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南京大屠杀的真实写照

作者:廖利明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5-11-03 星期二

    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攻进南京城,在之后的40多天里他们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30多万中国军民惨遭杀害。尽管日军当局千方百计地封锁消息,南京大屠杀的事实还是不断被中外报刊揭露出来。在孙俍工所编的《沦陷区惨状记》一书中,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记载共有40多则,主要在第三册,第四、五册也有部分,共6.7万余字。可以说,孙俍工是有意识地搜集南京大屠杀史料的第一人。

孙俍工所编《沦陷区惨状记》中关于日寇在南京沦陷区所犯罪行的
部分记载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提供档案)

    孙俍工将收集到的史料拟写标题,按事件发生的时间编排,不能确定具体日期的则按报刊发表的日期排序。同一日期的史料如果数量不止一则,便以“编者按”的形式附在第一则史料之后,如在1937年12月20日的史料后附有“编者按”16则。孙俍工搜集的南京大屠杀史料主要集中在1937年12月13日至20日,共有29则。

    《沦陷区惨状记》中第一则反映南京大屠杀的史料题为《首都五百壮士惨杀》,这是发表于1938年2月23日《大公报》(汉口版)的一篇报道,其内容讲述的是1937年12月13日南京陷落当天发生的一桩屠杀案。这则史料提到,日寇入城后,将解除武装的中国军人大部分残杀外,尚有500余人未予杀害,敌人心血来潮,不满足于扫射、砍杀、活埋、淹溺等方式,竟将此500余人驱至司法院,强令他们攀登司法院大楼。在枪口之下中国军人被迫攀登,大多半途摔死,日寇却引以为乐。但也有数十中国军人没有束手待毙,而是奋勇抢夺日军武器,或咬住敌人耳部或腿部,在牺牲前杀死了数名敌人。

    还有一则史料标题为《寇在南京任意烧杀》,文字很简短:“倭军于进占南京后,连日大肆搜索,任意杀戮,城内外各种建筑物均被纵火焚烧,现仍烟火未熄。劫后残痕凄惨万分!”这是1937年12月17日《大公报》(汉口版)的一篇报道。虽然它没能揭露大屠杀的细节,但这是国内较有影响的报刊发布的有关南京大屠杀最早的报道。截至1938年3月,《大公报》(汉口版)发表了20多篇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文章。此外,《新华日报》《东南日报》《申报》(汉口版)在此期间也刊载了很多有关南京大屠杀的消息。由于条件所限,孙俍工搜集的报纸史料来自《大公报》和《申报》的相对多些。

    孙俍工除了搜集刊登在报刊上的消息外,还搜集了不少报刊登载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口述。这些幸存者包括被俘后逃脱的军官、士兵,逃离南京的医生、文化机关职员等,他们亲眼见到日军强奸妇女、焚烧抢掠、残杀无辜百姓。如曾在《大公报》连载的《沦京五月记》,便是李克痕撰写的讲述自己在南京城陷落后的遭遇。孙俍工节选了该文最能反映敌寇暴行的部分,另拟题为《沦陷后之南京》,其中有这样的描述:“敌人攻入南京后,抢、烧、奸、杀,是同时并行的。中华门、通济门、光华门一带,遭敌人屠杀更为惨痛,百姓死者不知其数,就是年迈的老人,也不能幸免。大街上尸身横躺竖卧,血流满地!暴露日久,有些被狗吃了,肚肠拖出,尸首不全,真是惨不忍睹。日人又到处纵火焚烧房屋,尤以中华路、太平路、夫子庙等为甚,烧得片瓦无存。往日是繁华街市,今日已变成一片废墟,残瓦断垣,真令人触目伤心!总之,自敌军进城,终日火光冲天,烟雾弥漫,放火焚房几成了他的能事。再有时且迫我百姓前往救人,却将我同胞推入火堆将其活活烧死,而残暴无人性的兽兵,却鼓掌大笑。”

南京城墙外被日军杀害的市民尸体

日军将大批南京青壮年押往郊外集体屠杀

    《沦陷区惨状记》收录了幸存国民党军官刘柔远写的《自京脱险抵湘谈话》一文,对日军在南京的屠杀情形进行了归纳:“从十二月十三到十八日,是寇军大规模的屠杀期间,从十八日到一月初旬,是很细密很普遍的自由屠杀期间,一月初旬以后,是零星屠杀期间。在第一期间以内,寇军牵引着成千成百的民众,到宽广的地方去执行枪决,是一种触目皆是惨剧,自朝至暮,也不知要发现多少次数。在第二期以内,街头巷尾到处是难民的死尸,无论是壮丁也好,老弱也好,寇军看见了,只当他们认为有充当战斗员的可能,或是有财物可掠,或更有他项情况触发了他们的杀心,提取刺刀,就完结了这人的性命。到了第三个期间,寇军的残暴行为略为减少了,但是遭毒手的民众,还是时有所闻。”

    南京大屠杀发生期间及之后,居留南京的许多外籍人士包括记者、传教士、商人、医生、教授和外交官冲破日本侵略者的新闻封锁,将自己的所见所闻通过外国报刊或在上海的外文报刊传播出去。他们所述事实客观公正,是日寇对中国人民实施大屠杀的铁证,使意图否定南京大屠杀的人无可辩驳。孙俍工在《沦陷区惨状记》中很注重收录这类史料,如上海英文《字林西报》痛斥日军残暴行为的社论、上海英文《大美晚报》刊载有关南京大屠杀的数则电讯、美国杂志《视野》刊登的金陵大学教授梅拉菲所写的《南京的大悲剧》一文等。其中,摘录田伯烈编著的《外人目睹中之日军暴行》文字颇多。

    田伯烈是一名英国记者,他所编写的《外人目睹中之日军暴行》是世界上最有影响、最早全面揭露日军暴行,有关南京大屠杀的书籍。在南京目睹了大屠杀暴行的外籍传教士贝德士、史迈士等参与了该书的策划,并为田伯烈提供了大部分所需材料。这本书于1938年6月在英国出版,引起轰动,很快中国将该书翻译出版。孙俍工在编写《沦陷区惨状记》时,摘录《外人目睹中之日军暴行》以“编者按”的形式附在其他史料之后,与其相互印证。如《寇占南京城之第一日》(1937年12月14日):“寇冲入南京城后,即大肆屠杀,放火劫掠奸污,在二十四小时内,烧毁之房产与惨杀之同胞无从估计。”后面则附上从《外人目睹中之日军暴行》中摘录的7件事实,并编上序号。在《奸淫妇女惨杀婴孩》(1937年12月17日)这则史料后面,则附上《外人目睹中之日军暴行》中记录的当日发生的11桩强奸案。

    限于当时的环境和条件,孙俍工搜集的南京大屠杀史料数量有限,未能将其搜罗殆尽。虽然内容来源不够广泛,仅限于报纸杂志,但是孙俍工的这种搜集工作,却为后人保留下许多有关日军暴行的证据。这些证据时刻提醒人民永远不要忘记国家残破、领土沦陷的惨痛历史。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供稿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5年10月30日 总第2830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