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亲师取友、问道求学是创造环境、改进自己的最好方法”

向警予书信中的家国情怀

作者:魏松岩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6-01-25 星期一

    在上海市档案馆展出的“海上家风——上海好家训好家风好家庭风貌展览”中,一封向警予写给其侄女向功治的家书,吸引观展者驻足品读。

    向警予是中国共产党唯一的女创始人。她个性沉默坚毅,处事稳健,因不苟言笑,加之党内资格老,二十几岁便被称为“革命的老祖母”。向警予牺牲时年仅33岁,其存世的文稿和家书极为有限,家书内容多为尊师重道、孝敬长辈、教辅晚辈,字里行间体现着向警予对家族的责任与关爱,这些家书也是向家家风家训的体现。

向警予
1921年4月,向警予留法期间写给侄女向功治的家书。

    1895年,向警予出生于湖南湘西溆浦县的一个土家族家庭,她是家里的第九个孩子,在给父母的家书中,向警予自称“九儿”。向父是当地最大商号“鼎盛昌”的经理,他思想开明、重视教育。向警予的几个哥哥都曾留学,有的学医,有的学习法律。在20世纪初,这样进步的家庭并不多见。向家人之间交流思想、互通理念,在中国革命的大潮里,他们彼此激励,最终纷纷踏上救国之路。向警予最崇拜的人是大哥,在其年幼时,每当遇到困惑之事,总是向大哥请教,或当面或写信。向警予的大哥在留学日本期间,参加中国同盟会,积极支持孙中山的革命主张。回国后,他在家乡办学,致力于教育救国。在8岁那年,向警予便进入大哥创办的新式学校,开当地女子入校读书的先例。

    家书中的向功治是向警予大哥的女儿,向警予留法期间,曾接到过向功治写的两封家书。家书中,向功治向她最信任的姑姑,谈起自己尚不成熟的人生理想。展出的这封家书便是向警予的回信,写于1921年4月,篇幅虽不长,但感情真挚。向警予在信中肯定了向功治在学业和思想方面的进步,她写道:“第二次信文字思想迥异于前,几疑不是你写的,这样长足的进步真是‘一日万里’,不禁狂喜!”信中,向警予还提到湖南同乡毛泽东,尊称其为“先生”。“毛泽东、陶毅这一流先生们,是我的同志,是改造社会的健将,我望你常在他们跟前请教!环境于人的影响极大,亲师取友、问道求学是创造环境、改进自己的最好方法。你们于潜心独研外,更要注意这一点,万不要一事不管、一毫不动,专门只关门读死书。”行文间,向警予既宣示着自己寻求真理、改造中国的伟大抱负,又渗透着她对晚辈的教导。这封家书凝聚了她对国与家的双重情怀,真是细微之处显人格,家常小事见高远。

    向警予爱护晚辈,对家族中的下一代有着强烈的责任感,期望他们成为上进之人。在另一封向警予写给二嫂的家书中,同样也提到了对侄辈的培养,并具体到锻炼方法。她在信中告诉二嫂希望能常常收到她的家书,但“信要菊生写,他照你口内所说的写,字白了也不要紧”,经常这样锻炼他,时间久了自然就能写好,这样对他的国文学习也有很大帮助。将近一个世纪过去了,向警予倡导在实践中练习和成长的理念,至今仍是教育上的一剂良方。

    向警予给二嫂的这封家书,写于1923年1月6日。那时,长期卧病在床的二哥刚离世,全家正沉浸在伤痛之中。向警予在大嫂的来信中闻此噩耗,回忆起年少时与二哥相处的点滴旧事,几乎不能自已。但向警予更惦念家中亲人,在悲痛中她担负起宽慰长辈、为家族化忧解愁的责任。那一天,向警予同时发出四封家书,这在她短暂的生命里绝无仅有。一封家书是向警予写给父母的,她安慰道:“父亲年迈八十,母亲体弱多病,此度二哥之变,两亲如不达观,恐于身体健康更种儿辈不孝之罪。”继而她又写给六哥一封家书,嘱其抚慰双亲,照料家中事宜。同时,向警予还回信给大嫂,拜托其照顾二嫂,“爹爹、二嫂面前,还望你和六嫂多多劝慰”。四封家书中,向警予写给二嫂的这封篇幅最长,除表达哀痛外,她还鼓励二嫂要振作,并主动承担起晚辈的教辅责任。她在信中写道:“我如有能力,我二哥的小孩我尽我做妹妹的力,帮着我可怜的嫂嫂去造就他们。”之所以说是“如有能力”,是因为此时向警予在为革命四处奔波。

    在留法期间,向警予的救国理想找到了新的源泉。她白天打工,晚上刻苦学习,废寝忘食。而艰苦的海外求学生活中,远在家乡的亲人成为向警予的精神寄托和力量来源。向警予深谙向家的家风家训,她知道自己追求的理想必能得到父母的赞同。

    上海市档案馆提供档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6年1月22日 总第2866期 第一版

 
 
责任编辑:李任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