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卢沟桥事变的始作俑者——

一木清直罪恶的一生

作者:特邀撰稿人 王兰顺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5-11-03 星期二

    在今年北京市档案馆举办的“见证抗战——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京津冀档案文献展”上,有一组档案备受人们关注,这就是一张一木清直的名片以及“北平市警察局外五分局巡官关于日军动向的呈报”。一木清直是何许人,他在中国究竟做了什么,他的人生结局又是怎样的呢……

 

日军第1联队长牟田口廉也(左二)指挥进攻卢沟桥

卢沟桥事变的始作俑者

    一木清直,1892年10月16日出生于日本静冈县。由于从小接受日本军国主义教育,他逐渐成为一名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1913年2月,他考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进入陆军服役。1933年10月至1934年3月,他在陆军步兵学校学习,同年4月,晋升为陆军步兵少佐。1936年5月,他就任日本华北驻屯军牟田口联队第3大队少佐大队长。他正是卢沟桥事变的始作俑者。

    1937年7月7日晚,日本华北驻屯军第1联队第3大队在卢沟桥附近演习,22时40分,日军声称演习地带传来枪声,并有士兵志村菊次郎“失踪”,作为日本华北驻屯军丰台驻屯队队长的一木清直要求进入中国守军驻地宛平城搜查,遭到中国守军的严词拒绝,于是引发了争执。7月8日凌晨,蓄谋已久的日军在一木清直的带领下突然占领宛平城东侧的高地沙岗,向中国守军发起进攻。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一木清直曾多次宣称这是他“为帝国强盛进程打响了信号枪”。

    其实,当晚一木清直的部下志村菊次郎是因为拉肚子而离队。就在日军提出入城搜查并与中国守军发生争执后不久,志村菊次郎就已经归队。日军为掩盖真相,后来令志村菊次郎退出现役,遣送回国。

    1938年6月30日,在东京《朝日新闻》发表的采访一木清直的文章中,报道了事情的真相:“当时接到报告士兵(志村菊次郎)已经回来了,没有异状。但是,我的想法是连(联)队长让我就此事(和中国方面)进行交涉,如果就这样算了,中国方面会怎样宣传就不知道了。此前的‘丰台事件’就是例子……也许会让他们产生——只要敢真枪实弹地对付日本军队,就可以让演习的日本军队逃跑这样的概念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对日本来说是一件很遗憾,丢脸的事情。所以,我方决定占领一文字山(宛平城与北平之间的高地,中方称“沙岗”)然后再进行交涉……”作为卢沟桥事变的始作俑者,一木清直就这样“出名”了。

一木清直率部占领宛平城东侧的高地沙岗(日军称“一文字山”)

所谓“丰台事件”是怎么回事

    一木清直所说的“丰台事件”有两次。第一次是发生在1936年6月26日,当时国民革命军第29军37师217团3营调至丰台驻防,到了丰台火车站时,因火车鸣笛,致使5匹军马受惊,其中1匹马奔入日本驻屯军的营房,被日军扣留。中国士兵随后赶到,要求归还军马。日军不仅拒绝归还,还将中国士兵打伤。27日,日军1名兵痞闯进29军38师的马厩滋事,随后数十名日军赶到,与中国守军发生械斗。事件发生后,29军进行了内部调换驻防。

    第二次“丰台事件”发生在1936年8月31日,当时一名日侨闯入29军驻丰台的军营,与卫兵殴斗,被刺杀。日军以此为借口,要求29军让防。9月18日下午,29军丰台驻军第5连在营房外铁道附近演习,回营途中与日军相遇,日军一小队长带领两名日本骑兵,冲入29军的队列中,中国士兵用枪托击打日军的马匹。日军以此为借口,将中国连队包围,连队长上前交涉,被日军扣押。中国士兵列阵准备还击。此时,日军牟田口廉也的联队闻讯驰援,与中国守军展开枪战,日军将丰台与北平的电话线切断,强占丰台的重要地点,双方对峙一夜。29军军长宋哲元为避免发生战事,再一次让步。1936年9月19日后,29军丰台驻军移防至丰台镇东南的赵王庄,丰台镇陷于日军的控制之下。

关于一木清直移军情况的档案

涂改名片背后的故事

    一木清直涂改后的名片其实就是一张“门证”,是便于北平警方与日军联络沟通的通行证。档案上显示,名片上一木清直将其原职务“支那驻屯军丰台驻屯队长”用笔划掉了,中间是他“陆军步兵少佐”的职衔,在名字的下方还盖有一方他自己的圆形名章。一木清直用日文在旁边写下了巡官普玉的名字、职务以及作为联络员,许可其出入天坛营门的证明。这张名片也成为日军占领天坛,践踏我国名胜古迹的实证。

    “北平市警察局外五分局巡官关于日军动向的呈报”档案所记载的是:1937年8月8日,日军进驻北平城后,一木清直带领所部驻扎在天坛。9月1日上午10点多,负责值守的北平市外五区警察署第三分驻所六队班长赵德海向驻所打电话报告称:“在天坛驻守的一木清直大队长有移动军队的动向。”第三分驻所马上派巡官普玉前往查看,普玉查看后得知,在中午12点多,原驻扎在天坛斋宫的一木清直已率部换防到和平门外的北平师范大学驻扎。第三分驻所又派赵德海带领9名警察随即前往天坛内查看具体情况,赵德海到后发现,日军松下部队六甬炮队藤田所率领的500余名士兵已驻扎在天坛内。

    第三分驻所将以上情况上报给北平市外五区警察署的同时,还将以前由一木清直大队长发给巡官普玉在天坛内有效的联络通行证(门证)也一并上交呈报给外五区警察署长。

走向罪恶的深渊

    一木清直由于在侵华战争中的表现得到了上级的认可,1938年3月晋升为步兵中佐,调回日本任陆军步兵学校教官兼户山学校教官。1941年3月1日他晋升为陆军大佐,后又提升为关东军第七师团步兵第14旅团第28联队长,调回中国东北作战。

    1942年,随着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简称“瓜岛战役”)爆发,一木清直支队作为先头部队登陆支援瓜岛日军,与美军展开对抗。8月16日,一木清直把手下的2400人分成两个梯队,他带着第一梯队共910余人分乘6艘驱逐舰,直驶瓜岛。根据情报,一木清直以为美军只有6000人,所以不等后续部队到达,他就留下110余人看守滩头阵地,亲率其余800多人,向所要夺取的阵地扑去。而美军驻守瓜岛的正是战斗力最顽强、意志最坚定的海军陆战队,此时的总人数已达1.1万人。

    8月20日,一木清直手下一支40人的侦察分队与美军的巡逻队遭遇,被美军打死了30余人。21日凌晨,一木清直组织500余名日军向泰纳鲁河河口的美军阵地发起进攻。美军等日军接近后开始猛烈射击,日军顿时尸横遍野。天亮后,一木清直指挥残部在河对岸构筑工事,与美军对峙。美军派出一个营绕到日军背后,实施两面夹击,日军只能向海边溃退。黄昏时分,美军的轻型坦克向日军盘踞的丛林冲去……

    最后,日军只剩下一小撮人,一木清直也已身负重伤。当美军坦克发现这群残敌后,将其逐一击毙,一木清直在被击毙前,拔出军刀切腹自尽。此次战役史称“泰纳鲁河口之战”。这个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终于结束了他短暂而罪恶的一生。

    北京市档案馆提供档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5年10月30日 总第2830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