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清宫如何过小年

作者:褚若千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2-03 星期三

    “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炖羊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闹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

    旧时,人们把腊月二十三日视为年节活动的开端,许多地方更将这一天称为“小年”。而这一天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祭灶。家家户户都在灶间设有“灶王爷”的神龛或画像,视其为家庭的守护神。灶王爷不仅掌管灶火,也有体察民情、判别善恶之责,每年腊月二十三日都是灶王爷上天汇报的日子,家家户户都要为他饯行。这一极富代表性的民间信仰,寄托了人们辟邪除灾、迎祥纳福的美好愿望。

清乾隆二十一年(1757)十二月十八日,内务府为腊月照例恩赏臣工黄羊的奏片。

买灶糖

    灶王爷到底是谁

    祭灶的传统由来已久,最初有可能来源于对火这种自然力的原始崇拜。先秦时期,祭灶就是“五祀”之一。后来这一信仰渐渐人格化,便出现了灶神,民间呼为“灶王爷”,有的地方还同时供奉“灶王奶奶”,使灶王爷有家有室,形象更接近普通百姓。

    那灶王爷究竟姓甚名谁呢?

    关于这个问题有很多传说。首先,从火崇拜衍生出的说法就有好几种,有的把灶神与火神祝融混为一谈,也有人认为灶王原型为蝉等常出现在灶间的昆虫或精怪。其次,有将灶神形容为掌管灶火的老年妇人,这大概因为母系社会时期女子地位较高的缘故,也有人认为灶神是华夏族的祖先炎帝或黄帝。这些传说中的灶神已被赋予家族长老、守护神等身份,但依然只是司灶的小神。而后期流传较广的灶神大多来自普通人,身份上由高不可攀变得贴近民间烟火,诸如五斗米教的创始人张陵、擅长垒灶的泥水匠张奎、浪子回头的富家子张单等,其成仙经历都是凡人离世后被玉皇大帝封为九天东厨司命灶王府君。同时,灶神身边多了两位手捧善罐、恶罐的小神,专司人间功德善恶。每年岁末灶神上天奏报民情,玉皇大帝则据其汇报情况降下赏罚,因此又称灶神为“司命主”“灶君司命”等。

    末代王爷溥杰曾回忆说,清宫流传一首歌谣:“灶王爷,本姓张。一碗凉水三炷香。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由此可见,清宫的“灶王爷”是张家人,鉴于清代《敬灶全书》称灶王爷姓张名单字子郭,想来清宫供奉的灶王爷,原型正是张单。

    “关东糖”的由来

    嘉庆帝曾在上谕中称洋教之所以为邪说,概因其“不祀祖先、不供门灶”,将灶神与祖先并列,可见在清帝心中灶神信仰的重要性。清宫祭灶,例设祭品三十三种,帝、后亲自拈香,颇郑重其事。

    《帝京岁时纪胜》称,腊月二十三日“更尽时,家家祀灶,院内立杆,悬挂天灯。祭品则羹汤灶饭、糖瓜糖饼,饲神马以香糟炒豆水盂”。祭灶是非常重要的年节礼仪,无论内廷还是民间,供奉历来丰厚,宋时即有“猪头烂熟双鱼鲜,豆沙甘松米饵圆”之语。后来,灶神专司人间功德善恶一说深入人心,百姓为使其在玉皇大帝面前多多美言,专以麦芽糖制成糖瓜、糖饼为供,希望灶神甜甜嘴,多说好话少说坏,祭祀时更以糖稀涂抹其嘴,使嘴粘住,以保一家来年平安顺遂。

    宋人祭灶使用的灶糖称为“胶牙饧”,正取其粘且甜的特征。明清时期北方常见的灶糖有二:一是“糖瓜”,即以麦芽糖沾芝麻做成葫芦形或瓜形,取藤蔓盘绕、多子多实的特点,寓子孙绵延、万代盘长的美意,葫芦更与“福禄”谐音,借此祈求家业兴盛、子孙满堂;二是“关东糖”,由江米粉加饴糖制成,硬而脆,可久存,却少了“粘”的特点,这种糖供又是如何进入祭灶礼俗的呢?

    这还得从清宫贡品的来源说起。清宫的糖品多来自盛京内务府,祭灶时的糖供也不例外,上行下效,民间也渐染其俗。因其产自关东,京中渐渐将麦芽糖称为“关东糖”,又称“灶糖”,以小米、稗子米、大米、玉米、大麦芽等为原料,经熬糖、起锅、揉糖、拔糖几道工序而成。“关东糖”的引入,给祭灶礼俗留下了关内外风物民俗相融合的印记。

    不一样的皇家供品

    据清宫内务府奏案可知,坤宁宫祭灶一向供奉黄羊。清前期是自南苑打捕而来,道光十一年(1831)上谕“著用张家口进到黄羊”,此后遂不再派员前去捕猎。清帝不仅将黄羊用于内廷祭祀,还常赏赐臣工,如乾隆时期的庄亲王允禄、大学士傅恒等亲贵就曾在腊月蒙赐黄羊。

    以黄羊祭灶,民间较为少见,这一习俗又有什么由来呢?其实这也是汉家旧俗。《后汉书·阴识传》记载,汉宣帝时有个叫阴子方的人,腊日做早饭遇到了灶神,就用家里的黄羊供奉,再三祭拜,此后得到灶神的庇佑,家中巨富,后嗣繁昌。因为这个典故,后世便将黄羊作为祭灶的祭品之一。数千年后,鲁迅在《庚子送灶即事》一诗中还提到“只鸡胶牙糖,典衣供瓣香。家中无长物,岂独少黄羊”。说的就是以糖和黄羊祭灶的风俗。

    因灶神信仰源自火崇拜,早期祭灶多在夏日,《礼记·月令》记载,祭灶之日在农历四月,另在农历十月“五祀”时也一并享祭。也是因为阴子方的传说,才逐渐形成腊日祭灶这一礼俗。明清以前,祭灶日期有“官三民四船五”的说法,即宫中、官府腊月二十三日送灶,普通百姓腊月二十四日送灶,船家则腊月二十五日送灶。南宋诗人范成大就曾写过“古传腊月二十四,灶君朝天欲言事”。明清时期,官民祭灶日期的区分渐渐模糊,尤其在北方地区,往往官民都将腊月二十三日视为小年。当此之时,清宫由宫殿监率各该处首领太监等设供案,奉神牌,备香烛、燎炉、拜褥,奏请帝、后分别于坤宁宫东墙的灶神神像前拈香行礼。

    特定的月令承应戏

    清乾隆时期四海升平,戏剧事业也得到了很大发展,乾隆帝曾命庄亲王允禄、词臣张照等人按照节令等编排特定剧目,以满足内廷节庆观赏的需要,如元旦的《喜朝五位》、中秋的《霓裳献寿》等。此后,凡遇元旦、端阳、中秋、除夕等节令,内廷都排演相应主题的剧目,称为“月令承应戏”。其演出按照节令进行,一般仅为当天演出,逢元旦、上元、端阳、中秋等重大节日也有连演数日甚至数十日的情形。承应戏虽包含一些观赏性较高的剧目,但一般而言,其仪式意义大于观赏价值,常用于开场、筵宴之际,以简洁古雅为特点,表达颂圣祈福之意。因为这些承应戏已经形成固定模式,久看就失去了新鲜感。据传慈禧太后多不看开场的承应戏,而嘱总管太监算好时间,提醒她在正戏开幕时前来,如果因为算错时间导致她错过喜爱的剧目,总管太监就会受到惩罚。

    月令承应戏的主角以仙佛为主,但也有讲述凡间生活的剧目,多将文人雅士作为中心人物,祭灶时的承应戏《蒙正祭灶》即属此类,展现的是吕蒙正未发迹之时家境贫寒,在腊月二十四日只能用“柴烟一炉、清泉一盏”祭祀灶神,将“乱世文章不值钱”的书生郁气表现得淋漓尽致;又如《灶君传谕》《藏神显圣》,说的是范成大家贫苦读,灶神将此事报知玉皇大帝,并将所赐金银放在灶前,待范祭灶时点化于他,谁知范成大安贫乐道,不爱金银,灶神只能想办法另加照应,使其衣食无忧。这些承应戏虽是应节令而作,讲的却是“贫贱不能移”的书生气节,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满族统治者对汉家文化的接纳。

    常见的祭灶承应戏还有《太和报最》《司命锡禧》《仁孝神钦》等。此外,在嘉庆二年(1797)、道光七年(1827)十二月二十三日的恩赏日记档里就记录着一出很有意思的承应戏,唤做“灶君既醉”。为了让灶王爷在玉皇大帝面前多多美言,不仅可以奉上糖供,涂上糖稀,也可以用酒糟涂抹灶门——干脆把灶王爷灌醉,自然就不能上天告状了。因此,宋时就有“酒糟涂灶醉司命”“送君醉饱登天门”的诗句。这出承应戏展现的就是“醉司命”这一习俗,十分诙谐有趣。

    “二十三,祭罢灶,小孩拍手哈哈笑。再过五六天,大年就来到。辟邪盒,耍核桃,滴滴点点两声炮。五子登科乒乓响,起火升得比天高。”腊月二十三日,送走灶王爷,在除夕夜“接神”之前,因为灶王爷不在家,大家可以放松放松,家家户户蒸花馍、剪窗花、办年货,真正进入过年的节奏了。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提供档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1月29日 总第2869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李任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