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藏匿于白塔天盘内的日军暴行控诉书

作者:特邀撰稿人 鹿 璐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5-07-31 星期五

    

罗德俊写于1937年11月5日控诉日军暴行的手稿 

1937年8月,日军马队进入北平。

    北京阜成门内的妙应寺白塔如同一个巨大的宝葫芦矗立在密集的民居之间,它是我国现存最早最大的一座藏式佛塔。该寺始建于元朝,初名“大圣寿万安寺”,明朝时改称“妙应寺”沿用至今,但百姓们更习惯叫其为“白塔寺”。妙应寺内的白塔见证了北京的历史变迁。然而谁也不会想到,在妙应寺白塔天盘的缝隙里竟然藏有一份对侵华日军暴行的控诉书。

    这份控诉日军暴行手稿的发现还要从1976年唐山大地震说起。那年的大地震波及北京,致使妙应寺的白塔宝顶向东北方向倾斜,“十三天”部分崩塌严重,塔身的白灰层大面积脱落。为了保护这一文物,从1978年7月开始,国家投入大量经费对妙应寺白塔进行全面修缮。在修缮过程中,一名文物工作人员意外发现白塔的天盘内有一条夹缝,里面有“异物”。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取出“异物”,展开一看才知道这不是简单的“异物”,而是一份写于民国时期的手稿。这份手稿约有A4纸大小,纸张因年代久远有些发黄,但其上面的字迹仍清晰可辨。

    手稿是由毛笔写就,细细读来纸上的内容,所有人都震惊了,只见上面写道:“今年重修此塔,适值中日战争。六月廿九日(8月5日),日军即占领北京,从此战争风云弥满全国,飞机大炮到处轰炸,生灵涂炭,莫此为甚。枪杀奸掠,无所不至,兵民死难者不可胜计。数月之中,而日本竟占领华北数省,现战事仍在激烈之中,战事何时终了尚不能预料,国家兴亡,难以断定。登古塔追古忆今,而生感焉,略述数语,以告后人,作为永久纪念。民国廿六年十月初三日(1937年11月5日),罗德俊。”原来这份手稿记录了1937年日军侵占北平,并在北平犯下滔天罪行的事实。从手稿上略显潦草的字迹不难推测出,罗德俊当时是在怎样紧迫的情况下,满带愤懑之情而写下的。

    1937年8月5日,是北平陷入黑暗的开始。这一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发动卢沟桥事变,并准备从卢沟桥进攻北平城,在卢沟桥的中国守军与日军进行了殊死搏斗,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然而即便如此,也无法抵挡日军疯狂地进攻。28日凌晨,日军从北平城南北两个方向分别向二十九军发动了全面进攻。二十九军副军长佟麟阁、师长赵登禹壮烈殉国。军长宋哲元决定留下张自忠代理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和北平市市长等职,并要其与敌周旋,自己和二十九军主力撤离北平。此时,北平城内仅留下了二十九军的独立二十七旅和独立三十九旅。7月31日,驻北苑的独立三十九旅被日军缴械。8月1日,独立二十七旅面对如此危急的形势,在战既不能,降又不可的情况下决定突围出去,赴察哈尔继续抗战,至此,二十九军经过一个月的浴血奋战后全部撤离北平。8月5日,张自忠辞去一切代理职务。

    8月8日,日军北平入城司令发布入城布告,宣告北平正式被日军“接管”。接着他们骑着马趾高气扬地开进北平城,从此北平人民开始了长达八年被奴役的苦难生活。冰心曾在《回忆七七》中写道:“北平死去了,我至爱苦恋的北平,在不挣扎不抵抗之后,继续呻吟了几声,便恹恹地死去了……一个女神王后般美丽庄严的城市,在蹂躏侮辱之下,恹然地死去了。”北平沦陷后,日军的铁骑一路南下,而当时的国民政府仍抱着“和平解决”的幻想,这更加助长了日军侵华的嚣张气焰。随后,日军又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占领了我国华北、华中及华南的大部分地区,整个中国饱受战争的摧残。

    据史料记载,在1937年北平市政府曾对妙应寺白塔进行过一次修缮,因此可以断定这份揭露日军暴行的控诉书就是在工程完竣之际被放入的。罗德俊在日军占领北平期间,目睹了他们犯下的“枪杀奸掠”等暴行,作为一名中国人,他为自己的祖国惨遭蹂躏而悲痛万分,于是怀着一腔悲愤写下对日军暴行的控诉。罗德俊写下这份手稿后,借机藏在白塔塔顶天盘的缝隙中,以确保这份控诉书的安全。罗德俊不知道自己能否活到抗战胜利的那一天,但是他要将日本侵华的罪证记录下来,希望等到未来的某一天,妙应寺白塔中的控诉书能够被发现,并让后人通过这份控诉书来了解那段真实的历史。

    78年后,我们读着这份控诉书,仿佛看到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罗德俊所目睹的日军对中国人民的种种暴行。在那时,他写下这份控诉书是何等的勇气!它不仅是罗德俊的心声,也是当时北平千千万万普通百姓的心声。

    历史是不容篡改的。现在,罗德俊记录的日军侵华罪证被发现并公布,正是对日本右翼势力歪曲侵华历史的有力回击。

    北京市档案馆提供档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5年7月31日 总第2793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李任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