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乾隆初年官印的“满汉合璧”之旅

作者:刘洪胜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4-18 星期一

    清乾隆十四年(1749)七月,皇帝下旨:直隶总督那苏图病故,由江苏巡抚方观承补授员缺。接到吏部任命后,方观承立即交卸原职北上,九月十三日,他接到保定知府送来的直隶总督银关防(清代官印的一种),九月十七日到达保定后,又接到了一颗银关防。新任总督怎么会在4天之内先后接到两颗官印呢?

    原来,当时正值全国官印改革,方观承接到的第一颗印是旧印,第二颗印是新印。清代的印章制度借鉴了明朝的成制,同时也融入了鲜明的民族文化特色。清军入关后,印章多为满文本字(满文的楷体)和汉文篆体合璧,满文居左,汉文居右,沿袭百余年。同一官印上两种文字字体不一,源于当时满文篆体的不完备。

清乾隆25颗御宝之第四宝——青玉“皇帝之宝”印文

满文篆体创制 御宝改镌开启

    满文创制于明万历二十七年(1599),在崇祯五年(1632)经过改革,至清乾隆初年已有一百三四十年的历史。即使被确定为国书、国文,由于使用时间较短、受众较少,满文发展仍不完善,其篆体也不完备,连乾隆皇帝都觉得国书“唯篆体虽有而之未详备”。为了更好地传承和使用满文,乾隆皇帝主持规范满文字体一事,同时将满文篆体的创制提上日程,乾隆十三年(1748),皇帝指派大学士傅恒等仿照汉文篆体创制满文篆体。傅恒等共搜集到了玉箸篆、奇字篆、大篆、小篆、上方大篆、坟书大篆、倒薤篆、穗书篆、龙爪篆、碧落篆、垂云篆、垂露篆、转宿篆、芝英篆、柳叶篆、鸟迹篆、雕虫篆、麟书篆、鸾凤篆、龙书篆、剪刀篆、龟书篆、鹄头篆、鸟书篆、蝌蚪篆、缨络篆、悬针篆、飞白篆、殳篆、金错篆、刻符篆、钟鼎篆等32类汉文篆体,并一一模仿为满文篆体,此举极大地丰富了满文字体。同年九月十二日,乾隆皇帝命傅恒、汪由敦等负责以满汉32类篆体缮写《御制盛京赋》。满文篆体的发展为日后印章改镌奠定了基础。

清代山东临清城守副将关防印文改篆前(左)后对照

    乾隆初年印章的满汉篆体合璧始于国家级印信——御宝(即宝玺、国玺)改镌。根据康熙初年的统计,明朝有御宝33颗,康熙初年有御宝29颗。乾隆十一年(1746),乾隆皇帝对前代御宝重新考证排次,确定了25颗御宝,其印文内容和用途在很大程度上承袭明制。与明朝33颗御宝相对照,印文内容相同的有22颗,用途相同的有18颗,内容和用途都相同的有16颗。从印文字体上看,这25颗御宝中仅第四宝——青玉“皇帝之宝”为满文古篆(满文早期篆书),其余24颗御宝为满文本字和汉文篆体合璧。满文篆体既已确定,将满汉篆体合璧于御宝之上便是水到渠成的事了。乾隆十三年(1748)九月十八日,皇帝下旨将满文篆体应用到御宝上,并规定前4颗御宝是前代相承,不能轻易改变,其余21颗御宝一律改镌。

清代《上谕档》中有关乾隆皇帝下旨改镌御宝的内容

    改镌御宝,首先从制作宝模开始。宝模是御宝文字内容的模板,由翰林院和翻书房(又称内翻书房,隶属于军机处,专事翻译)共同完成:先由翰林院缮写汉文篆体,再由翻书房缮写满文篆体,其印文及印章的尺寸均依据内阁宝谱上的信息,字体则是采用皇家专用的玉箸篆,制成后呈皇帝御览钦定。乾隆皇帝对此事非常重视,还亲自修改过“天子之宝”的印文写法。宝模确定后,由钦天监择定良辰吉日镌刻御宝,具体镌刻工作由内务府造办处负责。本来镌刻印章是由工部都水司负责,乾隆十三年(1748)五月,皇帝以工部匠役粗糙、司员亦不谙造作为由,命令工部置办重大事务时要会同造办处办理。改镌御宝事关重大,故由工部负责后勤保障,造办处则依照宝模在钦天监选定的日期开始镌刻。由于前4颗御宝仍保留原样,没有改镌,所以25颗御宝宝谱就呈现出满文本字、满文古篆及玉箸篆3种字体。

清代大学士傅恒题请嘉奖礼部铸印局人员的奏折(部分)

官印改铸有序 新印延及海外

    印章改铸没有停留在御宝这一层面,而是推向了全国各级文武衙门。乾隆十三年(1748)十月,大学士傅恒奏准将内外文武官员印章按照皇帝指授的篆法另行改铸。经过调研,次年二月,傅恒拿出了一套需3年完成的官印改铸方案。乾隆皇帝确定了总督、巡抚、布按两司等官的满文写法后,对改铸工作的特殊情况也做了规定:明确理藩院印章的蒙文不必篆写;外藩札萨克(蒙古语的音译,意为“藩封掌印”)、盟长喇嘛等官员的印章,以及蒙古、西藏地区衙门的印章上满文、蒙文、藏文不必篆写;在京章嘉呼图克图喇嘛(内蒙古藏传佛教活佛名)的印章满文篆写,蒙文不必篆写;又指出大光明殿主持及上清宫提点两印撤回,娄近垣、元信、超胜三人的银印不必撤回、改铸,待本人身后缴回礼部销毁;土司(其官位世袭,主要分布在西南省份)印章等到承袭的时候再分别换给新印;乾隆十四年(1749)六月,又命精简库藏百余颗经略、大将军印,将经略印1颗,大将军、将军印各7颗用满汉篆体改铸,其余销毁。

清乾隆25颗御宝之第六宝——白玉“天子之宝”印文

恭呈清乾隆皇帝御览的“天子之宝”宝模

    各衙门官印改铸工作按照由中央到地方的顺序,先改铸中央各部、院等机构和领侍卫内大臣、八旗都统等官员的印章,再延展到地方总督、巡抚、布政使、按察使、将军、都统等官员的印章。

    官印制作和颁发的过程是:

    汇总印模 各衙门都要上报印模详情,由礼部仪制司汇总。由于各省上报的印模大多数比较散乱,还有重复现象,仪制司专门发文,要求各省督抚将所辖大小文武衙门的印章制成目录和总册上报,保证没有错漏和重复。

    缮写新印模 将各衙门上报的印模内容转写为新篆体的工作由翻书房完成,这可谓是整个改铸官印的瓶颈。据统计,翻书房大臣每天能够缮写八九张印模,按照这个速度计算,每年能完成3000余张,这正是傅恒等提出3年完成改铸工作的重要依据。在篆体使用上,按照等级又有8种篆体应用到各级衙门印章中,如武职一、二品官印用柳叶篆;宗人府、六部及文职一、二品官印用上方大篆;文职五品以下官印用垂露篆;武职四、五品以下官印用悬针篆等。

    铸造新印 礼部铸印局负责根据新印模铸造印章。铸印局平时铸造印文模糊及新添的印章,数量较少。为适应大规模铸印的要求,铸印局不得不加雇工匠,直到改铸工作完成方才将其散去。各类官印以铜质为主,也有银质,如六部、顺天府、步军统领衙门为银印,总督、巡抚为银关防,知府、知州、知县为铜印,翻书房等机构及各省学政等官员为铜关防。关于银质官印,康熙六十年(1721)规定按照纹银加三成铜铸造,雍正八年(1730)改为以十成纹银铸造。而铜质印章,以红铜和白铅3∶7的比例铸造。铸造官印所用银、铜、煤炭等原材料及工人的报酬都在户部和工部支取。自乾隆十四年(1749)四月开始至乾隆十七年(1752)四月结束,铸印局共铸造印章1.005万颗,大规模铸印任务圆满完成。

    新印颁发及旧印缴回 新印铸好后分批恭呈御览,后逐次颁发。新印颁发工作还是由礼部仪制司负责。中央各部、院、监、寺等衙门派遣官员携带批文至礼部领取新印;各地方文职的府通判、武职的总兵级别以上官员派专差携带批文领取新印;文职的知县、武职的副将级别以下官员的新印则以邮寄的方式发放。为了防止官印在发放途中被人作弊使用,官印发放前用纸将印面封住并加盖司印(当为仪制司印章)。乾隆十六年(1751),清廷又规定在印面没有字的一个角上留一脚(也称一柱,它高于官印的平面,使官印不能放平钤盖),后改为在官印四角各留一脚,依旧封纸盖印。当官印到达相应衙门开用时,将四脚截去磨平,揭去封纸,再把新印开用日期上报礼部备案。新印开用后,旧印应当缴还。乾隆十八年(1753)规定,各省旧印应当在新印开用4个月之内缴销,逾期不缴,照例参处,这同样是出于防止作弊的目的。旧印上缴时要在印文中间刻一个“缴”字,以示作废。

    满汉篆体合璧的官印改革还随着清王朝的影响力延伸到朝鲜、琉球等藩属国。乾隆十八年(1753)二月十四日,大学士伍龄安题请,琉球国王镀金银印应按满文篆体改铸。但因国王尚敬病故,世子尚穆还没有袭封,此事暂未施行。直至乾隆二十一年(1756),清廷派遣使臣册封尚穆为琉球国王,并颁赐新印一颗,同时将顺治十一年(1654)所颁旧印由册封使带回缴销。

    乾隆初年,大规模镌铸印章是满文字体发展的结果,也是满汉文化进一步融合、经济社会稳定发展的反映。在整个官印改革过程中,由内阁全面协调,各部门共同协作,循序渐进。32种篆体在公务印章上应用了9种,体现出当时创制满文篆体不只为了统一印章上的字体,发展满文更是其中之深意。在改革中形成的满汉篆书制度、铸印程序、防作弊措施等为以后清朝各代皇帝所遵从。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提供档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4月15日 总第2900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