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一份来自清帝的廷寄——

钦差大臣廷杰奉旨确权奉天地亩

作者:何 莉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2-22 星期一

    所谓廷寄,又称廷寄谕旨,是清代公文的一种。在雍正七年(1729)军机处设立后,清代皇帝的旨意以两种形式向外递发:一种是明发,这些是需要中外臣民周知的重大律令,经军机处撰拟后,交内阁传抄发送至相关部门,再由相关部门向下逐级传抄递发;另一种是密发,这是一种只限于相关人员知晓的告诫、授权、查核等事项,由军机大臣将旨意撰拟后密封,交兵部捷报处以寄信的方式直接发送给相关官员,并规定由收件人亲自“开拆”。这种方式保密性强,而且传递迅速,适用于机要类公文。除军机处外,清代的内务府系统在办理机密公事时由总管内务府大臣署衔寄发的公文,格式与此类同,也称廷寄。

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七月二十五日,清政府给盛京将军赵尔巽
及办理奉天垦荒事务的候补侍郎廷杰的廷寄。

    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七月二十五日,由清政府给盛京(今沈阳市)将军赵尔巽及办理奉天(今辽宁省)垦荒事务的候补侍郎廷杰的廷寄现存于辽宁省档案馆,其收录在奉天财政厅全宗里。奉天财政厅全宗收录了清朝末年至1931年九一八事变前奉天地方财政、金融、税捐等方面的档案,该廷寄涉及了当时大力解决奉天财政收入的垦荒问题。

    该廷寄以白色宣纸封包,再装入封套。公文纸张完好、字迹清晰,正文、包封、信封一应俱全,保存极其完整。封包公文的宣纸上有毛笔书写的“封寄”两字,封套上注有指定收文对象的“候补侍郎廷开拆”字样,并可见“办理军机处封寄”“光绪三十一年七月二十五日交兵部加封即递”字样,同时加盖满汉合璧的官印,清晰可见当年封装送寄的痕迹。

    廷寄在行文的程式上也会因收文者的级别而有所区别。军机大臣行文给经略大将军、钦差大臣、将军、参赞大臣、都统、副都统、办事领队大臣、总督、巡抚、学政、督办军务大员等,用“军机大臣字寄”字样。军机大臣行文给盐政、关差、藩、臬及各省提镇等,用“军机大臣传逾”字样。而涉及事务极为重要,保密级别可达“绝密”的公文,用“军机大臣密寄”字样。本文是军机大臣行文给办理奉天垦荒事务的钦差大臣候补侍郎廷杰的,因此以“军机大臣字寄”开始行文。

    廷寄全文如下:“军机大臣字寄盛京将军赵、候补侍郎廷。光绪三十一年七月二十五日,奉上谕,本日已有旨派廷杰前往奉天办理垦荒事务。奉省地亩亟应清厘,著将各项地亩内,查明围牧官地若干、王公勋旧之地若干、八旗官兵及民人产业之地若干,均逐一彻底清查,分别荒熟,是否升科,详晰具报。赵尔巽经画地方政务较繁恐难兼顾,廷杰向来任事实心,著即会同该将军认真办理,不辞劳怨,务将侵占隐匿诸弊一律剔除,悉数和盘托出,期于经界分明,上下交益。钦此。遵旨寄信前来。”该文的中心意思是派廷杰为办理奉天垦荒事务的钦差大臣,协助盛京将军赵尔巽清理奉天各项地亩,查明土地归属权限,分清荒、熟地亩,理清是否升科,使隐匿侵占等不法行为无所遁形,进而按章课赋,以裕财政。

    从光绪二十五年(1899)九月起,奉天行省为稳固地方,垦务事项就被列为三项特办事项之一。只是,此事刚开始办理,很快就有人奏报官员在办理垦务事项中有“溢放多围”“包留地段”,官员勾结以权谋私的情况,针对当时办理西流水地方荒务中出现的舞弊现象,时任盛京将军的增祺曾对其进行了清理,对于失职的盛京户部侍郎予以革职,永不录用,相关办事人员也被一一查办。后来,清政府又派了盛京工部侍郎钟灵来勘办西流水的荒务,然而不久,骂声又起。

    到光绪二十九年(1903)时,日俄两国在中国东北利益冲突激化,东三省时局动荡不堪,清政府大力招民实地,希图借此挽回利益。奉天地区在办理西流水垦务的同时,又向清政府续请开放东流水大凌河荒地、丈放札萨克图蒙荒地亩,然而,至光绪三十一年(1905),该地区因沦为日俄间战地,人民流离失所、军队待饷、官员缺薪已成为常态,东三省善后事宜任重道远。此时,盛京将军赵尔巽尚未到任,很多赈抚事项已迫在眉睫,财政状况更亟待解决。清政府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改变了在赵尔巽到任后,将廷杰立刻派往吉林的打算,并很快发出了此件廷寄。廷杰是以候补侍郎的身份来办理奉天垦荒事务的。从公文本身上来说,此件廷寄对于赵尔巽的作用是知会,对于廷杰则是分派任务,这也是该份廷寄在公文开头时提及了赵尔巽和廷杰两人,却指定由廷杰“开拆”的原因。

    朝廷为何要让廷杰前来办理奉天垦荒事务呢?早在光绪二十九年(1903),时任直隶布政使的廷杰曾被指定来奉天参与办理过西流水的垦荒事务。不久,他出任奉天府府尹,就近查办了奉天苇塘及东流水开垦事务中出现的控告事件,并严惩了失职的相关官员。廷杰兼署盛京户部侍郎后,在前任盛京将军增祺赴京觐见及丁忧解任、新任将军赵尔巽未到任期间,他又几度署理盛京将军事务,并接续办理了牛庄等处苇塘的垦务,办理全程“民情帖然”,非常圆满,所以,他对奉天情况相当熟悉,而且“任事实心”,因此,他成为前来办理奉天垦荒事务的首选之人。

    廷杰得到任命后,再次对奉天的荒务事项做了通盘考虑。十月初八赵尔巽到奉天后,两人又经过多日筹谋,具体分析了奉天的现状,并确定出大概的工作方向。廷杰与赵尔巽一致认为,奉天地方土地众多、土质肥沃,土地问题的根源在于“各项地亩纠葛不清”,首先应做的是重新清理丈量。而廷寄上提及需要查明的“围牧官地”,包括围场及海龙的鲜围、东西流水各围牧厂、大凌河养息牧等处,这部分已经办理开放,不用再查。提及的“王公勋旧”,因这部分人分隶于京都各府各旗,需要调到册籍后才能开始清理,只能先放一放,等册籍到了之后再做。至于“八旗官兵及民人产业”,这部分本在重要清理之列,但因相关册档在甲午战争、庚子之乱以及日俄战争中3次遭遇兵焚,已经所剩无几,需要补建与重建,因此也无法立刻进行清理。至于奉天东、南、北方面,此时正遭兵灾,日、俄军队尚未退兵,也无法进行清理。所以,此次清理工作只有从锦州府属官庄旗民各地入手。为此,赵、廷二人拟定了办理章程8条,在办事机构建置、地价标准、承领顺序、浮多地亩处理、土地内原有房屋及坟墓处理以及发放地照流程上做了详细规定,对于后续因自然灾害等特别情况土地可能出现的等则变化也做了相应的补充说明。

    廷杰还在锦州府城内设立了总局,统管文书、收支事项。其总局下设分局两处,分局内除总帮办外,还设置了监绳委员8名,每一名委员负责一绳,每一绳就是一个工作小组,分片分段负责勘查丈量土地业务,并将清丈后实际亩数和相关情况绘制成清册汇总至总局。光绪三十一年(1905)十一月,奉天垦务大臣候补侍郎廷杰等上奏,已查明奉天锦州府属官庄旗民各地。后得旨,“仍著会同妥筹办理”。

    同月,廷杰被补授为热河都统,他随即奔赴新任。

    辽宁省档案馆提供档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2月19日 总第2876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