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清朝灭亡后奉天八旗官员宦海窘态

作者:程大鲲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5-11-16 星期一


奉天巡按使段芝贵


1916年4月3日,奉天巡按使段芝贵拒绝八旗办公处提名旗人任义县城守尉的批示。

    辛亥革命后,清朝末代皇帝溥仪宣布退位。不过溥仪退位后仍居住在紫禁城中,为他服务的一些机构及奉天(今辽宁)地区大量的八旗机构和官员也得以继续保留。但与清代不同的是,这些奉天八旗官员虽然还保留着官职,负责旗人生计钱粮的发放和“一宫三陵”的管理,但却失去了原有的权利和待遇,徒有虚名的背后不仅要看民国政府官员的脸色行事,甚至连温饱都成问题。

巡按使成奉天最大官员

    清朝灭亡后,为加强管理,民国政府在奉天设立了最高行政长官——巡按使一职,一切权利归于民国政府。

    虽然名义上奉天境内的八旗官员并不隶属于奉天都督或者巡按使直接管辖,但实际上这些八旗官员的任命,完全出自巡按使之手。奉天驻防八旗及“三陵”衙门的官员,自防御官以上,都须由巡按使将选定的各缺人员职衔、姓名报送民国政府陆军部,由陆军部核明后报大总统批准。

    1915年6月,盛京内务府办事处坐办寿聿彭奉令改组机构,其机构和人员设置最终要报奉天省公署批准。当年9月,北京总管内务府委任唐铭盛任盛京内务府办事处总办。唐铭盛接到任命后,也报请奉天巡按使批准方才上任。

    此外,旗官遇到重大事项也必须向奉天最高军政长官呈文请示。1917年1月,各地旗官给奉天督军兼省长张作霖的公文,已由最初非隶属关系机关间使用的详文改为上下级隶属关系机关间使用的呈文。1917年6月,岫岩城守尉博明因修理祖墓及料理家务请假两个月,协领宗元向张作霖报送详文。张作霖准假的同时申斥说:“来文用详而不用呈,于公文程式不合,嗣后应即更正。”这表明,此时奉天各地的旗务机构已经完全成为当局的下属了。

旗官陆续由汉人兼任

    从清代到民国初年,八旗职官都是由旗人担任。1914年,奉天军政当局开始改变政策,遇到各地掌路记、城守尉、协领等旗官离任,陆续任命汉族县知事兼任接管。

    对于这一做法,旗官们进行了抗争。1915年9月,义县城守尉长庆因病离任,奉天巡按使张元奇令义县知事王国藩兼任,因王国藩本身为旗人且兼任佐领之职,故旗官们并未提出异议。但王国藩不久调奉天省城任职,张元奇改派继任县知事韩其楫兼任义县城守尉。1916年3月,奉天八旗办公处处长于恩祺、副处长佟春报请继任的奉天巡按使段芝贵,称旗人事务应由旗官管理,请派义县镶黄旗佐领庆善任义县城守尉。段芝贵断然拒绝,并称:以后城守尉出缺,必须由县知事兼任;以后各旗官任免,由自己直接主管,八旗办公处不得干涉。

旗官无事可做请假回家

    清朝灭亡以后,奉天境内的八旗仍设有2个副都统、6个城守尉,及防守尉1人、协领14人,另有各级八旗官员数百人,这些旗官的主要职能就是管理旗兵的生计,按月发放钱粮。

    辛亥革命后,当局承诺保证旗兵生计,即每月仍按旧制发给旗兵粮饷。清代八旗官兵的主要经济来源:一是俸饷,二是随缺地和伍田的收入。这些甲兵每人每月生计银2两,全年共24两。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旗兵生计银逐渐不能足额发放。到了1915年,多数地方仅发放四成,有的地方甚至完全不再发了。在任的旗官便无事可做,加之多数旗官是孤身上任,仍安家在北京或奉天省城,于是纷纷以生病或者修祖墓为名请假回家。

    英额边门章京融临自中华民国成立后,就负责发放旗兵钱粮。1915年,他将钱财出入及发放旗兵生计银之事交由领催庆升、书记裕绎二人,自己不再过问,并于1916年6月给代理奉天巡按使张作霖呈文,自称年老体弱多病,要求请假回奉天省城家里治病休养。

为谋生计旗官纷纷辞职

    由于经费短缺,旗官任职没有“实惠”,很多官员上任后纷纷请求辞职。复州城守尉一职原来均由北京选派皇族前去担任,中华民国成立后原城守尉因收入微薄辞职回京,奉天都督赵尔巽派王鹏举接任。王鹏举到任一年多,因收入有限,大肆侵吞八旗公立高等小学经费,致群情激愤被解职。后奉天都督张锡銮委任成麟接替,成麟一直不肯到任。1913年12月,奉天右路巡防马步队帮统官王良臣兼任此职。原因是复县盗风兴盛,由王良臣兼职可以将其部下军队少量改编为警察,并整编原有旗兵以便具有震慑力。1914年3月,王良臣到任后呈报城守尉一职整天无所司事,徒有虚名,公署房屋全是租用民居,且有以前的欠款尚须清还,称自己素来缺乏才干,不懂经理财政和出纳算术,恳请收回成命,另委贤能,自己专心军事。张锡銮不允。1915年7月,王良臣奉令要丈放(将官府土地丈量后出售给百姓)复县伍田、随缺地。复县旗兵佃户纷纷争领,势不相让。王良臣又以自己要督队前往桓仁县界剿匪,恐怕军事、行政会顾此失彼,恳请辞职,仍未被批准。

    因停发俸饷,另有部分旗官为谋生计,纷纷呈请调职或辞职。协领广善原籍锦州,补授奉天正黄旗满洲协领当差,因俸银停领,随缺地又被丈放,别无津贴,1916年7月,广善向巡按使张作霖呈文称,自己已经无钱养家,昼夜愁思,进退两难。现在锦州协领一职无人,请调任锦州协领,离自己的庄地较近,以免冻饿。而盖平城守尉英麟更是干脆,索性离任出走,下落不明,接任的多寿到任后发现一切事务都无从交接了。

奉天旗官彻底消亡

    清末,东三省总督徐世昌任内设立的盛京内务府办事处,除负责一些尚属逊清皇室的房屋、地产的经管外,主要职责是管理和守卫盛京皇宫。虽然盛京皇宫名义上仍然归逊清皇室所有,由旗官继续管理,但有关宫殿事务的处理,却大多取决于民国政府及地方政府。1912年12月,奉天都督张锡銮派人从东三间楼瓷器库中提走霁红小高瓶、冬青釉带盖高罐、冬青釉蒜头口大肚瓶等精制瓷器数件携去北京。提取这些瓷器,显然并非是送交逊清皇室,而是作为礼品赠送有关要人。至于一些外国人,只需经民国政府外交部奉天交涉署与内务府办事处联系,即可入宫观瞻,并堂而皇之地从事有关考察研究活动。

    1924年,《优待皇室条例》彻底废除,溥仪也被冯玉祥派兵赶出紫禁城。1925年,“三陵”及盛京皇宫由奉天省公署接管,奉天八旗所有的机构及旗官彻底消亡。

    辽宁省档案馆提供档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5年11月13日 总第2836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