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青岛供水演变历史 阶梯水价始于民国时期

作者:任 钊

来源:青岛档案信息网

2015-12-31 星期四

青岛在德占时期,民众在公共水栓挑水

 从9月1日开始,山东省青岛市新的阶梯水价开始正式实施,就自来水居民用水阶梯性水价来说,在青岛市百年供水史上曾多次实施。

 青岛水价的形成

  1899年德国人在青岛建立自来水厂前,青岛的原住民们基本上都是靠取井水和河水,手提、肩挑、车推到家中使用,不存在水价问题。德国人租借青岛后,带来了一种先进的提水方式,还是用井水,在河床丰水区挖井多眼,利用虹吸管将每眼井的井水引到集合井,经过消毒处理,用水泵输送到管道,最后送到水站和用户。当拧开水龙头,水就哗哗流出来,就将井水变成了“自来水”。青岛生产自来水的历史,比慈禧太后发行股票筹建北京自来水公司还早10年,到目前为止,青岛城市供水已经历经了3个世纪。

民国时期水票

    最早的自来水厂是1899年始建的海泊河水源地,1901年开始送水。管道沿途设多处水栓、水龙头,免费向公众供水。这是自来水使用的试用期。1904年,德国总督颁布法令,规定:“自一千九百零四年四月一日之后,一律向总督府交付水费”“公用水栓用水户每户居住八平方米,每季交费大洋一元;接通入户有水表的每吨价大洋二角。”这是青岛首次出现的自来水水价。

    1914年,自来水的水费开始按照不同类型用户进行收费,水费有三种,即:第一种,普通百姓在就近水站(水溜子)凭水票接水,每两洋油筒(一担)售铜元1枚,每担36公斤,水票在水站附近的巡捕房售卖;第二种是装有计量水表的用户,这些居住在欧人区的洋人,除定期交付租借水表的费用外,用水每立方米大洋2角,按水表计量的数字收取;第三种是船舶用水,港口船舶用水每立方米大洋5角。从1904年出现水价到1914年三种类型的水价已经形成。尤其是海泊河水源地之后,1908年李村河水源地(阎家山)相继建成,送水量增大,为青岛城市发展和市民用水提供了保障。

阶梯性水价的由来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人为争夺青岛向德国开战,战争后期,德人在撤退之前将李村河水源地炸毁。战后,日本人用了3年时间将李村河水源地恢复。为了达到长期统治青岛的目的,日本于民国九年(1920年)在白沙河下游兴建日供水量4000立方米的白沙河水源地。到1922年中国政府从日本人手中接收青岛时,已有海泊河水源地、李村河水源地、白沙河水源地三大供水厂,日综合供水能力已超过1万立方米,完全可以满足城市的发展和生活用水的需求。

1925年属于胶澳商埠督办公署的自来水水道科,为扩大生产,鼓励用水,开始实行用水越多、水价越便宜的下行阶梯性水价。装有水表的用户每月用水3吨之内,按每吨4角5分征收;每月用水100吨之内,按每吨1角5分征收;每月用水超过100吨,超其量每吨按1角2分征收;每月用水超过500吨,超其量每吨按1角1分征收;每月用水超过1000吨,超其量每吨按8分征收。

  阶梯性水价的实行,鼓励了消费,促进了青岛城市发展的进程,青岛出现了历史上较为辉煌的繁荣。

    1929年4月16日南京国民政府将青岛定为特别市,属国民政府行政院直辖城市,供水放在市政建设的首位。民国十九年(1930年)三月,青岛特别市市长葛敬恩为白沙河水源地西厂的开建,立下奠基石。基石右侧刻“中华民国十九年三月”,内侧书“白沙河水源地新水厂奠基”,左侧落款“青岛特别市市长葛敬恩立石”。1931年上台的沈鸿烈注重青岛的市政建设和城市发展,使青岛迎来了20纪30年代的辉煌。

    青岛的快速发展也曾使自来水供不应求,尤其是1933年,天遭干旱,供水不足,急需集资扩充水源。燃眉之急需要用价格杠杆调节供需平衡,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四月十九日,主管青岛自来水的青岛市工务局局长邢契莘发布第一号通告令:“为通告事,查本市自来水因水量不足,屡遭水荒。承须扩充水源,以资救济。兹经呈奉,市政府令准,加征水费。”“计每月用水量在一百立方公尺以下者,加价两成。(如原价一角五分加为一角八分)在一百立方公尺以上者加价四成。(如原价一角两分加为一角六分四厘)超过五百立方公尺者其超其量一立方公尺银一角五分四;超过一千立方公尺者其超其量每一立方公尺银一角一分二厘。船舶用水每一立方公尺收费七角。”通告还明确规定每用户以三立方公尺为最小限度,每月最少收费为五角四分。

    这一阶梯性水价,以大洋为币值一直沿用到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币值改革,由银元、大洋改为国币、法币。即:中国银行、中央银行、交通银行、农村银行使用的4大银行、纸钞。币值改革初期,一块银元、大洋换法币(国币)一元。1938年抗日战争前,币值较坚挺,水价较稳定。

  阶梯性上行水价产生的原由

  在沈鸿烈统治时期,为实施新一轮大青岛规划,将扩充水源当作第一要务,于1936年在白沙河中游的黄埠村新建黄埠水源地,为筹集资金,国民政府以青岛市政府名义发行600万元建设债券。工程开工后不久时逢日本第二次侵略青岛,国民党采取不抵抗的焦土政策,将青岛的白沙河水源地和正在兴建的黄埠水源地同青岛九大纱厂一同炸毁。日本人占领青岛后,将自来水厂改为水道株式会社。按照建设一个人口为180万大青岛的布局,在白沙河中游黄埠村兴建日供水1.2万立方米的先进水厂。并借建水厂之名以水道株式会社之名,两次筹集600万元的股金。1942年黄埠水源地和与之配套的四方山水池工程先后完成,暂时缓解了供水不足。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又发起内战,为扩充军费造成货币贬值通货膨胀。1946年至1947年青岛又逢特大干旱,李先良执掌的青岛市政府又一次出台了抬高水价的阶梯政策。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8月前,用水100立方米之内每吨单价1500元(国币);500立方米之内3000元;1000立方米内5000元;1000立方米以上8000元。8月份后,水价上涨60%以上,100立方米内每吨2500元,500吨内5000元,1000立方米内10000元,1000立方米以上13500元。时隔半年之后水价暴涨,让人难以置信,例如:民国三十七(1948年)年四月一张盖有青岛自来水厂厂长孙斌印章的水费单据月用水3吨,水费135000元,平均每吨水费45000元。一所小学月3吨水费连同水表租金共计147000元。飞速疯长的通货膨胀必然加速法币政策的倒台,国民政府也不得不承认“印刷机不能生产足够钞票”。1948年8月19日国民政府不得不宣布法币退出流通市场,由金元券代替。并公布9月1日前可持法币兑换金元券。300万法币兑换金元券1元,一块银元可兑换金元券两元。笔者手中藏有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九月份青岛市立中学的一张水费凭证。水的单价每吨0.36元金元券,用水期7月18日至8月18日,用水量15吨,水价5.40元。

  为阻止通货膨胀,尽管南京政府行政院于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九月十六日颁布法令《取缔违反限价试价条例实施办法》。其中第三条规定:“与人民日常生活有关之水电价格加以管制”(摘自青岛市政府公报民国三十七年十月号)。但政府的腐败和无休止的金元券印刷,进一步加剧了货币的贬值。仅拿青岛水价的飞涨就可验证。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九月份每吨水0.36金元券,到民国三十八年(1949年)四月份,只有七个月,水价每吨涨到15650元。四方区维新化工厂4月份水费单据:用水1126吨,每吨15650元,水价17623380元。

  民国三十八年也就是1949年6月2日,国民党政府倒台,青岛解放。青岛市军事委员会金融部当日发告通知:自6月3日起青岛市即以人民币为本位币取代金元券,公民限期5天,自6月6日至10日,平等兑换金元券。票面限制万元以上者。兑换价为:人民币壹元兑换伪金元券20万元。北海币作为辅币,100元北海币等于1元人民币。自来水的水费重新有了定位。

  新中国成立后水价的定位与阶梯性水价

  1949年6月2日,青岛市解放,自来水的价格依据单位成本并比照其他商品价格定位在每立方米人民币110元。当时国家财政情况并未好转,不法分子哄抬物价,造成物价上涨,9月份水价就涨了3倍。为巩固新生政权,人民政府借鉴早年在革命根据地实行的“折实”办法,出现了以粮食为基本标准单位的折实工资,折实储蓄,折实公债。自来水的每吨水价也以粮食为单位进行折实换算。

  现发现最早的一张折实水费单据是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第一个月收缴的9月份水费单。9月份以前称中华民国,10月份以后实行公历纪年,这张单据每吨水的单价为一等粉1.8斤,折合当日公布的粮价为389元,粮价每天在报纸挂牌刊登价格。1950年水的单价每吨折实通粉2斤,1951年水的单价每吨折实八一粉2.1斤。从1949年到1952年经过3年的国民经济恢复,物价基本稳住,新生政权得到稳固,自来水价格也得到稳定。1952年水价每吨定格在3000元旧币值(新币值3角),1955年新中国新版人民币发行时降到2角7分。

    1956年自来水厂改称自来水公司,从1957年起随着工业生产的迅猛发展和人口的巨增,到1965年青岛市先后建成流亭水厂、中韩水厂和崂山水厂。日供水由新中国成立初不足2万吨达到10万吨以上,净水方式由地下水为主转变为处理地表水为主,实现了供水史上的第一次飞跃。自来水的水价在稳定中逐年下降,由1955年的2角7分调到2角5分、1角7分,到1965年生活用水降到1角3分;工业用水由1955年的4角5分调到3角、2角,到1965年10月降到1角8分。以市民用水为例,从1965年每吨水降到1角3分,一直维持到1990年,25年中水费未发生变化。

  20世纪80年代初水厂由盈转亏供水成本逐年加大

  自来水从建厂到20世纪80年代前一直是一个盈利的企业。从1982年开始,由赢转亏。主要原因是自来水的处理成本增高,这又由天气干旱、水源紧缺送水量减少造成。

  从1968年开始,青岛连续出现4次大旱,岛城百万军民在市委市政府领导下,在1968年、1977年、1981年、1982至1983年开展了4次大沽河引水工程。大规模引水工程,造成供水成本逐年加大。

  1982年,自来水公司出现亏损。当时市领导决策者们从客观考虑、大局着想,并未提高水价,而是政府买单,每年适当给自来水公司一定数额的补贴,从而保障了市场价格的稳定,保证了1982年至1990年青岛经济建设的稳定发展。1989年,引黄济青供水工程竣工通水,在解决了青岛市供水短缺的同时,供水成本也进一步增大,为了确保持续发展和向市场经济的转变,水价自1990年3月1日起开始上调,市民用水由0.13元调到0.30元。

  从1990年开始,青岛市的水价进行了1993年5月、1999年10月、2005年6月的4次调整。到2005年,居民生活用水综合水价2.50元。并在旅馆、饭店和其他单位用水中施行了阶梯式计量水价——用水量越多,价位越高。

  经过近10年的阶梯性水价,价格杠杆促进了水资源的优化配置。但居民用水价格仍然单一,不利于倡导节约用水。另一方面,青岛市水价与成本严重背离,制约了供水生产和发展。2014年,全市供水定价单位成本核算为每立方米3.8861元,远高于居民用水2.5元的综合价格。

  由于该水价无法反映青岛市水资源的稀缺,也无法调动百姓节约用水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对促进产业结构调整没有起到积极作用。在近年“城镇居民用水阶梯性价格制度”出台背景下,从9月1日开始,青岛市开始施行居民用水阶梯性水价,以促进水资源的优化配置。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