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九一八之夜:北大营东北军对日军的抗命还击

作者:赵春丽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5-11-30 星期一

    1931年9月18日夜,根据《朴茨茅斯条约》驻扎在东北的日本关东军,炸毁了南满铁路柳条湖一段铁轨,反诬中国军队所为,突然袭击东北军驻地北大营,炮轰沈阳城,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步兵第六二〇团第二营顽强抵抗”,这是日本关东军在《进攻北大营经过及军力配置图》上用红笔重点标注的一段文字,它是84年前那个痛彻心扉的夜晚东北军620团英勇还击日军的历史见证。

日本关东军绘制的《进攻北大营经过及军力配置图》

东北军引以为傲的北大营

    北大营始建于1907年,南距沈阳城5公里,东距东大营10公里,西距南满铁路约0.3公里。1912年张作霖由地方武装变身为正统国军后,即进驻此地,从那时起,这里就成了奉军的最大据点。后来经过张作霖、张学良父子二人近20年的苦心经营,它逐步发展成为东北军最引以为傲的兵营。

    北大营营垣呈正方形,每边长约2000米,四周有2米高的土墙围护着,土墙中间设有卡子门和岗哨。营区内,南部为大操场,东、西、北三面均建有兵舍。九一八事变发生时,东北陆军独立第七旅的619、620、621团便驻扎于此。第七旅作为东北军的一支劲旅,不仅军纪森严,而且官兵的文化素质也高,军官大部分毕业于东北陆军讲武堂、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士兵则普遍具有初小以上文化水平。日本媒体曾称其为精锐部队。

蓄谋已久的九一八事变

    早在1931年初,日本关东军参谋板垣征四郎、河本大作、石原莞尔、花谷正等人就拟好了柳条湖事件(即九一八事变)的大致计划:由沈阳特务机关的花谷正少佐负责在沈阳制造侵略借口,炸毁柳条湖边的铁路;由关东军参谋石原莞尔中佐负责进攻北大营的东北军第七旅;占领沈阳、长春的军事行动计划,由吉林市特务机关长大迫通贞中佐和日本浪人、原宪兵大尉甘粕正彦负责。

    随着事变计划的出炉,日军开始频繁地在北大营附近进行军事演习。一为试探张学良的态度,二为麻痹东北军。据沈阳县长呈报,日军第二十九联队仅7月份在北大营附近的演习就多达9次。

    进入9月以后,驻沈日军又以互访、参观等名义屡次到北大营进行“巡视”,伺机侦察营区及周围地形。九一八事变前,对于日本关东军来说,北大营已经没有太多的秘密可言。频繁的军演和“巡视”令第七旅官兵极为气愤,但为遵守蒋介石的“遇有日军寻衅,务须慎重,避免冲突”命令,他们只得处处容忍退让。同时,鉴于日军的磨刀霍霍、蠢蠢欲动,9月12日,第七旅旅长王以哲召集团、营长商讨决定:在13至15日夜间,连续三夜进行向东山嘴子东大营转移的演习。目的是一旦日军进犯,便可暂避其锋,有秩序地退走,等待外交上的解决。

    就在第七旅15日演习完当晚,日军第二十九联队也连续三天,进行包括进攻沈阳城墙、内城巷战、包围北大营、飞机场以及兵工厂等项目的夜间演习。

日军突袭北大营 620团抗命还击

    1931年9月18日夜,岛本大队川岛中队的河本末守中尉,以巡视铁路为名,率领数名部下,向柳条湖方向走去,他们一边从侧面观察北大营兵营,一边选了一个距北大营约500米的地点准备引爆。在那里,河本把骑兵用的小型炸药安放在铁轨旁,并亲自点火。爆破既要使铁路有所损坏,又不能使在南满铁路柳条湖路段上行驶的列车有颠覆,因此河本事先让工兵对炸药当量进行了严格的计算。引爆炸药后,河本将事先抓来的两名中国士兵枪杀在现场,当作破坏铁路的证据。

    在柳条湖爆炸事件发生5分钟后,板垣就以代理关东军司令官的名义,下达了攻占北大营和沈阳城的4项命令。早已等待在爆破地点以北4公里处文官屯的川岛中队,立即进袭北大营。

    那天晚上,旅长王以哲因参加水灾赈济,没有住在营房,留在旅部的最高长官为第七旅参谋长赵镇藩。日军进攻时,赵镇藩立即打电话向东北军参谋长荣臻请示,得到的指示是:“不准抵抗,不准动。将枪收入库房,对进入营房的日军,任何人不准开枪还击。”于是一场没有抵抗的屠杀开始了。日军首先从西北角进入621团兵舍,见人就刺,训练有素的东北军士兵却因为“不准抵抗,不准动”的命令只得束手就戮。

    占领西营房后,日军继续向620团驻地冲杀。为带领兄弟们突围,团长王铁汉冒着违抗军令的风险,命令部下利用营房内已有的简单工事,予以还击。“步兵第六二〇团第二营顽强抵抗”“一时四十分受到猛烈射击”这是在日本关东军绘制的《进攻北大营经过及军力配置图》上重点标注的两段文字,也是王铁汉率部反抗日军占领北大营的历史见证。王铁汉率部还击的同时,赵镇藩趁机组织部队按照平时的演习路线向东山嘴子撤退,至19日上午5时30分第七旅官兵全部撤出营垣,北大营被攻陷。

    北大营一战,日军伤亡25人,东北军伤亡、失踪总计483人。“日本军参加兵力约六百名,支那军兵力八千乃至一万”,《进攻北大营经过及军力配置图》上的一段标注,显示出中日双方悬殊的军力对比。正如王铁汉曾经说的,“我们手上就几颗子弹都能打成这样,如果豁出去打,我们旅有1万多人,那几百个鬼子肯定被我们全歼”!

    辽宁省档案馆提供档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5年11月27日 总第2842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