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随笔

四川兴文:从此也是兰台人

作者:兴文县档案局 李桔

来源:《四川档案》

2016-01-20 星期三

    一提到“档案”,对于刚参加工作不久的我来说,其实一点儿也算不上陌生。今天我能在档案部门工作,也许从一开始就已在“档案”这片土壤中种下“情根”了吧?

    初 识

    想想大学那会儿的《档案管理学》课,现在仍依稀记得老师讲解关于档案的收集、整理相关知识的场景,说实话,当时真的是除了记住了概念外,对档案没有一点直观感受。直到老师组织我们到大学档案室参观学习,那时是我第一次看到在脑海中想象了多次的档案室。一道道严实的防盗门、一股浓浓的樟脑味中夹杂着一点点纸香、一排排整整齐齐的档案盒,这就是我对档案室的第一印象。密集柜上“密密麻麻”的档案盒让同学们看花了眼,随手一翻,学校几十年前的资料都能从上面找到,第一次感觉档案的不可思议!后来,大学暑期实习,帮忙整理乡镇的档案。接受任务时,我信心十足,心想这下学过的档案专业知识可派上用场了。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原以为档案都应该是像大学档案室那般整整齐齐、规规矩矩地排列在档案柜上,在打开乡里档案室的瞬间,我彻底傻眼了。发霉的味道扑鼻而来,一地的狼藉,根本不知道堆在面前的是档案还是废纸,杂乱无章,年度不清,保管期限更是无从找起。花了整整一个月时间,我按照年月、类别、保管期限分好、立卷、装盒,任务结束时,整个人累瘫了,浑身上下狼狈不堪,满面灰尘,就像从老远的地方风尘仆仆地赶来。

    结 缘

    大学即将毕业,面临着就业。与许多人一样,我选择了考公务员,在填报部门的时候我填了档案部门。因为曾听很多人说过档案工作是一杯茶、一份报纸、一整天的工作,有很多的时间可以自己安排。不可否认,选择档案局的初衷是因为档案部门相对来说比较轻松,并且实习的时候与档案接触过,与档案并不陌生。然而,当我真正进入档案部门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档案部门并不是大家想的那样清闲,虽然不能和两办、医疗系统、纪检系统工作相比,但档案工作也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轻松。就拿最简单的整理档案来说,从一份份的文件资料到一盒档案的形成经历了多少步骤?收集、分类、鉴定、整理,这其中既用上了绣花针又用上了大电钻,真可以说是一门精细的活儿。而且,还肩负着指导全县各单位档案的整理,对只有10来个人的档案部门,这是一项多么巨大的工程。

    情 愫

    从前一直以为档案就是“死”的,其实不然,她们一本本都在安静地述说着一个个故事。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为缅怀抗日先烈,到各地档案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参观学习的人络绎不绝。其实,档案并不是只有在开展红色教育的时候才发挥着作用。档案不仅仅记录了那段令人难忘的抗战史,更是公正的历史见证者,为我们述说着许多不是那么惊天动地的小故事。而正是这些小故事,更让我们觉得亲近。就像人事档案,大多数人从读书开始,学校就将我们学习期间的材料收集整理成卷,到参加工作后档案渐渐厚实起来,直到我们退休。曾听一位档案界的老前辈说过,他非常重视自己的个人档案,在工作学习生活中凡是能收集到的他都尽量收集起来,比如,工作调动、任免文件等都留一份复印件,作为档案保存起来,当时我很好奇地问他为何这样做?他笑着对我说,自己以后离世的时候方便儿女写祭文总结自己的一生。虽然他说的是玩笑话,可听起来不无道理。想一想当我们退休或离世后,那本记录了我们学习、工作、成长的个人档案,述说着我们每个人一生的点滴经历。现在到档案馆查阅下乡当知青、因接续工龄来查档案的老人非常多。作为档案部门一员,我尽其所能帮助其找到想要查的档案凭证。但有时也不是那么幸运,如果遇到当时相关部门恰好没有将其资料收集完整,移交档案馆,那么现在我们也是束手无策。所以,在这里我也见到了许多利用者千里迢迢赶来查到档案的喜悦,没有查到一点线索的失望和遗憾。像这样的例子还有许许多多。

    档案工作是一项甘于平凡和无私奉献的事业,作为档案工作者必须有甘于奉献的精神。或许现在别人看不到你的成绩,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到真正需要档案的时候,翻开一本档案,或许会像现在人们读《史记》那般,感激收集整理这些档案的人吧!看着档案馆门前为党管档、为国守史、为民服务标语,彰显着档案工作者神圣使命,提醒着我们这些档案工作者的工作和责任担当。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