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一份迟到74年的革命烈士证书

——抗日英烈潘涛革命往事

作者:吴志菲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4-05 星期二

    每年清明节前夕,湖北青年潘平都以自己的方式祭奠为革命献身的爷爷潘涛以及奶奶贾春英。

    1912年,潘涛与贾春英都出生在湖北阳新县陶港镇。


    潘涛早年 在武昌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留影

    潘涛的父亲是乡村教师,潘涛自幼随父亲学习,熟读四书五经。1924年,潘涛参加了当地的福寿书社,接受“剔除陈腐读新书,走出学堂闹革命”的思想,成为阳新县进步学生之一。1926年底,他加入福寿区农民协会。1927年,潘涛被选入武昌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后来,因革命形势发展需要,他提前返回阳新县。1930年7月,潘涛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转战湘鄂赣。

    贾春英受表兄罗冠国的影响参加了革命。15岁,她加入中国共产党,还学会了骑马、双手持枪射击,人称“双枪春姐”。1930年,在中共鄂东南特委召开特委扩大会议上,贾春英当选为鄂东南妇女会主任,负责10多个县的妇女工作。当年,在湘鄂赣地区,贾春英跃马扬枪,威震一方,与红军传奇女将胡筠并称湘鄂赣“双芙蓉”。在湖南省平江县,至今流传着一首民谣:“上打咚咚响,下打鼓咚咚。两边齐打起,迎接‘双芙蓉’。”据平江县史志记载:“这首民谣,主要是反映胡筠、贾春英为首的队伍,打了胜仗回到苏区根据地,受到当地群众热烈欢迎的庆贺场面,是群众自编自唱的歌谣,那是一个敲锣打鼓、铳炮喧天的欢乐场景。当年,胡筠、贾春英在苏区根据地被誉为‘盛开的双芙蓉’。”

    在革命斗争中,潘涛与贾春英一见如故。在后来的数次战斗中,他们结下了革命情谊。经过艰苦岁月的磨砺之后,贾春英接受了潘涛的爱。

    1939年冬,中共党组织考虑贾春英怀有身孕,决定派她回阳新县工作。于是,贾春英一边在地方为抗日游击队提供情报,一边期待孩子的诞生。

    其间,潘涛率部队急赴咸宁抗日,曾经在家乡阳新筠山短暂驻扎。与亲人近在咫尺,他却没有选择回家。部队开拔时,他书信一封,与妻作别。没想到,这一去竟成永别。

    1940年初,日伪向鄂东南抗日根据地发动攻势,对新四军游击队进行疯狂进攻。这时,潘涛随通山中心县委活动,率领游击队以大幕山为依托,以金水河流域为战场,不断袭击日军。农历正月十六日,贾春英生下了儿子潘兴嵩。随后,贾春英通过内线向潘涛传递喜讯,但一直没有盼到丈夫的回音。一个月后,她辗转收到潘涛临别时写的家书,这才知道丈夫过家门而不入,来不及看一眼从未谋面的儿子。

    1940年3月,嘉鱼金水河一带百姓屡遭日寇欺凌,潘涛率游击队击毙多名日寇;但夜里却遭到敌人的偷袭,经过5天5夜的激战,潘涛在战斗中壮烈牺牲,年仅28岁。贾春英接到潘涛在咸宁嘉鱼牺牲的噩耗,肝肠寸断。

    由于潘涛牺牲后,遗体下落不明,此后半个多世纪,其后人一直苦苦寻找。2006年8月,潘平在湖北嘉鱼县寻访爷爷的足迹时,潘涛早年的战友、时年86岁的嘉鱼县肖家村三组村民叶应万向潘平介绍,他是在军队中与潘涛相识的。在记事本上,叶应万写下当年他亲眼所见的一幕:“日寇将潘焘(涛)的头颅割下,挂在金水河的树上。此时我正在部队,当我赶回时,事情已经发生。”

    得知潘涛牺牲的消息,叶应万悲痛万分,等日军走后,他偷偷将潘涛的头颅从树上取下来,准备让战友入土为安。可是,当叶应万把潘涛的遗体放进棺材准备安葬时,不料日军再次赶来,发现棺材中的潘涛遗体后恼羞成怒,便将其丢进了金水河……

    2013年清明节前夕,潘平又到嘉鱼县潘家湾镇金水河村走访爷爷的牺牲地。叶应万已在5年前去世,他的儿子叶发勇见到潘涛后人时,显得十分激动,走上前紧紧握住潘平的双手说:“你爷爷是一位了不起的人!日本鬼子太残忍了!当年,我父亲沿着河道打捞了两天,但一直没有找到你爷爷的遗体,这成了他一辈子最大的遗憾!”

    2014年3月,阳新县人民政府经调查、核实、取证,向黄石市人民政府提交《关于追授潘涛为革命烈士的请示》。两个月后,黄石市人民政府向湖北省人民政府请示,追授潘涛为革命烈士。8月,湖北省人民政府批准潘涛为革命烈士,请黄石市人民政府向潘涛后人颁发《革命烈士证明书》,并按革命烈士家属给予抚恤优待。9月30日下午,消息传到阳新县,潘涛的后人热泪盈眶。尽管这时距离潘涛牺牲已过去74年,被追授时间跨度之长在全国也不多见,但其孙潘平含着眼泪告诉笔者,共和国没有忘记为中华民族独立而抛头颅洒热血的先烈,令他与家人感到欣慰!

2014年8月6日,湖北省黄石市人民政府批准潘涛为革命烈士的通知书。

    如今,潘平的奶奶贾春英也走了。近年来,潘平走访了湘鄂赣地区,搜集、整理有关爷爷和奶奶参加革命的史料。他说:“作为后人,我们应该把先辈留下的革命精神传承下去!”

潘涛家书

    吾妻春英:

    此次率队途经家乡,驻扎筠山,与亲人咫尺之遥,本想下山到家探望汝和未满月儿子,然刚接上级电令,队伍连夜开拔转移,急赴抗日前线。倭寇践踏我国河山,苏区许多同志为国损躯,其中不少是汝熟悉之同志,吾与队友化悲痛为力量,急赴前线杀敌,倭寇不除,国无宁日,谈何家全?尔现身在后方搜集情报,因妻曾是我党领军人物,无容嘱咐,吾安然与心。抗战胜利之日,就是我返家之时。特命警卫员捎来一信,并携带物品以慈(兹)慰籍(藉)留存是幸。

    潘涛夜临别匆匆于筠山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4月1日 总第2894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