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随笔

档案搭桥 英灵魂归 别样重逢

作者:无

来源:陕西省档案局

2015-10-21 星期三

    我们见过许多种相遇,有浪漫的,有惊喜的,也有美妙的……但你一定没见过生者与逝者的“相遇”,虽说是从未谋面的陌生人之间的相遇,却又是亲人之间相隔半个多世纪的令人感动的重逢。这一幕,就发生在2015年7月17日的陕西省档案馆阅览大厅里。

    2015年7月15日上午,陕西省档案馆查阅大厅进来一位儒雅的男士,他自我介绍叫张海飞,在华北民航管理局工作,希望能在陕西省档案馆查找到其二伯父的相关资料。在工作人员仔细询问之后,得知其二伯父名叫张丙戌,1916年出生于山西夏县。曾在国民党军第85师254团7连任职,1943年8月在洛阳抗击日寇时阵亡。这仅有的一点生平资料,还是来自于张海飞的伯父张子清先生在2014年所著回忆录中。张海飞先生介绍说,这位伯父几乎没留下任何信息,只是长辈们偶尔提起过,连一张照片也没有。今年正值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陕西省档案馆围绕这一主题举办了众多活动,张海飞先生正是在网上看到了相关宣传资料,专程由北京乘飞机前往西安查找亲人档案。工作人员听完了他的讲述,根据以往查档经验,帮助张海飞先生逐渐缩小查找范围,后来根据张丙戌先生生平,推测其曾在国民党战干四团学习过。因为不清楚具体是哪一期学员,工作人员只好把20余册有关档案全部从库房调出供张海飞先生查找。由于这些小册子年代久远、破损严重、字迹模糊,张先生寻找起来十分困难,几乎要放弃。仿佛冥冥之中真有亲人的英灵关注,就在张先生准备离开西安返回北京的前一天,也就是7月17日的上午,张先生在战干四团第三期第五册的学员名单上发现了二伯父张丙戌的名字,用张先生自己的话来说:“那一刻,我感觉他在向我微笑。”于是激动万分的张先生把册子恭敬地放在窗台上,把照相机递给工作人员请求帮忙拍照,对着记载着亲人名字的资料,跪在地上,端正地磕了三个响头,再抬起头时,他已泪流满面,大厅里所有人的眼眶都湿润了。张先生哽咽着告诉工作人员:由于掌握的资料太少,这也许是自己唯一能找到的关于二伯父的档案了,他们这些小辈们因为工作或者生活的缘故,找寻二伯父的行动应该也就到此为止,自己替所有的晚辈给长辈磕头是应该的,他想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二伯父,家里人并没有忘记他。自己这次在战干四团名册中找到了他的名字,感觉就像终于找到了失散已久的亲人,这无论对于他自己,还是他的家人来说,都是特别欣慰而激动的一件事。离开档案馆之前,张先生在利用效果登记表上写道:“贵馆的历史馆藏,于国于家都能找到有温度的历史,本人十分欣慰,十分感激。”

    张先生离开以后,我对着“有温度的历史”几个字陷入了沉思,一直以来我们都觉得档案无非就是用文字去记载历史而已,从未想过它也是会带有温度的。那么,是什么赋予了它们温度呢?我想应该是中国人的情感,是出于对故土的怀念,才有了离家万里的游子在耄耋之年不辞辛劳苦苦寻根,在千万卷档案中找寻关于家乡的只言片语;出于对故人的追思,才有了素未谋面的后辈在听说亲人线索之后连夜乘飞机赶来,在查找到亲人姓名时,对着泛黄的名册,郑重地跪下,千般话语只化为三个响头,万般情绪也只化为泪流满满。出于对国家的热爱,才有了拄着拐杖的老人把收藏了一辈子的珍品捐献给档案馆,让我们明白了肩头上担的,不仅仅是责任,更有着无数份不能辜负的情感……如此厚重的情感使得我们守护的档案不再是简单而单薄的白纸黑字,它们有了骨血,纵使隔着千百年的时间,也能触摸到历史的温度,人情的温度。张先生找到亲人名字的那一刻,我想他是幸福的,因为他找到了,而还有无数长眠于地下的忠魂站在时间长河的另一边渴望回到亲人身边,只有如此他们的英灵才能得到最终的安息,而他们的亲人却在长河的这一边痛苦而漫长地搜寻着他们的消息,而我们便可以成为摆渡人,利用这有温度的历史,让他们超越时间与空间的维度,相遇或是重逢。

    作为众多档案工作者中的一员,我愿尽我所能地创造更多类似的相遇与重逢。

    (编辑:刘琛)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