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对壶正好忆江南

作者:胡忠良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3-15 星期二

    清乾隆皇帝好鉴赏,而好茶,是一个鉴赏家欣赏文玩的静心剂,那么好的茶具呢?

    在乾隆皇帝众多的多宝阁中,有一种叫茶籝的宝具,这是清宫造办处专为乾隆皇帝设计的盛装茶具的器物。其为紫檀材质,工艺精湛,制作讲究,正面屉盒和两侧挡板都装裱有当朝宫廷大画家邹一桂、徐扬等创作的微幅山水画,里面放着乾隆皇帝珍爱的茶具。

    如果你随手取下一把壶,会发现壶上还刻着乾隆皇帝的御制诗。这只壶来自江南,是一把典型的宜兴茶壶,也是清宫专用的紫砂器代表作之一。

清帝的茶具  

    江南宜兴出茗壶 泥色之美醉君心

    江苏宜兴紫砂器创始于宋,兴盛于明清。宫廷紫砂器的制作,自明末开始。清宫旧藏的明时大彬款紫砂雕漆四方壶和一批宜钧就是典型的宫廷用器。与景德镇御窑厂一样,宜兴窑很早就开始专门为宫廷生产紫砂器。

    清康熙以后,天下逐渐安定,宫苑不断扩大,宫廷用器需求日益增加,宜兴紫砂器也开始受到皇家的重视。康熙初年,西洋传教士带来的“画珐琅”工艺,引起了皇帝极大的兴趣。康熙皇帝命造办处开始仿制欧洲的“画珐琅”,在金、银、锡、玻璃及紫砂胎上试验,于是创制了宜兴胎珐琅彩。此时,造办处尝试在素坯的紫砂茶具上画珐琅彩,创烧了一批精美的紫砂胎珐琅彩茗壶。宜兴紫砂胎珐琅彩代表了康熙时期宫中紫砂器制作的最高水平。其中一件紫砂胎珐琅彩茗壶残器为故宫仅存,虽已残缺,但色彩和画工均出自于造办处,弥足珍贵。

    雍正年间,紫砂泥色的内蕴之美受到皇帝的青睐,色泽古朴、韵致宜人的茗壶和茶叶罐体现了雍正皇帝的审美品位。雍正皇帝曾多次命景德镇御窑厂照宜兴紫砂壶式样烧制瓷器:“雍正七年(1729)……闰七月三十日,郎中海望持出素宜兴壶一件,奉旨此壶靶子大些,嘴子亦小,着木样改准,交年希尧烧造。……八月初七日据圆明园来帖内称,闰七月三十日郎中海望持出菊花瓣式宜兴壶一件,奉旨做木样交年希尧,照此款式做钧窑,将霁红、霁青釉色烧造。钦此。”

    雍正朝仅存13年,由于没有款识,现能确认为雍正朝宫廷使用的紫砂茗壶、茶叶罐数量不多。在清宫造办处档案中,雍正元年(1723)、四年(1726)、六年(1728)、七年(1729)、十年(1732)、十一年(1733)中提到宜兴紫砂器的地方共有11处之多,显然皇帝相当欣赏宜兴紫砂器。宜兴紫砂壶对雍正朝官窑瓷器造型的影响是前所未有的,官窑瓷器中出现许多新颖灵秀的茶壶造型,斗彩提梁壶、粉彩圆壶、茶叶末釉端把壶、仿钧菊瓣壶、霁蓝釉钵、霁红釉钵等都可以在紫砂壶中找到它们的原形。

    制壶高手入皇宫 技艺造型具风格

    乾隆时期,随着宫廷对紫砂器需求的日增,造办处开始扩大规模,特招王南林、杨继元、杨友兰、邵基祖、邵玉亭等制壶高手进宫当差,成为皇家御用设计团队中的一员。紫砂器中的官窑刻款也在乾隆时期成为定制。这一时期的紫砂艺人已能熟练地运用堆绘、描金、上漆、彩画、刻、剔等工艺,其作品集诗、书、画、印为一体,色彩艳丽,制作精良,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乾隆皇帝喜好富丽堂皇的装饰风格,紫砂胎彩漆描金壶堪称此中一绝。这时,造办处漆作在技术上已经完全解决了彩漆与紫砂胎的黏合问题,漆皮与胎体结合紧密,浑然一体,壶体经数百年光阴依旧光彩熠熠。

    在紫砂器上绘画和书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能用普通颜料,必须使用本色泥浆堆绘而成。泥浆堆绘技法雍正时已经相当成熟,发展到乾隆时更是炉火纯青。这一技法要求泥浆研磨得和墨汁一样细润,稀稠必须恰到好处:调稀了绘出的图案流散没有立体感;调稠了无法运笔完成细节描绘。乾隆紫砂御题诗烹茶图壶全部采用手工泥绘技法(难度较大,乾隆朝以后此法基本失传),同时呈现了戗金、描金、模印、刻画、雕刻、彩泥堆绘等不同技法,达到紫砂装饰的最高境界。

    清宫茶事活动频繁,康熙至乾隆年间,常常会举办大型茶宴,如重华宫茶宴等,紫砂茶具因此备受欢迎。宫廷紫砂茶具的造型充分反映出造办处所制器物在装饰、造型方面十分讲究的特点:装饰方面有雕漆、画珐琅、描金、彩泥堆绘等;造型方面有扁圆、缀球、瓜棱、菊瓣、莲瓣、竹节、砚滴等。这些清宫旧藏的宜兴紫砂茗壶,原物多出自御茶膳房、寿康宫、古董房、体和殿、重华宫、皇极殿、景阳宫、南三所等处。有的是先从宜兴呈进原胎,再由造办处根据皇帝旨意重新“包装”,改头换面;有的是由造办处设计好式样图纸,到宜兴定制,书刻年号。

    乾隆皇帝一生嗜茶,在中国茶文化方面造诣极深,不仅讲究茶叶、用水,对于饮茶的器具也十分讲究,他曾经六次南巡,穷尽奢华,走遍江南的名山大川,可不论走到哪里,都要带着宜兴紫砂茶具。

    匠心独运制佳品 别样紫砂遍宫廷

    除了茶具外,清宫造办处还烧制了大量紫砂陈设器及文玩清供制品。宫中常见的宜兴紫砂陈设品包括花盆和鱼缸。这些器皿与紫禁城中日常生活息息相关。

    清代宫廷十分注重利用花卉盆景装饰殿堂居室,美化生活环境。宫廷院落中多栽盆花,可应时随季地撤换移动,常保新鲜感。江南进贡的奇花异草也多宜于盆栽,所以花盆需求量很大。宜兴紫砂花盆既透气,又别具高雅古朴韵味,在温润的泥质上可以堆绘本色花纹或绘粉彩装饰,将实用与美观和谐地结合在一起,既能够直接用于栽培花木,亦可在盆外再套上其他质地的花盆来装饰。北京故宫现藏宜兴紫砂花盆形制美观,规整大方,器型大的盆口可达80厘米,小者只有4厘米。这些紫砂花盆以清代前期者居多,外壁多镌刻诗铭以及堆绘图案,形制多样,大小不一,有圆形、椭圆、四方、长方、三角、树桩等不同造型,其中最大的是乾隆蓝料彩缠枝花卉圆花盆,形体硕大,制作精良,是专门为宫廷栽种盆景而特制的实用器,外界很少看到。

    此外,清宫还有许多宜兴紫砂制文具及日用杂件,主要包括各式各样的笔筒、笔洗、臂搁、笔填、砚滴、水盂等。清代宫廷紫砂文房用品,多由内廷出样,在宜兴烧制,后运到造办处进行第二次加工彩绘,也有少部分是宜兴地方巡抚按年例进贡的物品。雍正、乾隆时期造办处漆作加工绘制的宜兴窑紫砂描金彩绘大笔筒,画稿均出自宫廷画家之手,既有宫廷用器的富丽典雅,又充满浓郁的书卷气。独一无二的雍正描金漆紫砂云蝠澄泥砚更是紫砂文房中的极品。乾隆时造办处在宜兴批量定制的有乾隆御题诗的宜兴窑紫砂澄泥套砚,是皇帝最喜爱的文房用砚之一。清宫旧藏品中还有水盂、仿生文玩等紫砂小品,匠心独运,代表了清代紫砂御用文玩的高超制作水平。著名紫砂艺人陈鸣远,擅长制作文玩清供,他制作的砚滴、水盂颇有雅意,不仅受到文人的欣赏,也得到皇帝的青睐。

    无论是康熙皇帝、雍正皇帝,还是乾隆皇帝,他们的汉学底子都好得惊人。康熙、乾隆两帝,在位时都曾六巡江南,江南情结非常重。我们可以想象,在紫禁城养心殿暖阁里一个静谧的下午,乾隆皇帝开始喝茶鉴赏。他从身边的茶籝上取下一只宜兴花壶,忽然停住,望着壶上的御制诗开始发呆:“溪烟山雨相空蒙,生衣独做杨柳风。竹炉茗碗泛清濑,米家书画将无同。松风泻处生鱼眼,中泠三峡何须辨。清香仙露沁诗脾,座间不觉芳堤转。”

    于是,乾隆皇帝轻叹一声,仿佛回到了江南的小桥流水、空蒙烟雨、深巷杏花……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3月11日 总第2885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李任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