?你也能够如上述那个老管家,在我们民穷财尽的时候把你历年从我们身上积聚下来的财产送给我们吗?我们不敢有这种奢望,但是我们希望你能停住手不再搜刮,比我们伸手向你要钱强的(得)多。我们也知道,将来国家一完蛋的时候,你会坐着美国飞机一跑,到你的橡胶园中去纳福,早不会想到老主人们的穷困啊!宋先生,我们希望你停手就得了,中国的钱你赚得太多了,拿不拿在你,但今后你别再做主人们的生意吧!

    聪明的宋先生,我们真为国家庆幸,造就了你这么一个人才!

    信的署名是“主人阿斗”,他以这样一篇洋洋洒洒的文章,极尽嬉笑怒骂、讽刺挖苦了宋子文长期贪污国家财产之事。

    从信的内容和语言上判断,这个“阿斗”绝非像刘备之子那样无智无能,更不可能是一名普通的百姓。他或许是一名关注政治的知识分子;或许是一位关心百姓疾苦的民主人士;也或许是宋子文的政敌。但在今天看来作者是谁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封信揭露了事实,代表了民意,发出了民声。

    论及宋子文倒台原因:其一是他自己的所作所为,从1946年3月至1947年2月,宋子文推行的金融开放政策,使国民政府耗去大量的外汇和黄金储备;其二是傅斯年等人的社会舆论和民意,上至《中央日报》《申报》,下至民间创办的小报,可以说是举国上下,一片喊打;其三是国民党内部的派系斗争,宋子文担任行政院院长期间,独断专行,政策倾向于自己控制的部门,这让以陈果夫、陈立夫为首的CC系等派心生不满,于是他们利用新闻媒介推波助澜,大造声势,掀起一浪高过一浪的“倒宋风潮”。抗战胜利后,被CC系控制的《申报》曾就中央银行对金融、黄金、物价等方面的国家政策和采取的措施大做文章,矛头直指宋子文。试想,有了这三方面的原因,宋子文能不下台吗?

    天津市档案馆提供档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4月22日 总第2903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李任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