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迎春花醉广州城

作者:郑建雯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2-05 星期五

    花城广州地处南粤,长夏暖冬的地理环境,造就了四季常青、鲜花繁盛的城市面貌,也孕育出惜花爱花的民俗文化。关于广州城内花市最早的记载见于南宋周去非《岭外代答》一书,比咸阳、成都、开封、洛阳、杭州、扬州等地要晚,但广州花市的盛况却不亚于别处。到了明朝,广州花市已颇具规模。而如今一年一度的广州迎春花市(也称除夕花市或年宵花市),大约形成于19世纪60年代,并逐渐发展成为广州春节期间的一道独特风景线。

民国时期广州迎春花市一角

    年关花市现

    1919年,广州大办市政,拆城墙,筑马路,把双门底辟为永汉路,使该地区变得更为开阔,为迎春花市在此处“定居”提供了条件。永汉路迎春花市开市时间一般由农历腊月二十四日起至除夕夜,以摆卖年宵用花为主,其售卖的品种有桃花、吊钟、秋菊、月季、金橘等三四十种,除花卉之外,后来又陆续出现字画、古玩、陶瓷、纸花、盆景、金鱼等商品。正所谓“年卅晚行花街”。永汉路迎春花市成为当时广州人过年的重要去处。

    在永汉路迎春花市形成的同时,西关桨栏路也形成了一处迎春花市。西关迎春花市地理位置优势明显,周边的十三行路、杉木栏路、上下九甫(今上下九路)、一德路、状元坊集中了在广州商业中所占比重较大的银行业、纱绸业、绸缎业、金铺业、海味业、刺绣业等。除夕前,商家一般会买应季花卉“摆花局”来布置门面,而各商行为维持体面,更是会选取好花。另外,广州人讲究好“意头”,不少老板认为,年宵花卉的枯荣与生意盈亏息息相关,因此,一般都愿意出高价采买好花。还有以牡丹、水仙、菊花、福桃等花为商标的厂家,必然会出高价选购上品以为商标宣传。1956年以前,西关迎春花市一直是广州的中心花市。而花市的开市时间,也逐渐改为每年农历腊月二十八日开始上架布置,至大年初一凌晨准时拆架。此例一直沿袭下来,至今不替。

    花迎好“意头”

    当时的迎春花市没有搭棚,只是借用路边铺面摆卖,花农通常会回报店主一枝花,取新年大发的好“意头”。有的花农搭了花架放花,没有花架的花农也可以随时携带花枝入场站着兜售。

    因迎春花市人多,秩序差,逛花市的人以男性居多,最多的是企业主或一家之主,学生和知识分子次之。偶有达官贵人莅止,多是偕同家人坐汽车到街口,下车进入花市一转,不会久留,还得由卫队保护。摆摊花农也几乎是清一色的青壮年男子,这可能与花农长途跋涉、捱更抵夜的职业特点有关。

    花农在迎春花市里主要售卖桃花、吊钟、水仙、牡丹、菊花、剑兰、姜花,而银柳、白菊(谐音“白做”)、梅花(谐音“倒霉”)则不在此列。花色品种以应时与否、品相好坏而分优劣,见货议价,简单方便。买花后如不甚满意,市民可降价脱手,再重新购买即可。由于民国时期太平路、长堤一带商业兴旺,有很多旅馆、酒楼,故西关迎春花市中桃花(寓意“大展宏图”)最为紧俏,花农售出一枝品相较好的桃花就可维持全家短期生活,若有一些应时好花,或者运至香港卖得高价,则一年茶饭便可解决。有人从迎春花市上购买桃花后并不立即取走,花农便在花旁书上某宝号某先生购下,一来表示“名花有主”,二来可起广告宣传作用。迎春花市散后,卖剩的花并不毁坏,而是任由人取走,故每到除夕午夜迎春爆竹声响起后,如花多客少,花价就会暴跌。

    交通受管制

    民国时期的迎春花市一直是花农自摆自卖,西关花市所在的地方旧属太平警察分局管辖,花市期间该分局加派警察巡逻,但只是维持秩序和“收数”(收“保护费”),并不负管理责任。与今天相同的是,那时迎春花市期间也实行交通管制:花市所在地附近路口标有“各种车辆暂停通过”和“生花展览禁止车行”等字样,马路一律禁止车辆通行。至于花市场地的清洁,起初由花市各摊位出经费雇更夫等清扫,后由警局向各摊位收费后派犯人清扫。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次年1月,广州经常遭到日机轰炸,但花市仍照常开市。10月,日军占领广州,此后7年间,西关迎春花市虽然仍然开放,但规模大大缩小,生意惨淡。由于时局不稳,生意人多有“过海便是神仙”的心态,花市上欺骗之风盛行,甚至出现喷洒盐水阻滞花朵开放等行为。

    抗战胜利后,西关迎春花市再度转旺,不但规模恢复旧貌,还不时出现“不吝千金买繁华”的景象。

    广东省档案馆提供档案资料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2月5日 总第2872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李任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