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缘起聘书 缘尽乱世

——闻一多和梁实秋在国立青岛大学的短暂时光

作者:特邀撰稿人 江 心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4-11 星期一

    在山东省档案馆馆藏的民国档案中,有一份1930年国立青岛大学(山东大学前身)的聘书,上面写道:“敬聘……闻一多先生为本大学中国文学系教授兼主任月薪四百元,梁实秋先生为本大学外国语文系教授兼主任月薪四百元……”另有一份1931年9月的聘书,上面写道:“敬聘闻一多先生兼任本大学文学院院长……梁实秋先生兼任本大学图书馆馆长……”两份聘书的落款均为“校长杨”,而这位杨校长即是国立青岛大学的创建者兼第一任校长杨振声。

1930年、1931年国立青岛大学(山东大学前身)聘请闻一多、梁实秋等人的两份聘书(部分)。

    闻一多和梁实秋结缘国立青岛大学,杨振声是关键人物。早在国民政府决定成立国立青岛大学之际,杨振声就是筹备者之一。后来,杨振声到上海去延揽教授,正巧碰到刚刚辞去国立武汉大学文学院院长职务,到上海谋寻职业的闻一多,并通过其认识了梁实秋。杨振声求贤若渴,一遇闻、梁,便视为宝,遂坚持邀请他们到青岛任教。不久,闻一多与梁实秋联袂到达青岛进行考察。在青岛,他们进行了“半日游览”和“一席饮宴”,结果被青岛的风物人情所折服,立即“接受了青岛大学的聘书”。

    1930年9月21日,国立青岛大学正式成立并开学。开学典礼上,杨振声校长宣布了聘任名单。闻一多在国立青岛大学的第一学年,开设了“中国文学史”“唐诗”“名作选读”三门课程,梁实秋任教的课程有“英国文学史”“文艺批评”等。在国立青岛大学期间,两位学者都在各自的研究领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闻一多动笔写了唐代诗人列传,虽未完成,却为他的唐诗研究奠定了基础。他还潜心于《诗经》的研读,其很多创新性解读都形成于此时。梁实秋的课余生活十分充实,他不仅制订了一个庞大的读书计划,包括《十三经注疏》《资治通鉴》《二十一史》等,还进行了《莎士比亚全集》的翻译工作,虽经时局动荡,却一直没有放弃,至1967年,所译《莎士比亚全集》出版,这是他对中国文化做出的杰出贡献。

    闻一多和梁实秋都是当代名士,20世纪30年代初又是国立青岛大学第一个辉煌时期,英美派的留学生,尤其是与“新月派”有关系的文学之士,如赵太侔、张道藩、游国恩、沈从文、黄际遇、方令孺、陈梦家、臧克家等陆续来到国立青岛大学任教或学习。闻一多和梁实秋经常和这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们聚在一起,或论道谈艺,或仗策漫游,或饮酒作乐,度过了一段短暂而快乐的时光。他们踏遍了齐鲁大地的山山水水,济南的大明湖、青岛的崂山等处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他们经常呼朋聚饮,三日一小饮,五日一大宴,狂言要“酒压胶济一带,拳打南北二京”,尽显名士风流。

    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国是日非,社会动荡,生灵涂炭,这一切击碎了闻一多和梁实秋娴静优雅的名士梦。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平津学生罢课南下请愿,要求国民政府对日宣战,国立青岛大学的学生也受其影响,于10月1日组成反日救国会。这时,南京国民政府教育部责令各校劝阻学生南下。为了执行这个电令,国立青岛大学反日救国会召开大会,会上杨振声说,青岛环境特殊,学生爱国不应超出学校的范围。梁实秋也发表讲话,表示不赞成学生涌向南京请愿,但这些都未能挡住学生南下的脚步。随后,国立青岛大学召开了一次校务会议,闻一多和梁实秋均赞成开除学生请愿团为首的几位学生,与南下学生的矛盾进一步激化。南下归来的学生得知此事后怒不可遏,撕毁了学校的布告,团团围住校长公馆,演出了“贴标语,呼口号,全套的示威把戏”。闻一多和梁实秋成为学生攻击的主要对象。彷徨无奈之际,1932年,闻一多辞职离开国立青岛大学,重回曾学习了10年的清华园。两年后,梁实秋也离开了青岛,去北平另谋发展。至此,他们结束了与国立青岛大学的短暂缘分。

    山东省档案馆提供档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4月8日 总第2897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