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晚清最大的文字狱——苏报案(下)

作者:◎ 哈恩忠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5-07-03 星期五

欲加之罪 何患无辞

    从章太炎、邹容被捕之日起,清政府就与租界工部局交涉引渡问题,欲借此事兴大狱镇压革命,上海、南京、武汉、北京之间文电交驰。7月31日,记者沈荩因为披露中俄密约的内幕消息,在北京被活活杖毙,社会哗然。加之列强对苏报案各有意见,英国首相甚至向驻华公使直接发出“现在苏报馆之人,不能交与华官审判”的训令。清政府引渡苏报案犯最终未能实现。

上海县令汪瑶庭抄报的苏报案最终审理结果

    苏报案由上海租界会审公廨审理。会审公廨是清政府在租界设立的一个基层法庭,实际上由于外国在这里享有治外法权,清政府无权干涉。章太炎曾对此冷嘲热讽:“噫嘻!彼自称为中国政府,以中国政府控告罪人,不在他国法院,而在己所管辖最小之新衙门,真千古笑柄矣。”

    7月15日,上海租界会审公廨第一次会审苏报案。原告清政府的律师是古柏、哈华托,被告章太炎、邹容等人的律师是博易、琼司。先是古柏宣读《控告〈苏报〉条款》,控告苏报馆、章太炎、邹容等“大逆不道,煽惑乱党,谋为不轨”,并从1903年6月以来《苏报》发表的言论中罗织罪名。在信奉绝对权力的清政府眼中,任何的批评声音都是大逆不道的,更何况是《苏报》那样激烈的革命言论。上海道袁树勋甚至伏兵阴谋将章太炎、邹容等人劫走。

    7月21日午后,会审公廨第二次会审苏报案。清政府律师以“另有交涉”为由要求改期,遭被告律师博易反对,他说,“现在原告究系何人?其为政府耶?抑江苏巡抚耶?上海道台耶?本律师无从知悉”,逼使对方承认原告方即是清政府。博易冷笑说:“以堂堂中国政府乃讼私人于属下之低级法庭,而受裁判乎?”对方无言以答。

    12月3日,苏报案第三次开庭,会审公廨成立了“额外公堂”,由租界方面与上海县令会同审理。12月4日、5日,双方律师就章太炎等人是否有罪的问题,继续展开激烈的辩论。

    12月7日,代表清政府参加会审的上海县令汪瑶庭单方面拟定的判决为:章、邹“永远监禁”,但此结果受到英国副领事的抵触。

    12月24日,汪瑶庭单方面在会审公廨“额外公堂”宣布:章太炎、邹容“故意污蔑今上,排诋政府,大逆不道,欲使国民仇视今上,痛恨政府,心怀叵测,谋为不轨”,应予“永远监禁”。公使团对此持有异议,这个判决未能生效。为此,双方僵持了两三个月。

    1904年2月,公使团方面表示,如果再不结案,就要将在押的犯人释放。5月21日,会审公廨“额外公堂”终于作出判决。据上海县令汪瑶庭抄报的判决书:“……至邹容作《革命军》一书,章炳麟作《旭书》并作《〈革命军〉序》,又有《驳康有为》一书,言语纰缪,形同悖逆,彼二人者同恶相济,罪不容恕,议定邹容监禁二年,章炳麟监禁三年,罚作苦工,以示炯戒,限满释放,驱逐出境。此判。”至此,苏报案审理结束。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至今保存着租界工部局关于苏报案的会议记录、会审记录,即如前述上海县令汪瑶庭抄报的判决书。苏报案影响深远,孙中山后来这样评论:“此案涉及清帝个人,为朝廷与人民聚讼之始,清朝以来所未有也。清廷虽讼胜,而章、邹不过仅得囚禁两年而已。于是民气为之大壮。”

    1905年2月,邹容在狱中病倒,就在会审公廨同意保释出狱的前一天,在服用了工部局医院的药后,于4月3日凌晨去世。章太炎在1906年6月29日出狱当天就登上赴日本的轮船。政治迫害不但未能禁止革命思想的传播,反而激起人民群众更大的愤怒。苏报案发生后,革命党人将《革命军》和《驳康有为论革命书》放在一起,取名《章邹合刊》,各地竞相翻印,进一步扩大了革命思想的影响。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提供档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5年6月26日 总第2778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