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般若波罗蜜多经八千颂》木刻经版:

德格印经院中的雪域瑰宝

作者:特邀撰稿人 王晓春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2-05 星期五

    

形成于清康熙四十二年(1703)的《般若波罗蜜多经八千颂》木刻经版(部分)及其印页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印经院内的印版库

    在茫茫的康巴高原上,有一座红墙平顶、古朴庄严的藏式古建筑静静伫立,在建筑内印版库的经架上,层层叠叠的木块分门别类地整齐陈放。这座古建筑就是蜚声中外的德格印经院,这些木块就是凝结藏族智慧、传承藏族文化和艺术的印版。

    德格印经院,全名“西藏文化宝藏德格印经院大法库吉祥多门”,又称“德格吉祥聚慧院”,坐落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县城边的欧普龙山沟口。它是由德格第十二代土司兼第六世法王却吉·登巴泽仁于清雍正七年(1729)开始修建,至第十五代土司洛仁珍降措时告竣,历经4代土司,用时30年建成。德格印经院的主体建筑为一幢傍山而建、坐北朝南的大型四合院,占地面积1632平方米,建筑面积5886平方米,分为经堂、印版库、工作用房三部分。印版库分为《甘珠尔》库、《丹珠尔》库、杂集库、画版库、修法集库、续部库、伏藏库、装藏咒库8个库,各库之间有廊道和楼梯相连。设有采光、通风窗的库房中矗立着一排排的木架,每个木架设15格,所有印版均按藏族传统包装方式存放其中。

    德格印经院是我国藏族地区著名的印经中心,素以版藏数量众多、门类齐全、内容丰富而享誉国内外,存放藏文木刻书版及画版近30万块,内容涵盖藏传佛教各派经典、医学、数学、天文、艺术、历史、文学、工艺技术、道德修养等方面,其中某些珍本、孤本、范本尤为世人所瞩目。该院珍藏的8世纪至12世纪400年间的一些印度史料,在国际上已极难寻得;所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八千颂》木刻经版,亦为举世罕见的孤本,并于2002年3月入选《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

    德格印经院非常注重木刻印版的质量,这表现在其选材、用料、书写、校对、刻版、印刷等各个环节。每年年初,印经院将计划制版的情况报告德格土司,他再以派差方式向差民下达当年需缴纳的制版材料数额。秋后,德格土司所辖地域的差民便上山伐木,砍下刚刚落叶的红叶桦木,选取无结节树干,截成80厘米至100厘米长的木段若干,再将其劈成4厘米至5厘米厚的板块,就地上架微火熏烤,烘干后以人背或牛驮的方式运下山来,放入池中沤制一冬,来年4月取出,水煮、烘干、刨平,制成胚版。正式刻版前,德格印经院会先聘请藏文知识渊博者将要刻制的内容进行严格核校,再聘请藏文书法技艺精深者严格按照《藏文书法标准四十条》进行书写,最后交由技艺精湛的刻工刻版后正式用于印刷。

    《般若波罗蜜多经八千颂》木刻经版是德格印经院所存稀世珍本之一。此经是释迦牟尼在灵鹫山、王舍城等处采用与舍利子、须菩提、帝释天等互相问答的形式,对诸菩萨僧众演说的经典,一般分为十万颂、两万五千颂、八千颂等,八千颂因其长度适中而在藏区最为流行。它是大乘佛教的基础理论,为佛教徒日常背诵的佛经之一。“般若”指智慧,“波罗”指到彼岸,“蜜多”意为无极。《般若波罗蜜多经八千颂》的中心思想在于说明诸法“性空幻有”的道理,认为世俗认识的一切对象均属“因缘和合”,假而不实,唯有通过“般若”对世俗认识的否定,才能把握佛教真如,超越生死苦海,达到觉悟解脱的涅槃之彼岸。佛教徒诵读《般若波罗蜜多经八千颂》,就是为了通达空性的智慧。

    《般若波罗蜜多经八千颂》木刻经版形成于清康熙四十二年(1703),迄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该经版用绸缎包裹,放在木匣中,用专制皮带捆扎,加贴特制五彩绸缎标签后放入木格内。此木刻经版由555块经版构成,以梵文、藏文字母拼写梵文、藏文等三种文字双面刻版,每块经版长77.5厘米、宽19厘米、厚3厘米,除去10.5厘米的手柄外,净长为67厘米。绝大部分经版两头绘有彩色图案。

    《般若波罗蜜多经八千颂》木刻经版是留存于世的佛教经典的特殊版本,对研究佛教传播发展、梵文演变以及藏文书法、雕刻艺术等,都具有特别重要的史料价值、版本价值和观赏价值。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2月5日 总第2872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李任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