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古城蒙难:日寇在镇江的暴行

作者:许海芸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5-07-17 星期五

    江苏镇江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文化古城,它位于经济富庶、人文荟萃的江南之地。民国时期,由于镇江地理交通位置优越,商贸繁盛,便成为江苏省省会。然而,随着日寇侵略铁蹄的踏入,这里的繁华被彻底打破,整个城市和古城人民都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1937年10月,日军首先从空中入侵镇江城区。10月13日下午,6架日机闯入镇江上空,炸毁了江边一带的民宅建筑,大华饭店被炸,死伤平民10余人。次日上午,又有5架日机空袭镇江西火车站,车站机车库房被毁,6名工人遇难。11月22日,12架日机空袭镇江,米仓巷要塞司令部、二马路口美孚火油公司、华清池浴室等均遭炸毁,无辜市民死伤多人。此后数日,镇江城几乎每天都会遭到日机的轰炸。人们白天不敢生火做饭,晚上不敢开灯点蜡。从11月27日至28日,日机在镇江投弹140余枚,义渡码头、托板桥、日新街、黄山下的镇江中学、鼓楼岗的镇江师范、杨家门的穆源小学和沿江一带均遭猛烈轰炸,大批建筑被炸毁,街上到处是断壁残垣。在牌湾一水塘周围有60多人避难,但他们被一枚杀伤力极大的开花弹全部炸死,塘中的水顿时被染红。停泊在新西门桥至中山桥一带的100多艘民船被炸,遇难船民的尸体遍布两岸与河中,其状惨不忍睹。郊区的官塘桥、吕家湾等处也未能幸免。两天之内镇江城被炸死的平民不下740余人,伤者更是难以计算。

    然而古城的灾难才刚刚开始。1937年12月8日,日军进城,他们穷凶极恶,烧杀淫掠,镇江变成了人间地狱。

    12月8日下午,日军第13师团天谷(部队长天谷直次郎少将,在南京大屠杀时任日本南京守备司令官)、安达两部队,从南门进入镇江城,开始了灭绝人性的屠城。日寇入城后,便以搜索中国军队为名,到处烧杀。东门外的36标原为中国军队驻地,日军把当地居民百余人监禁在一室内,然后放火焚烧,未烧死挣扎出来的人全部被日军砍死。宝盖山东侧有一防空洞,洞内躲了大批居民,日军为防有中国军队藏匿其中,竟用机枪向洞里扫射,死者不下300人。节孝祠巷旁的火星庙是美国牧师办的难民收容所,日军不顾国际公约,将此外的200余名难民悉数杀死。在毫无人性的日寇面前,不管是防空洞,还是难民收容所,都变成了无辜民众的墓穴。在城区各处的平民也难逃日寇魔爪,据张怿伯《镇江沦陷记》载:余福里内有看弄堂人4名,日军来冲门时跑去开门,随后4人全部被打死;某居民自后屋捡得一妇女照片,准备取火焚烧,恰巧被一日军看见,日军指着照片上的女子叫他交人,交不出便被一枪毙命;某救济院看门人,见日军进来,走向地下室躲避,被他们看见后便是一枪……在日军看来,肆意屠杀中国民众是一件很随便的事。短短数日间,镇江城的街头巷尾遍布被日寇杀害的男女老幼的尸体。据镇江红卍字会一掩埋队长杨佛生说,经他们掩埋的尸体近1400人。广东山庄、阳彭山和宝盖路小学对面的一块大空地,都埋了大量尸体,特别是宝盖路小学处的埋尸地,因尸层厚、掩埋浅,长期散发着令人掩鼻的尸腐恶臭,过路者无不暗自悲愤。抗战胜利后,据镇江商会周道谦和人文征辑委员会唐邦治的调查,镇江被日军屠杀者在万人以上。

    日寇自进入镇江后,接连十多天到处放火。“敌在南郊损失较大,故该处焚烧最甚,黄山中学,招隐、竹林及鹤林等寺,均付之一炬。进城部队,手榴弹左右乱掷,城内外火头数十处,日则浓烟万丈,夜则火光烛天。虽弘仁医院、浸会堂、面粉厂、蚕桑改良会及怡和山住宅,亦未幸免。”“火灾最烈区域,首为山巷,次为江边东西坞街、旧英租界、大西路(即旧西门大街)南门大街,断壁残垣,满目凄凉,难民回镇,不但不知家门何在,且不辨路径东西。”当时镇江城区有36个镇,仅太和、黄华和铁路三镇逃过一劫,其余33个镇无一幸免。商业繁华区如城里的南门大街、大市口、五条街,城外的西门大街、东坞街、西坞街、中华路等处,大火多日不熄。据不完全统计,全城被焚毁的房屋在1.2万间以上。

    “烧杀之外,其最普遍者,即为劫掠。”不论是达官显贵的宅院府邸,还是寻常百姓的灰泥房、茅草屋,皆不能幸免。普通人家物件有限,来搜劫的日军却无穷,前批刚走,后批又接踵而至。最多的时候,一户人家一天会被搜劫10余次。除百姓家被搜劫外,各银行钱庄、店铺货栈也遭到了日军的洗劫。镇江各银行钱庄抵押仓库的各种物资价值6000万元,半数被焚,半数被掠。煤铁业各家存煤共5万吨,被日军夺走。江广业(油麻糖香、南北杂货业的统称)各糖行货栈存糖不下3万余担,被日军掠焚;另有芝麻30万斤,金针菜10余万斤,食油80余万斤,粮食业代收而未及运出的小麦百余万包,本帮所存米粮百余万担,均成了日军的战利品。据统计,全城公私财产损失达1亿元。

    日军杀害无辜民众是残暴的反人类行为,而奸淫虐杀妇女更是兽性的体现。自入城的第二日起,日军便每天从早到晚,成群结队,携带枪、斧、刺刀等武器,任意穿房入室搜寻妇女,一旦发现女性,不管是白发老妪还是尚未成年的幼女,皆如饿虎扑羊一般,淫虐残忍之极。城中草巷4号一戴姓妇女在家被日军轮奸后,又被放火烧屋,全家9口人含恨投井而死。贺家弄21号薛生泉的两个女儿,多次被日军轮奸,怒喝柴油自杀,痛苦得满地乱滚,但仍有日军来奸淫,其母无奈,只得将二女勒死。镇江城遍地赤身女尸,都是日军奸后杀死的,有的头被砍去,有的被剖了腹,其惨难以名状。

    佛门本是清净之地,但也难逃“兽军”暴行。1937年12月10日,日军来到焦山古寺,他们用汽油烧死6人,斩首12人,将山上所藏字画掠取一空,甚至在佛堂内轮奸山上仅有的几名住家妇女。随后日寇又在法堂放火,将方丈楼、石肯堂、库房等处烧毁。

    在日寇的铁蹄下,“十余万人的镇江,全城家家户户弄得无家不破,无室不空,毁坏财物,不计其数,杀戮生命,无从统计”。

    死者长已矣,生者当深醒。如今的镇江,早已从烟火弥漫、血雨腥风中走出,但当年所受到的伤害,古城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供稿

    

被日军轰炸后的镇江街头

    

日军占领下的镇江大市口

    

断壁残垣的镇江街头

    

孙俍工《沦陷区惨状记》中关于镇江沦陷时民众惨况的记录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提供档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5年7月17日 总第2787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李任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