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营救唐纳德·科尔中尉

作者:林 晨 宋冰梦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5-10-09 星期五

唐纳德·科尔夫妇

    一个画着5幅漫画的残缺烟盒,一段惊心动魄的传奇经历。美军飞行员唐纳德·科尔用一种诙谐幽默的表现方式,记录下一段战火硝烟年代里中国军民救助援华美军飞行员的惊险、感人故事,为后人津津乐道。

东江纵队营救唐纳德·科尔的相关档案

突袭遇险 跳伞逃生

    时间还要追溯到71年前,那时,太平洋战争正处于胶着时期,为配合美军在太平洋战场对日作战,战斗在中国的美军第14航空队,即著名的“飞虎队”,不断对日军在广州、香港等地的军事目标进行猛烈轰炸,给日军以巨大打击。

    1944年2月11日上午9时许,又一轮轰炸开始了。在20架战斗机的护航下,美军第14航空队的12架轰炸机从中国广西桂林基地出发,对日军盘踞的香港启德机场实施突袭。29岁的中美联合空军飞行指挥员兼教官唐纳德·科尔中尉也在护航队伍中,他驾驶着一架P-51野马式战斗机随整个轰炸机编队向启德机场飞去。在飞抵目标区域展开空袭时,“飞虎队”遭遇日军猛烈攻击,空战进行得十分惨烈。战斗中,科尔驾机与数架敌机进行空中厮杀,成功击落两架日军战斗机。但当科尔盘旋寻找目标准备再次战斗时,却被后方突然出现的敌机击中,飞机油箱不幸中弹起火,凶猛的火苗迅速烧着了他的衣服和头发,科尔无奈之下只得弃机跳伞逃生。

    科尔跳伞后,随风飘至启德机场北面的新界上空,在观音山降落逃生。日军见此情形,迅速调集部队,前往与九龙仅一山之隔的观音山附近展开地毯式搜捕。由于手、脚和面部被飞机油箱蹿起的火苗灼伤,跳伞降落时左膀又被压伤,行动不便的科尔处境十分危急。

40余天“较量” “争夺”科尔

    科尔刚落地没多久,从他身旁的树丛中窜出一个矮小的身影,一把抓住他的衣袖,拉着他拼命向前跑。惊魂未定的科尔还没弄清楚此人是谁,就一瘸一拐地跟着跑了起来,因为他能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小家伙想要救自己。而这个人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江纵队港九大队14岁的交通员李石。他送信路过此处,正巧发现了背着降落伞下降的科尔,就一路追到这里。当看见科尔携带的“血符”标识后,他认出是一起抗日的盟军,赶紧带其转移,躲避日军追捕。他们翻山头、穿荆棘、钻丛林,当跑到观音山外的芙蓉别村附近时,两人都已筋疲力尽。因自己还有任务在身,李石将科尔藏在村边山坳里的树丛中,自己到村里去找联络员报告情况并请求组织帮助。

    港九大队负责民运工作的李兆华听了李石述说的情况后立即向上级报告,并迅速带了几个人找到了科尔藏身的地方。此时日军的枪声已越来越近,20岁的李兆华并没有慌乱,她一面让人将科尔转移至比较偏僻的吊草岩山坳处,一面找食物和药物给科尔送去。之后,她又凭借对当地地形的熟悉,巧妙躲避了日军的搜捕。

    日军见搜寻无果,又进一步加大了兵力,动员全港宪兵、伪警、警备队等千余人,对新界西贡一带进行严密地封锁和“扫荡”。眼看形势日益危急,东江纵队又派了港九大队短枪队的两名队员前来保护科尔,他们将其带到一个山头的炭窑里躲避。由于山脚下到处都有日军驻扎,只有等太阳落山了才能下山找些吃的给科尔带回去。参与营救的小战士陈勋因为担心科尔吃得不够饱,还偷偷将自己的生活费全部拿出来买了饼子和麻糖给他垫肚子。据档案记载:“知道是陈仔自己拿出他的小小的生活费买给他(科尔)时,他感慨万端!”

    为顺利营救科尔,也不让无辜百姓再受折磨,港九大队短枪队在队长刘黑仔的率领下,对日军重要的据点进行袭击破坏,兵力有限的日军不得不撤回部分搜捕人员。在与日军长达40余天的“科尔争夺战”中,虽然敌我兵力悬殊、敌军包围封锁严密、搜捕时间持久,但在港九大队的严密保护下,科尔还是顺利地脱离了危险。1944年3月29日,东江纵队司令部派人护送科尔回到桂林美军第14航空队基地。临走之时,科尔赠送给东江纵队曾生司令员一枚航空章,之后又将自己画在香烟盒背面的逃生经过连环漫画和一封感谢信赠送给了东江纵队。科尔在感谢信里深情地写道:“谢谢你们挽救了我的生命,使得我能够继续我的工作。我真诚地希望你们中的每一个人,男、女或年轻的,把它看作是来自我心中的感谢。中国的抗日战争已赢得了全世界的钦佩。我们美国人为能与你们像兄弟般地共同作战而感到骄傲。无论是战时,还是和平时期,我们将永远同你们同志般地相处。”

救命之恩 至死不忘

    归队以后,科尔将曾生司令员代表东江纵队向美军第14航空队全体战友,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作出的伟大贡献和英勇战绩致敬的感谢信转交给了陈纳德将军,并将曾司令的一封信转交给了宋庆龄。东江纵队营救美军飞行员的事迹,深受美军第14航空队陈纳德将军的赞许。科尔被营救脱险的经过成为一个传奇故事,在盟国友人中,特别是在美军第14航空队中广为流传,并被编印成美军飞行员的自救教材。

唐纳德·科尔写给东江纵队的感谢信

    几十年过去了,战争的烟云逐渐消散,但往事并没有随风飘逝。

    科尔一直对自己被救的经历以及与中国人民的特殊友谊念念不忘。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科尔还感念着勇敢的东江纵队战士们的救命之恩。按照父亲的遗愿,从2007年开始,科尔的两个儿子和孙辈十余次跨越万水千山来到中国寻找当年那些东江纵队的战士们,希望当面向他们谢恩。

    后来,我国将画在烟盒上的5幅漫画制作成仿真复制件赠送给美国国防大学校长威尔逊,此举引起了美国军界、政界和新闻界的强烈反响。这个意义非凡的礼物就像一把钥匙,开启了中美军事档案合作的大门。

    战斗的故事不会被历史忘记,珍贵的友谊正在子孙后代中延续……

唐纳德·科尔画在烟盒上的漫画

    解放军档案馆提供档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5年10月9日 总第2812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