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老照片

日寇兵燹下广州蒙难记

作者:张江义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5-09-18 星期五

    孙俍工所编《沦陷区惨状记》,苦心孤诣地按照平、津、京、沪、汉、厦、穗等地沦陷的先后顺序,详细辑录了1937年7月至1939年12月日寇在沦陷区的种种法西斯暴行。该书所载1938年10月21日始陷于日寇兵燹下的广州蒙难实况,即惨遭日寇的蓄意轰炸、疯狂屠城、故意纵火、公开劫掠、肆意凌辱、强售烟毒、扶植傀儡等,字字滴血、句句锥心。号称“南国第一繁华都市”的穗城广州,已然沦为断垣残壁之所,魑魅魍魉横行之地。

日寇轰炸珠海大桥

惨遭轰炸狂屠城 再遭纵火图灭迹

    1938年10月中下旬,日寇为策应华中武汉作战,悍然发动了攻占华南重镇广州的战役。

    10月21日下午,广州不幸沦陷。日寇多次派遣飞机轰炸广州市区。飞机过处,烟火漫天,繁华的珠江两岸顿成火海。往日巍峨的巨厦和华丽的商肆,变成了一堆堆瓦砾。黄沙沿梯云路一带,以至十八甫、第十甫等处,几成焦土。二马路一带的建筑物,巍然独存的寥寥可数。西堤的大新巨厦,只剩下焦黑色水泥的轮廓。南堤电力厂更是日寇轰炸的重点目标,毁坏严重。东堤河面上的百余小艇,完全覆没。市区到处可见突遭500磅炸弹轰炸后的凄惨景象。

    下午4时左右,日寇在飞机、坦克的掩护下,攻进了广州城。他们疯狂地叫嚣:“打到广东了,杀尽广州人!”进城之后,日寇见人便杀,刀毙枪击,斩头剖腹,甚至炮击医院和居民区,其残暴如斯,令人发指。英勇抵抗、不惧生死的将士壮烈牺牲了,性情刚烈、殊死抗争的广州市民横遭残杀了,就连老弱妇孺也未能幸免。短短几个小时,市区主道上便尸首横陈,血流成河,满目凄凉。

    为了掩灭侵略罪迹,日寇自入城起,即在西堤大马路迄十三行路、汉民路、惠爱路一带纵火焚烧。市内大火长达三昼夜,焚毁市街40余条。繁华的广州市区,几乎化作灰烬。3天之后,街道仍然随处可见缕缕青烟。侥幸在轰炸和纵火中独存的爱群酒店大厦,已被日寇浪人非法侵占。屋顶上的太阳旗,昭示着魔窟的所在。

又遇劫掠市面空 无辜同胞受凌辱

    日寇在故意纵火的同时,又大肆劫掠沿街商铺和市民家中的财物,秩序异常混乱。洪福路、南华路、大基头一带的住户和店铺,门洞大开,各家财物均被日寇抢光。先施、大新等百货公司更是难逃一劫,所有物品亦被抢掠一空。凡稍有不从者,日寇即以刺刀相向。据调查所得,倘若住宅或商店无人看管,必被哄抢至空,无一幸免。有颜姓某君,曾经回家查看,发现其家竟然被抢17次。因为每次寇贼“光顾”,都会留下一些字据,大约载有“此屋已被抢一次”,“此屋已增二次,请勿来”,“此屋已抢第三次,各物皆空,无庸再来”,“此屋……十七次”。愤而无奈的他,只好在其门旁特书大字两行:“如有匪徒来劫,当面打死不饶。”

    广州市面经此一劫,百业萧条。以前曾是繁华闹市者,十居其九关门停业。极少数忍痛开业者,多系清售尾货。仅有星星点点的路边摊贩,仍在挂着太阳纸旗沿街售卖。广州茶市同样凌乱不堪。原本数百家茶居,五步一楼,十步一阁,此时仅有陶陶居一家开市营业。“吃在广州”亦发生困难,酒家老板一概逃个精光。中央、亚洲酒店已被焚毁,文园酒家亦付之一炬。白宫酒店改为东洋酒店,沦为日寇特务机关所在地。另有被汉奸强占的金龙酒家,改名后继续营业,但是生意萧然。其他小旅店均关门闭户,影院、戏院无一开业。

    日寇军纪荡然无存,更有甚者兽性大发,肆意凌辱我无辜同胞。日寇在爱群酒店设立“皇军慰劳所”,囚禁被掳女性,供兽兵蹂躏。忠贞烈女跳楼自杀者,日有数起。同时,日寇还强征年龄在18岁至25岁的年轻女子,编为营妓队,随军“慰劳”寇兵。广州及其附近沦陷区的年轻女性,均被拘禁在白云山和石牌一带,听候编遣,惨遭殴打和侮辱。此外,外侨亲见日寇暴行,不知几起。珠江船户妻女被凌辱者众多,违抗之人均被推入江中溺毙,致使海珠堤畔浮尸累累。日寇沿路设卡,随意调戏妇女,迫其裸奔检查,横加凌辱,时时发生。出入广大路浴室的日寇,往往赤身裸体,出逛门外,追逐妇女,猖獗之状,怵目惊心。负责“治安会”的“地方耆绅”,竟然相信日寇所谓“维持治安”的谬论,呈文日寇司令部告发寇兵兽行,结果却得到“玩玩女人算什么,你们忍耐一点就罢了”的无耻答复。此兽兵兽行,可恶至极,其彰彰恶行,人神共愤!

乌烟瘴气烟赌毒 魍魉充斥五羊城

    毒化广州是日寇强占五羊城后的又一暴行。在日寇的扶持下,汉奸地痞开设的烟馆遍地开花,长寿路一带,竟成了烟林。赌馆也几乎无街无巷不是,番摊、字花、斗牛、牌九、摇骰等等,无一不备。最为可恨者,也是生意最为兴隆者,居然是烟赌并存的所谓“大档”。凡吸食烟毒及赌博者,日寇都发给通行证,自由通行。伪维持会眼红烟赌毒馆的红火,下令全市所有烟赌毒馆每月捐饷3万余元。各烟赌毒馆老板均有日寇撑腰,不予理睬。伪维持会束手无策,只得将捐饷减至每月3000元,由原赌商联合组织公司承包。沦陷不到一年的广州竟变成了乌烟瘴气、丑态百出的毒窟了!

    沦陷后的广州,还充斥着魑魅魍魉。市内日伪军多集中在珠江南岸,如大基头洪德一、二、三、四巷一带的伍家祠、凤凰岗、内港等地。伍家祠被改为高射炮阵地,日寇利用祠中树木掩护以保护其窟穴。日寇控制的广州市区,设有6个检查站,为西濠口、黄沙过海站、海珠、南头及北头、第八甫口、西门口,过往行人须受严格检查。同安公司码头早被查封,成为日寇军用总码头。往日横渡珠江的如织小艇,亦被绝对禁止。如有不知情而过河者,一律射杀。入夜8点,市内即不准通行,日寇彻夜巡逻戒严。后来,日寇又在广州发行军用票,1元军用票兑换国币5元,强迫人民使用,违者论斩。

    伪维持会是由日寇收买汉奸而组成,之后成立了伪警察署,一点也限制不了日寇的横行霸道。这些伪警,衣履不全,仅配木棍,观瞻上已觉不伦不类,他们过去都是一些地痞流氓,其匪气未减,且与汉奸匪徒有互通声气之便利。在他们的管辖范围内,商民们如在刀山,无日不被勒索剥夺,白昼抢劫更是平常之事。日寇侵入广州后,还协同汉奸窃据市内学校旧址,遍设日语学校,实施奴化教育。

    广州沦陷期间,成千上万的无辜同胞痛苦而焦灼地挣扎在日寇魔掌之中。他们中有的人或反抗而死,或加入游击队,或无声死去,更多的人则是时刻期盼着祖国抗战的最终胜利,渴望着把他们从黑暗魔窟中早日拯救出来。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供稿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5年9月18日 总第2814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