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清乾隆梭磨宣慰司铜印——

见证清政府有效管理嘉绒藏区

作者:特邀撰稿人 王晓春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3-25 星期五

    

清乾隆四十年(1775)十一月,由礼部铸造的梭磨宣慰司印。

    “梭磨宣慰司印”现存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档案馆,是一件十分珍贵的实物档案。该印在清乾隆四十年(1775)十一月由礼部铸造。印重2千克,通高12.2厘米,其中印柄长10厘米。印面呈正方形,边长为9厘米,印面上用满汉两种文字阳刻而成“梭磨宣慰司印”。印右侧为制印编号“乾字壹万肆千柒百肆拾伍号”;印左侧为铸印时间“乾隆肆拾年拾壹月□□□日”。印背右侧阴刻两行楷书汉文“梭磨宣慰司印□礼部□□□造”。这枚铜质大印见证了清政府对嘉绒藏区的有效管理,同时也见证了梭磨土司曾经的辉煌。

    在今四川阿坝州的理县、马尔康、金川、小金、黑水、壤塘等县,以及甘孜藏族自治州东部的丹巴县、雅安市宝兴县等地,居住着一个讲“地角话”(即地区土语)、从事农耕的部族——嘉绒藏族。

    清初期,清廷为巩固这一地区的统治便在嘉绒分封了18位土司,梭磨土司便是其中之一。

    “梭磨”藏语含义为“岗哨多”,又有“帝王之梳篦”之意。相传“梭磨”是因松赞干布东征时,此地部落首领献木梳而得名。明朝建立后,皇帝派军队到川西北藏区,并设置了松潘卫和茂州卫,在元朝的基础上全面推行土司制度,通过土司对当地行使有效的统治和管理。梭磨在明朝属松潘卫麻尔匝安抚司管辖。清康熙六十年(1721),清政府在梭磨设置长官司,乾隆十四年(1749)升为安抚司。

    乾隆三十六年(1771),大、小金川土司再次叛乱。清政府派大军分路进行围剿,梭磨土司古旦巴与其母前任土司若尔玛木初积极支援清军,他们派出多于其他土司几倍的士兵随征。平定大、小金川之乱后,梭磨土司备牛500头、酒1000篓、糌粑500背篼呈送军营慰劳清军。清政府鉴于此次梭磨土司鼎力相助,便赐若尔玛木初“贤顺”名号。乾隆四十年(1775)十一月,经定西将军阿桂奏请,清政府准赏古旦巴梭磨宣慰使司职衔及花翎,并颁印信号纸,此印便是“梭磨宣慰司印”。随后,清政府赏给梭磨土司大量彩缎、彩币等物,同时还将黑水、毛尔盖等地赐为其辖区,使梭磨土司的辖地达到6万多平方公里。除此之外,乾隆帝还赐给梭磨土司一块匾额,内容为“文官下轿 武官下马”,为此梭磨土司在官寨下方修建了玉碑亭(又名下马亭)供奉此匾。这时,清政府授梭磨宣慰司印给梭磨土司,也是对其听命朝廷的认可。

    自达拉·更确斯甲在梭磨掌政开始,至最后一任代理土司苏永和止,共20任。1913年,梭磨土司邓登班玛仁真死后绝嗣,无人统管梭磨地区。各地头人为了争夺梭磨土司之位,展开了长达20余年的争斗,直到1938年混乱局面才基本结束。1934年至1937年间,九世班禅曲吉尼玛曾兼任梭磨土司。1939年,黑水头人苏永和代理梭磨土司,执政梭磨。实际上,自1935年国民政府在川西北藏区设立四川省第16行政督察区以来,梭磨地区的管理便以“流官”的形式进行。梭磨解放后,梭磨宣慰司印由苏永和交给了当地人民政府。

    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档案馆提供实物档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3月18日 总第2888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李任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