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旧部彭贤多方奔走

张作霖去世九载终安葬

作者:冯贤杰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4-26 星期二

    1937年6月3日,由奉天(今辽宁省沈阳市)开出一趟专列直抵奉山线石山车站。专列上,一代枭雄、“东北王”张作霖的灵柩正被运往锦县(今凌海市)驿马坊村张家墓地安葬。这一天距离张作霖去世已有9年。而张作霖的老部下彭贤也为此事奔走了整整9年。

1937年,日本关东军以“满洲国协和会”名义为张作霖举行的安葬仪式。

20世纪30年代“元帅林”全景

    少帅重托缘起两代之交

    1928年6月4日,张作霖乘专列由北京返回奉天途中被炸成重伤。此前一天,彭贤因为长女出嫁,未能前往山海关迎接,没想到随后竟发生了炸车惨案。出事后,彭贤一直守在张作霖身边,还以“吉人天相”的话来安慰他。但张作霖终因伤势过重,于当日不治毙命。

    6月21日,“帅府丧礼筹办处”向各界宣布了张作霖去世的消息,并举行了隆重的治丧活动。张作霖以大元帅之尊,断不能草草安葬,可他生前并没有为自己选好墓地,张氏家族便将其灵柩停放在帅府内,待择地建陵后再行安葬。

    张学良主持东北军政大局后,担任东三省官银号总办的彭贤认为自己属于老派,官银号总办一职又是肥差,难免会遭少壮派倾轧,不如急流勇退,主动让贤,也好保住颜面。1928年秋,彭贤提交辞呈,张学良“挽留不获,只好照准”。

    过了一段时间,张学良与彭贤晤谈时说:“官银号总办你辞了,那是公家事,我家的私事还得请您帮忙……先父的灵柩现在浮厝于花园里,关于葬地,因驿马坊老坟不能动土,应另选吉地,修建坟墓,择期安葬,此事拟请分神筹办。”彭贤一直感激张作霖的知遇之恩,也就答应下来了。

    张学良为什么要请彭贤负责安葬张作霖的事宜呢?这还得从彭、张两家的交情说起。

    清光绪年间,盛京将军增祺曾命人剿捕在黑山一带活动的张作霖。张作霖只身向彭贤的父亲彭万荣求救。彭万荣为其提供了藏身之处,张作霖才躲过官兵的追捕。事后,张作霖对彭万荣仗义相救十分感激,遂与其换帖,义结金兰。

    彭贤从小读过几年私塾,后因家贫无力再上小学,为了生计便去新民县一家粮店当学徒。当时,张作霖任巡防营管带,驻兵新民县。他在这里偶遇彭贤后,便认其为义子,此后处处予以照顾。可以说,彭贤的每一步升迁,都有张家父子的提携。

    日寇阻挠致使三易墓址

    安顿好张作霖的灵柩以后,墓地选址就成为当务之急。

    张家召集著名术士和堪舆专家,遍寻奉天地区的名山大川,最后选定了抚顺县(今抚顺市)水龙卧村。

    在张学良的指示下,彭贤等人先行来此考察,在仔细察看后,他对此地非常满意,认为水龙卧村可为墓地之首选。

    1928年10月30日,张学良偕夫人于凤至、张作霖五姨太寿夫人及张作霖旧部张景惠等人,在彭贤的陪同下到水龙卧村考察墓址。张学良认为此地气势不凡,可以为父建陵。同行的寿夫人、于凤至等也都表示赞同。就这样,张作霖的墓地终于确定下来。

    当时,水龙卧村有10余户人家,共有土地800多亩。虽然这些位于山区的土地较贫瘠,但张学良体恤民情,以高出市价数倍的价格收购,顺利完成动迁。动迁手续由彭贤管理的三畲堂负责办理。

    1929年初,在张学良的主持下,“大元帅葬仪筹备处”成立,彭贤为总办。5月,“元帅林”正式开工建设,由于工程浩大,预计3年竣工。1931年,正当工程即将竣工之际,九一八事变爆发,“元帅林”工程被迫停建,“大元帅葬仪筹备处”的工作即告终止。日本关东军占领大帅府后,将伪奉天第一军管区司令部设在此处。一直安放在府邸的张作霖灵柩也被移至珠林寺。

    时任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要挟张学良称,如果答应与日本合作,便将张作霖安葬于“元帅林”。国难家仇系于一身的张学良断然拒绝了他的提议,这虽使日本人的阴谋未能得逞,却也使张作霖的灵柩多年不能入土。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人民无法忍受日伪的反动统治,纷纷逃离沦陷区。彭贤的亲属也一再催促他离开,但他时时感到有负于张学良的重托和张作霖的在天之灵,不肯离开奉天。

    伪满洲国成立后,张景惠、于冲汉等东北“大佬”纷纷出任伪政府“显职”。彭贤却3次拒绝出任伪满洲国中央银行总裁、兴业银行总裁等职,保持了一个中国人的民族气节。

    彭贤在东三省官银号任职期间,置办了许多产业,在辽阳还建有彭公馆。此时,他将主要精力放在早日安葬张作霖一事上,四处奔走,多次与日方交涉。日本当局为消除张作霖的影响,始终不同意将其葬在“元帅林”。彭贤与张作霖旧部张作相出面,找到张作霖的拜把兄弟、时任伪满洲国国务总理张景惠,请他从中斡旋。张景惠提议将张作霖葬在其出生地海城。其间,彭贤积极组织海城各界联名上书要求将张作霖的遗体移葬当地。时任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认为,海城是张作霖的发迹之地,葬在那里的影响不逊于葬在“元帅林”,断然否决了这个提议。

    张景惠又提议将张作霖葬入位于锦县驿马坊村的张氏家族早期墓地。迫于舆论压力,日本人勉强同意,但提出必须以“满洲国协和会”的名义组织安葬仪式。为了将沦落在外长达9年之久的张作霖遗体尽快安葬,彭贤及张家亲友只好认可。这才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一生轰轰烈烈的张作霖就这样被安葬了,而“元帅林”至今依然是一座空茔。

    辽宁省档案馆提供照片档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4月22日 总第2903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李任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