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一份没有送出的清朝国书(下)

作者:哈恩忠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5-06-26 星期五

 吴樾

[吴樾与正阳门火车站爆炸案]

    1905年9月24日,就像举行一场盛大的告别宴会一样,在拜祭完祖先之后,出洋考察大臣在亲友、同僚、社会各界人士的簇拥下,在北京正阳门火车站登车准备出发。当天铁路局预备供五大臣出访的专列一共有5节,前面两节供随员乘坐,第三节是五大臣的豪华花车,第四节是仆役所乘,最后一节装行李。突然,“轰炸之声发于前车,人声喧闹,不知所为”,这戏剧性的一幕让出洋考察五大臣中的绍英伤了右腿,端方、戴鸿慈受了轻伤,载泽在慌乱躲藏中擦破了头皮。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事情与革命党人吴樾有关。吴樾是安徽桐城人,字梦侠,后改孟侠。他的父亲是一位塾师,家境清贫。8岁丧母后,吴樾随父就读。时值戊戌变法前后,维新变法的浪潮激荡全国。“变法”在吴樾幼小的心灵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吴樾年岁稍长后,由族兄、京师大学堂总教习吴汝纶推荐,进入直隶高等学堂读书。在完成学习任务的同时,吴樾按照吴汝纶的教诲,参与创办了两江公学,并和几位同学分别担任了国文、数学、地理、历史等科目的教学任务,还和其中一位名叫金慰农的同学共同主办了《直隶白话报》,传播反清革命思想。在两江公学宿舍里,吴樾埋头书案,用心阅读鼓吹反清革命的图书报刊。当他读了《嘉定屠城记》《扬州十日记》,了解了清军入主中原时在嘉定和扬州两地所施行的令人发指的暴行后,拍案而起,发誓要推翻清政府的统治。尤其在读了邹容的《革命军》和陈天华的《猛回头》后,他更是深深地叹服邹容和陈天华的革命胆略与绝顶才华,决意以邹容、陈天华为榜样,必要时以身殉国来唤醒民众。后吴樾加入革命党组织“北方暗杀团”任支部长,并由蔡元培介绍加入光复会。

    1905年2月,湖北省反清革命团体“科学补习所”成员王汉谋刺户部侍郎铁良未成,留下遗书和手枪,投井自杀。这起刺杀未遂事件给吴樾极大的刺激。在这年春天,吴樾写就《暗杀时代》,阐明自己的革命主张,决心继续刺杀铁良。

    1905年7月16日,清政府宣布预备立宪的重要措施——派五大臣出国考察西方各国政治。吴樾认为清政府“以欲增重于汉人奴隶义务,以巩固其万世不替之皇基”,是欺骗民意,于是将刺杀目标由铁良转向出洋考察五大臣。随后他写下绝命书——《意见书》,并潜入北京,准备在正阳门火车站实施刺杀行动。

    这天天刚亮,吴樾就怀揣炸弹来到正阳门火车站,装扮成仆人的模样,混在人群中进入车站。当吴樾试图由第四节车厢进入五大臣所在的花车时,引起了卫兵的怀疑。纠缠间,吴樾怕事情败露,借火车开动之际引爆身上的炸药,试图与五大臣同归于尽。霎时间,一声巨响,烟雾弥漫,车破人散,毙伤十多人,吴樾当场牺牲,其时年仅27岁。有人说,当时吴樾怀里藏着的自制炸药,由于性能不甚稳定,当大臣们乘坐的车厢和机车挂钩时,车身突然发生了震动,因而导致炸药提前爆炸。

    刺杀事件之后,五大臣逃回府邸,推迟了出洋考察行程,连慈禧太后也惶惶不安,一面下令追查,一面传旨增派驻军昼夜巡逻,京师全城戒严。据史料记载,事后袁世凯负责侦破此案,企图将与吴樾有关的革命党人一网打尽。可在调查吴樾生前就读于袁世凯一手创办的直隶高等学堂后,他得出的结论是:“据云现在诸生并无与吴樾亲故知交……至监督以下各员,于吴樾在堂之日,未能事先察觉,实因该故犯貌似安分,并无异常盲动……知人实难,其情可原。”刺杀五大臣行动的策划极其机密,留下的线索极少,使得刺杀过程看似是吴樾的个人行为。

    吴樾刺杀五大臣事件使清政府出洋考察活动不得不延期缓行,而为这次出洋考察准备的国书也因未送出而保存下来。除了本文所提及的国书外,台北故宫博物院还保存有此行中光绪皇帝致英国和法国元首的国书。

    直到当年12月,出洋考察的事宜才又重新提上了清政府的议事日程,而且此次考察改换了部分考察大臣。考察仍然分两路进行:一路由载泽、李盛铎(顺天府丞)、尚其亨(山东布政使)等人赴英、法、比、日等国家;另一路则由戴鸿慈、端方等人前往美、德、意、奥等国。1905年12月7日,清政府官员在正阳门火车站再次登车启程,拉开了出洋考察的序幕。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提供档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5年6月19日 总第2775期 第一版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