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八勇士日本上空实施“纸片轰炸”

作者:岳 慧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2-29 星期一

执行“人道远征”任务的部分机组人员,左起:吴积冲、徐焕升、雷天春、佟彦博、刘荣光、苏光华。
 
    1938年5月,在蒋介石的密令下,由国民政府空军悉心准备和具体实施了一次远程奔袭日本国土的行动,史称“人道远征”或“纸片轰炸”。作为国民政府空军一员的吴积冲就是参与此次行动的8位勇士之一。

吴积冲和张洁筠的结婚照  

    吴积冲,出生于1912年,无线通信专业毕业,1933年与张洁筠在北平结婚。同年,吴积冲考到欧亚航空公司,从事无线通信工作。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出于民族义愤和爱国情怀,吴积冲应征到国民政府空军工作。这一年,夫妻俩一起去了成都。吴积冲先后担任过国民政府空军无线通信员、通信长、通信科员和通信教员等职务;张洁筠在空军司令部担任播音员,从事驱逐机的无线联络工作。

    1937年12月13日,日寇开始了为期6周的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30余万中国军民惨遭杀害。为了打击日寇的嚣张气焰,国民政府决定于1938年派空军飞越东海,远赴日本本土散发传单,实施“人道远征”。当年,能远征日本的轰炸机只有马丁139WC一种机型。具体实施这一计划的是8位勇士,他们分别是:1403号机组徐焕升正驾驶、苏光华副驾驶、刘荣光领航、吴积冲通信员;1404号机组佟彦博正驾驶、蒋绍禹副驾驶、雷天春领航、陈光斗通信员。他们于1938年5月中旬一天夜里执行该远征任务。显然,执行这次任务十分困难和危险。大家都意识到,这一彰显中华民族不可欺侮的壮举,多半是一次舍生取义的行动,是一段有去无回的征程,所以临行前,8位勇士都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情怀,给自己的亲人写下了遗书。吴积冲给妻子的遗书是这样写的:

筠:

    这封信和平时原没有什么两样,只不过您将不能再希望我们的会晤了!这似乎有点残酷,但是,当您准备接受任何残酷的宰割的时候,一切惨痛的事实,也不过如此了。

    在汉口分别的时候,您记得我那欢娱雀跃的神情吗?那告诉您:在我最后的一刹那,我仍是含着无上的愉快的!

    假使您能够设法消磨掉您的青春,那很好,否则请您把守琳和她的弟弟(指吴积冲夫妇的女儿吴守琳和儿子吴德机)好好安置一下。在您悲痛之余我不愿使您再受更甚的磨折。

    幸儿(而)能够安全的飞回祖国,这封信是不会给您看到的。万一不幸的话,有几个朋友一定会帮助您料理必需办的事,我想那是不会使您感到困难的。

    一个人无论怎样长寿,终归要死的,当找到一个值得死的时候,享尽天年又有什么可留恋的呢?我把各种不同的人生,完全看做找死的方式:比方一个强盗为了生而不顾被捕后必实施于他的死刑;一个乞丐不肯自杀,而情愿求食不得而成饿殍;还有许多人,尽力延长他们的生命,等待着他们身上的细胞,一个个天然的死亡。人们为什么不自动去找一个有意义的死呢?

    您也许要怪我太鲁莽?我对我自己的死——必将临到我头上的死,已找到安慰。我既因此而得到安慰,我希望您也因此而减少些苦痛!请您不要过度的悲哀!

  冲遗书  

    五月十一日

    即使时隔78年,这封遗书读来仍感人至深:虽然没有豪言壮语,但字里行间却流露出吴积冲对亲人的关爱和不舍,平实的语言里吐露出他对民族大义和人生真谛的感悟,落笔时他那为民族大义赴汤蹈火、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跃然纸上。

1938年5月11日,吴积冲出征日本前给妻子张洁筠留下的遗书。
 

    1938年5月19日15时23分,8位空军勇士驾驶着1403号、1404号两架马丁轰炸机,由汉口王家墩机场起飞,按照计划,先向南直飞以避开长江沿岸日军的耳目,然后转经南昌、衢县于17时55分飞抵宁波社栎机场,全体机组人员进城暂作休整,并在一家饭馆用晚餐。23时30分,两架马丁轰炸机装好传单,在远征队队长徐焕升率领下秘密起飞,并迅速关闭机舱内的灯光。出海后两机转向南飞,以避开舟山群岛日军防空警戒哨所,朝着日本九州飞去。这时,徐焕升令吴积冲代表全体出征人员发出第一份电报,“以示参与此项工作之荣幸,并誓以牺牲决心,尽最大努力,完成此非常之使命!”此后,飞行员依靠宁波电台发射的定向长波声音大小来判断前进角度,通信员通过收听上海徐家汇电台广播的英语沿海天气预报,来推测航道上的气象条件。为了使地面了解机组动向,20日0时35分徐焕升又命令吴积冲拍发密电:“云太高,不见月光,完全用盲目飞行。”继续飞行1个小时左右,云层高度逐渐降低,两架飞机拉起机头跃居云上,皎洁的月光顿时照入机舱,2时20分,地平线出现在飞行员视野中,经查证航图,确认已到日本九州。机组人员接着发现一座城市,据推测,应是熊本市。这时,两机的通信员吴积冲和陈光斗分别将各自尾舱内装传单的麻袋搬出,将传单从舱板下的方形射击孔投出,一份份传单像白色的炸弹,纷纷扬扬地飘向日本本土。传单上印着由郭沫若撰写的中文、日文“尔再不训,则百万传单,将一变而为千吨炸弹,尔再戒之”,以郑重警告日本军国主义停止侵华暴行。此后,两架飞机以熊本为起点,向北做大圆弧飞行,途经久留米、福冈等地。体形高大的吴积冲在与1403号机副驾驶苏光华一起搬卸传单时,不小心触动后座操纵杆,致使飞机开始下滑。前舱的徐焕升和刘荣光二人误以为后方有日机追赶,徐焕升放开操纵杆,以便飞机俯冲规避,直到他发现飞机已降至危险高度,才察觉有误,又握住操纵杆使飞机向高空爬升,终于化解了一场致命的危机。这也使得1403号机远远落后于僚机,于是两架飞机开始单独飞行。4时许,两架飞机先后从长崎附近飞离日本领空,并于天亮前返回中国。随后,两机克服了气象与通信上的困难,绕开浙江沿岸的日军基地,8时40分,1404号机先行在江西玉山机场降落;9时24分,1403号机在南昌降落。两架飞机都平安返航,胜利完成了任务。

    英雄归来,国人沸腾。“空军通知所有远征队员到汉口汇合,11时30分,两架马丁139WC轰炸机在空中编队后,降落在汉口王家墩机场。前来欢迎的人们挤满了机场,人山人海,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孔祥熙、军政部长何应钦,中共中央和八路军办事处代表周恩来、吴玉章、罗炳辉等也亲自来到机场迎接。8位‘飞将军’被欢迎的人群抬到了机场总站广场。欢迎会上,孔祥熙致辞曰:‘诸位实为中华民族空军历史上创一新记录!’新任航委会主任钱大钧表示:‘我们不能因此就骄傲自满,我们中华民族一天不解放,我们的重要任务就一天没完成!’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到国民空军司令部向凯旋的中国空军人员赠旗,上面写着:‘德威并用,智勇双全。’”

    1942年3月10日,吴积冲与中校丁炎、上尉刘继昌、上尉柳东辉一起去执行战斗任务,返航时因雾太大,飞机撞上重庆附近的山而失事。“人道远征”的其他几位队员日后的情形是:佟彦博与苏光华于抗战时殉国;徐焕升官至国民政府空军总司令;蒋绍禹曾任国民政府国防部副部长、常务次长;陈光斗曾在国民政府国防部通信电子局任职。

    英雄虽已远去,但后人不会遗忘他们。位于重庆的空军抗战纪念园的墓碑中和坐落在紫金山北麓的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的“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上,都镌刻有吴积冲的名字。

    本文档案由作者提供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2月26日 总第2879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