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对日本“关东军第731部队”的再解析

作者:杨来青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5-07-17 星期五

    日本“关东军第731部队”是一支臭名昭著的细菌战部队。该部队在中国从事细菌战研究和人体试验,生产并多次在实战中使用细菌武器,屠杀中国和苏联军民以及盟军战俘,犯下令人发指的滔天罪行。

    但是,由于日本刻意掩盖其发动细菌战的丑恶历史,大量焚毁相关档案,“关东军第731部队”历史研究工作遇到史料匮乏等诸多困难。迄今为止,该部队的部分基本史实尚未完全为人所知。近期,笔者查阅了日本亚洲史料中心的档案,发现了一些有助于破解“关东军第731部队”基本史实谜团的第一手史料,从而进一步深化了对该部队历史的认识。

    研究这一问题首先需要说明,我们习惯说的“关东军第731部队”,是20世纪30年代日本在中国东北组建的一支人体细菌战部队的统称。这支部队的前身是关东军防疫部,该部队组建时,日军尚未给部队编制“通称号”,也就是说,此时该部队没有使用“满洲第731部队”番号。为方便叙述,本文将关东军防疫部和关东军防疫给水部统称为“关东军第731部队”,而将使用通称号的关东军防疫给水部本部称为“满洲第731部队”。

    “关东军第731部队”组建日期:1936年5月30日

    “关东军第731部队”组建于何时,目前有不同的说法。

    日本七三一研究会在《细菌战部队》中记载:“1936年(昭和十一年)8月,加茂部队奉裕仁天皇军令(陆甲第七号),正式编为关东军防疫部,在哈尔滨南24公里的平房地区开始筹建新的部队设施。”国内学者依据“满洲第731部队”的纪念合影《满洲第731部队高等官团——昭和十八年六月二十五日第八个创设纪念日》,将该部队创设日认定为1936年6月25日。

    近日,笔者发现了有关组建关东军防疫部的命令。1936年4月13日,日本陆军参谋本部制定《满洲派遣部队一部之编成及编制改正要领(决定案)》;5月30日,以“军令陆甲第七号”发布《满洲派遣部队一部之编成及编制改正要领细则》。命令宣布,组建关东军防疫部和军马防疫部两支细菌战部队。

    确定一支部队的组建时间,一般以部队组建命令发布为依据。因此,笔者认为,“关东军第731部队”的组建日期应定于1936年5月30日。

    据日本关东军司令部报告,关东军防疫部人员大部于1936年8月5日、余部于12月5日编成完竣。也就是说,关东军防疫部的主体,在8月5日完成建制。因此,8月应为该部队组建的时间。

    “满洲第731部队”是哪支部队的通称号:关东军防疫给水部本部

    一直以来,一些人习惯于用“关东军第731部队”泛指日军在华细菌战部队,甚至有人误把另一支细菌战部队——关东军军马防疫部及在华北、华中、华南日军的细菌战部队当成“关东军第731部队”所属部队。其实,“满洲第731部队”仅仅是关东军防疫给水部本部的通称号。

    1940年7月10日,日本陆军参谋本部发布“军令陆甲第14号”和“军令陆甲第15号”,宣布满洲驻屯陆军部队编制及细则,其中包含关东军防疫部编成改正等内容。据此,关东军防疫部改组为关东军防疫给水部。8月1日,关东军防疫部改用“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名称;8月22日,编成改正事宜完成。该部队承担细菌战研究和细菌武器研制生产、作战部队防疫和给水、防疫教育等任务,本部设于哈尔滨,内设总务部、第一部、第二部、第三部、第四部、资材部、教育部(练成队)、诊疗部;支部设于牡丹江、孙吴、林口、大连、海拉尔,后在大连设出张所。

    按照日本陆军编制的《部队通称号索引表(1952年3月改订)》,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各部的番号详见表1。

    从此表可以看出,“满洲第731部队”只是关东军防疫给水部本部的平时通称号,而关东军防疫给水部的平时通称号为“满洲第659部队”。因此,从严格意义上讲,“满洲第659部队”才是包括这支细菌战部队全部部队的通称号。

    “满洲第731部队”通称号启用时间:1940年11月

    日本部队的通称号分为平时通称号和战时通称号,以隐匿部队的隶属关系、兵力等。其中,战时通称号主要在战时用于对外联系。

    关东军防疫部成立之初,尚未使用通称号,该部队曾以石井四郎的姓氏为代称,称为“石井部队”。这与日军用部队长官的姓氏命名部队的惯用做法是一致的。1939年下半年后,这一称呼发生变化,该部队开始使用“加茂部队”的代称。据称,石井四郎的家乡是日本加茂,故该部队以“加茂部队”为代称;此外,该部队还曾使用“奈良部队”“东乡部队”等代称。

    1940年9月10日,日本陆军发布《昭和十六年度陆军动员计划令细则》,规定以兵团文字符编制部队通称号。同年11月14日,日本关东军发布《在满诸部队通称号规定》,兵团文字符统用“满洲”。由此可知,“满洲第731部队”及其他相关细菌战部队通称号的使用时间,不会早于1940年11月。

    “关东军第731部队”的人员编制:从70名扩张到3433名

    当前,许多研究成果将抗战结束前“关东军第731部队”的人数概称为3000余人。但从档案记载情况看,此时该部队在编人数应略多于此数。

    1936年5月30日,日本陆军参谋本部给关东军防疫部规定的人员编制为70名。其中:一等军医正1名,任部长;二、三等军医正和一、二、三等军医29名,任部员;三等药剂正和一、二、三等药剂官5名,任部员;另有主计1名、计手2名、看护长10名、磨工长2名、技手20名。此外,还规定该部队可使用佣人的员额为100名,并允许该部队增加其他人员。

    1940年组建关东军防疫给水部时,该部队的人员编制已急剧增长。据《关东军编制人员表(满洲):昭和十五年七月至二十年》记述,1940年和1944年该部队的人员编制情况详见表2。

    但据战后编制的《参考:通称号表(昭和)》记载,关东军防疫给水部编制2611名。石井四郎署名的另一份战后文件对苏日开战前该部队的配置状况做了如下记述。本部:哈尔滨,石井四郎中将以下约1300名;支部:海拉尔,加藤恒则少佐以下约165名;牡丹江,尾上正男少佐以下约200名;孙吴,西俊英以下约136名;林口,榊原秀夫以下约224名;大连,安东洪次技师以下约250名。按照这份文件,该部队此时人员总数约为2275名。由于不清楚以上统计的具体范围,尚无法对该数据做进一步的解析。

    口述史料对档案记述内容的印证

    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4年出版的《1949:伯力大审判——侵华日军使用细菌武器庭审实录》,收录了《梶冢隆二受审记录摘录(1)》,其中涉及“关东军第731部队”组建、称呼等情况,印证了上述研究成果。

    梶冢隆二1934年至1936年曾任日本陆军省卫生署课长,参与了“关东军第731部队”筹建事务;1939年起,担任关东军医务处长,直接领导和管理“关东军第731部队”。面对军事法庭的审判,他供述的内容在总体上是非常慎重的,不会出现严重的史实失实问题。

    梶冢隆二在1949年10月23日供称,“第七三一部队是奉日本天皇裕仁1936年敕令建立的”,“1941年前,这部队还没有正式番号,只是称呼为‘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同时又叫做石井部队,因为日军中各个部队通常是按该部队长官姓氏来称呼的”,“1941年,关东军总司令下令全军所有各部队及机关都采用番号时,于是这支部队就开始命名为第七三一部队”。24日,梶冢隆二又称:“此外,根据天皇裕仁1940年颁发的一道或两道密令,又于同年下半年在海拉尔城、孙吴城、海林站及林口站,成立了第七三一部队的四个支队,……每一支队员额达300人。”

    由此可见,庭审记录与档案记述史实大体一致。至于在一些部队名称、时间等具体细节上出现偏差,或缘于其记忆不准确,或缘于语言障碍,均系口述史料常见的问题,并不影响对基本史实的判断。

    随着更多史料特别是档案史料的面世,“关东军第731部队”的历史将更加完整、准确地呈现于世人。在档案铁证面前,日本右翼势力竭力掩盖日军在华细菌战历史的图谋是不会得逞的。

    注:本文所用档案均出自日本国立公文书馆日本亚洲史料中心,档案保存机构为日本防务省防卫研究所。

    

《满洲派遣部队一部之编成及编制改正要领(决定案)》的封面

    

1936年8月8日,日本陆军省关于关东军防疫部编成完结的奏文。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5年7月17日 总第2787期 第一版

 
 
责任编辑:李任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