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同仇敌忾 团结御侮

——两组民国时期的抗日救国大挂图

作者:◎ 杨红卫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5-08-21 星期五

《抗日救国大挂图》系列(部分)

《日本武力侵略中国国耻挂图》系列(部分)

    在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两组抗日救国大挂图入藏太原市档案馆。审视着这两组色彩依旧的挂图,仿佛回到了抗战岁月;辨识着挂图上仍然清晰的字迹,仿佛耳边又响起当年青年学生们抗日爱国的声声呐喊。这两组款式相近的挂图,印制于哪一时期?在波澜壮阔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又曾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这些印刷精美的挂图虽然看起来有些相似,但其实是两组,一组是《日本武力侵略中国国耻挂图》,另外一组是《抗日救国大挂图》。两组挂图大小相仿、版式相近、色彩鲜艳,都是在抗日战争期间由国民政府文化教育社编印的。不过,因为这两组挂图印刷的时间不同,所以挂图内容的侧重点也不相同。

    《日本武力侵略中国国耻挂图》印制于1936年。那时,抗日战争还未全面爆发,但民族危机已十分尖锐。自九一八事变后,日寇的侵略野心更加无法遏制,一步步深入中国腹地,接连制造了一·二八事变、绥远事件、华北事变等。虽然,当时国民政府还在实行“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但迫于日军的步步紧逼和民众日益高涨的爱国热情,也相应进行了一些抗日宣传。

    早在1931年,国民政府就通过了《对日寇侵略暴行之决议案》,并指出:“横暴之日本……以继续不断之暴行,破坏我国家之完整,国难之深,于此为极。”第二年国民政府还通过《关于党义教育案》,其中规定:“如历史地理之书籍,应渗入民族独立之精神,如日本为我国不共戴天之深仇,应卧薪尝胆以雪耻。”1936年,国民政府教育部成立了特种教育委员会,着重宣传抗日,如:绘制军事挂图、国耻地图、战事地图、各种侵略图表、壁画摄影等。当时的国民政府文化教育社原本是印刷大中小学生课本的,按照国民政府教育部的规定,印制了这组挂图,挂图以日军武力侵略中国的历史为背景,从日本蓄意侵略、日俄战争爆发、日本侵占青岛、强迫签订“二十一条”、淞沪抗战等方面记录和揭示了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的野蛮行径。

    第二组挂图名为《抗日救国大挂图》,印制于1937年至1938年初,共有八幅。在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国民政府在全民抗战高潮中,看到了人民力量的强大,同时也希望运用人民的力量进行抗战。但是,国民政府既想发动群众,又怕群众运动蓬勃发展。在这样的背景下,第二组挂图应运而生。

    据说,在确定第二组挂图的设计方案时,还曾发生过激烈的争论,最终一位年轻编辑的方案获得了编委会的一致赞同。在讨论方案的会议上,这位年轻编辑认为,全面抗战刚刚开始,最重要的是让全国的学生和民众“认清日本是我们唯一的敌人”。他对大家说:“对华侵略是日帝国主义者唯一的传统政策,自清季迄今日本向我国之种种侵略层出不穷,所以我们要认清日本是我们唯一的敌人。”故第一幅挂图的主题则为“认清仇敌”。第二幅挂图的主题为“铲除汉奸”,是因为在日本侵华的过程中,少数汉奸为虎作伥,为日寇带路、窃取情报、杀害国人,其危害甚大,抗战初期国土极速沦丧也与汉奸卖国有关。其余挂图则分别以长期抵抗、团结御侮、促醒同胞、收复失地等为主题,正符合中国全面抗战初期的形势。遗憾的是现保存的第二组挂图缺失了第四幅和第六幅。

    抗战时期,这两组宣传挂图在号召民众抗日、团结御侮中起到积极作用。

    太原市档案馆提供档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5年8月21日 总第2802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