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星梦缘定紫金山

——紫金山天文台选址风波

作者:◎ 陈江涛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5-07-10 星期五

选 址

几番波折终定紫金山

    高鲁建台未果,夙愿未了,为终成此事,他向中央研究院举荐了时任厦门大学天文系主任的余青松。是年,怀揣报国之心的余青松刚刚留学回国,虽未有建树,但其在求学期间已是名声大振。在美国匹兹堡大学攻读天文学时,他出色地完成了硕士论文,在美国天文学界初露头角。后来,他在里克天文台从事恒星光谱研究工作,获得天文学奖学金。余青松以他精深扎实的基础和踏实苦干的精神,使当时的恒星光谱研究工作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他创造的光谱分类法被纳入国外天文学教科书之中。1926年,他完成了这方面内容的博士论文,获博士学位。

    1929年7月,余青松到南京任天文研究所所长,接过了高鲁建台的重担。正当他积极准备按高鲁所定的蓝图在紫金山第一峰建台时,8月28日,总理陵园管理委员会突然提出(因紫金山属于总理陵园管委会管辖),原定的登第一峰的长约10里的盘山路必须重新在紫金山北麓选线。理由是若在南麓破土动工,势必会露出黄土颜色,整个南麓的风景就会被破坏。而南麓为国父陵寝之所在,不仅为国人瞩目,更为国际观瞻所系。同时,陵园方面还称,因近年来陵园的经费紧张,所以原来答应高鲁赞助天文台一半筑路费用的承诺已无力兑现。种种变故对于正在全情投入到建台工作中的余青松而言,无疑是沉重的打击。

1929年7月18日夜,余青松关于天文台选址一事致杨杏佛的信。

    余青松亲自考察过紫金山第一峰山北的地形,他发现这里的地形很复杂,修路工程将十分浩大,不仅是长距离盘山,而且要经过许多涧沟,要架设若干桥梁。此外,在山北筑路还不能通达紫霞洞泉水,将来天文台用水就会成问题。于是,余青松决定放弃第一峰,而将天文台建在第三峰,也就是天堡峰。

    未料,此时国民政府突然颁布“令中央研究院一切建筑集中城内清凉山”的计划,这让余青松措手不及。

    无奈之下,余青松又开始在清凉山进行实地勘测,但清凉山根本不具备建台的条件。于是,余青松多次向中央研究院汇报,向各方请求。他在1929年7月18日夜写给时任中央研究院总干事长杨杏佛的信中,将紫金山与清凉山作为建台地址的优劣情况进行了比较:清凉山“恐将来南京繁盛,工厂林立,煤烟蔽天,而灯光灿烂”,此乃“观察之障碍耳”;紫金山“高而清静,无市光及工厂烟突之弊”,“俱观察上要点”。文中还称,虽然紫金山第三峰天堡峰作为天文台的选址也是有其缺点的,比如其山巅面积较小、交通不便、食水难以供给,但是此情况可以修正,即将山顶削平十尺,再行铺设道路。

    杨杏佛知悉此情之后,向中央研究院院长蔡元培进行了汇报。蔡元培批示“当详细研究,以后进行,随时商榷”后,又命余青松赴京面谈多次,难以抉择,最终差杨杏佛赴南京实地查看。

    1929年9月20日,杨杏佛奔赴南京,亲临紫金山察看实情。在天堡峰顶的太平军天堡城要塞遗址上,杨杏佛头戴巴拿马草帽,手搭凉篷,用深沉的目光审视着这座“其上冢累累,其下藏碧血”的自古兵家必争之地,他见这里山顶面积宽敞,风景如画,距市区又近,如筑公路则坡度较平缓,最重要的是,根据勘测此处具备天文观测条件。他不由点头称赞道:“这里的建台条件果然要比清凉山强得多。”

    之后,杨杏佛亲自向中央研究院各常委面陈天文台的特殊情况,幸蒙各委员谅解,最终确定紫金山第三峰天堡峰为台址。

    此后的5年里,余青松克服了经费短缺、自然条件恶劣,以及九一八事变影响等种种不利因素,艰苦施工,于1934年夏,基本完成国立第一天文台的建设。当年,国民政府要员林森、蔡元培、于右任、戴季陶等纷纷为紫金山天文台题词。

    1934年9月1日,紫金山天文台正式落成。从此,在南京紫金山第三峰上就有了第一座由中国人自己建立的现代天文台。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提供档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5年6月26日 总第2778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