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1940年井陉特大矿难真相(下)

作者:陈江涛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5-06-26 星期五

灾难现场 惨绝人寰

    1940年3月22日,井陉煤矿新井(井陉一矿)北大巷传来的一声巨响,惊动了整个矿区。“矿上瓦斯爆炸啦!”矿工家属迅速从四面八方赶到矿上营救亲人。

    瓦斯爆炸后,浓烟烈火在巨大的热浪作用下,顺着巷道四处蔓延,所到之处支棚被摧毁,就连大井口的井架天轮上的顶板也被冲飞。在井下干活的人们闻声而倒,吸气即亡。

    大工头刘海闻讯,急忙报告日军矿长,矿长听后十分震惊。他惊的不是井下上千名中国工人的生命危在旦夕,而是担心如不尽快扑灭巷道内烈火会直接影响到掠夺中国的资源。于是,他立即下令,让驻守在当地的日军、矿警一齐出动,用刺刀逼迫着矿工下井封闭了新井五段采煤西北巷巷道。

    矿工耿二虎的父亲耿老秋赶来抢救儿子,当他奔到井口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惨无人道的日本兵以冰冷刺刀相向,他拼命往里挤,却遭到日本兵的阻拦;耿老秋愤怒了,他冲上前去与日军据理力争,结果被当场刺死。

    熟悉井下情况的矿工郭计春,带领程禄禄、赵筛小、王爬尚等十几名工友前来抢救遇难同胞,见日本兵持枪封锁了大井口,停止了压风机并禁止在风井口下人。郭计春等人冒着生命危险,绕道从老井口下去,摸爬到新井采煤四段家伙房至马棚处,见死尸遍地,活人呼号,他们不顾个人安危,背的背,抬的抬,将还有口气的难友一个个地救上来。当他们在晚上10点左右救出难友王老门时,突然一股烷气(甲烷)喷出,当场熏死了不少救护者。郭计春等十几个人,凭着熟悉巷道,摸爬到依靠老井透一点微风的石门巷,保全了性命,他们一直蹲到第二天早上7点才幸得脱险。

    日本侵略者惨无人道的封井决定,致使不少挣扎着往外爬的矿工,被堵死在巷道里,活活烧死。

    这次事故发生后,井陉矿周围几十里是白幡遍地飘,哭声到处闻,悲惨之状,难以尽述。

    矿工死后,开始给一薄板棺材,后来死的人多了,就两个人一个棺材,再后来,日本兵索性将尸体往野地里一扔了事。

    据说此次瓦斯爆炸发生时,井下千余名矿工,除距井口近的200多人迅速逃出外,其余都在爆炸中和在日军的封井、停风、堵巷道中蒙难。

扑朔迷离 难寻真相

    对于此次矿难,研究地方志、矿业史、日军暴行的专家对其均有记述。

    《井陉县志大事记》记载:“1940年3月22日,日军占领的井陉煤矿发生瓦斯爆炸,120多名工人死亡、37名工人受伤。3日后,正丰矿又发生水灾,淹死工人100余人。”

    凌宇著《近代河北井陉煤矿矿难研究》,矿难总述里写道:“井陉矿1940年3月,因瓦斯爆炸,死亡357人、伤440余人。”

    井陉矿区万人坑纪念馆馆长田宏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1939年7月,暴雨成灾,正太铁路线及井陉支线被洪水冲断,煤炭大量积压,停产一个多月。铁路修复后,日本侵略者为了补回损失,更加不顾一切地滥采,致使1940年3月22日,在井陉矿新井五段西北巷发生瓦斯大爆炸。据事后统计,1000多名矿工中死伤800多人,其中357名矿工惨死在井下。侥幸逃上来的矿工,也被烧成了终身残疾。当时白幡遍地,哭声震天。”

    以上记载,事件的地点、时间都吻合,可统计之伤亡人数却相去甚远!

秘档现世 真相大白

    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社会部全宗中,笔者有幸看到了1940年4月19日,国民党中央调查统计局《关于井陉矿突然爆炸案致中央社会部》公函。

    兹有关于井陉矿突然爆炸报告一件,相应抄同原报告,函请查照参考为荷。

    此致

    中央社会部谷部长 附抄原报告乙件

    局长 朱昌骅 徐思予

    井陉矿突然爆炸(天津四月十日电)

    据报正丰井陉等煤矿公司派山本义雄为经理,查伪实业部于二月十三日发生矿字三十六号函通知正丰、井陉等五家公司内云:“各矿本中日经济合作之原则改组全办,所有各该矿一切财产依照现值估价限于三十日为止派负责人接洽,逾期不到者,则由政府酌量处置,先派山本义雄为接收总理,等语。”三月十五日,敌山本与曹汝霖会同伪井陉县长王景岳接收井陉煤矿,该矿至二十二日下午突然爆炸,原有矿工二千七百余人,死一千四百名,轻重伤五百二十九名,伪县长王景岳当被敌监视,华工头二十余人被乱拘禁,对于该矿爆炸原因正在调查中。中兴煤矿公司近又罢工,已派人员调查真象(相)云。

    从上述档案史料记载可以判断,矿难发生时,井陉矿“原有矿工二千七百余人,死一千四百名,轻重伤五百二十九名”。矿工2700余人,这与当初公开报道的“矿工全数二千人”基本一致,但死亡人数“死一千四百名”与“矿工百三十四人殒命”却大相径庭,这足以证明日军蓄意掩盖真相的罪恶行径。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提供档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5年6月19日 总第2775期 第二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