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北京延庆:平北军民鱼水情

作者:延庆县民政局

来源:

2015-06-17 星期三

    平北大地,辽阔深沉,养育了万千优秀的中华儿女;平北的人民,淳朴刚毅,面对日寇的淫威坚强不屈;平北的抗战将士,可歌可泣,不畏强暴奋勇杀敌。但你可知道,在抗战时期,平北有这样一个英雄群体,他们没有轰轰烈烈的英雄事迹,但他们同样用亲情、鲜血、生命支持着平北的抗战事业,用实际行动谱写了一曲曲“军爱民、民拥军、军民鱼水一家亲”的壮丽诗篇。他们平凡朴素,他们默默无闻,他们不该被遗忘,就让我们一起走近他们,认识他们!

    八路军的“后勤部”“保险柜”赵顺

    “众位乡亲们,听我表一番,表一表赵顺同志,拥军拥政好模范……”,在战火纷飞的平北抗日根据地,到处传唱着这首《赵顺歌》。

    歌中的赵顺,生于1907年,海坨山东侧大庙子村侯庄子人。1939年,赵顺第一批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救国会,同时将独生儿子赵尚文送去参加八路军。

    1941年,赵尚文在攻打崇礼县狮子沟据点的战斗中牺牲。虽然遭受丧子的沉重打击,但赵顺没有熄灭拥军热情。在斗争最残酷的1942年和1943年,赵顺又先后把大女儿赵玉珍送到区里工作,把二女儿放在村里工作,把四女儿送到红石洼八路军卫生所当看护员,儿媳张秀英担任村妇救会主任。就这样,他把孩子们全都交给了八路军。

    赵顺是“后勤部”。平北抗日根据地开辟初期,生存环境恶劣,缺衣少药,赵顺主动腾出自己住的房子把伤员安置在里面,没有护士,赵顺就动员妻子、女儿护理伤员。战士们没的吃,赵顺全家就吃糠菜糊糊,把省下来的粮食留给伤病员。1941年,日本侵略军对平北根据地实行封锁,赵顺又承担起了为部队筹集军粮、做军鞋和棉衣的工作。

    赵顺是“保险柜”。每当敌情紧张时,赵顺总是一个人爬到村南悬崖绝壁上的山洞,悄悄地把重要物资、文件隐藏起来,从未有过一点闪失。

    在平北,谁也说不清赵顺担任过什么正式职务,实际上,上级也没有给他安排过任何职务,但只要是跟抗日沾边儿的事,他什么都干。

    1943年12月,赵顺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1944年12月,在平北各县拥军拥政英模代表大会上,赵顺被全体代表评为平北根据地“拥军拥政模范”。

    当代“佘太君”邓玉芬

    邓玉芬,北京市密云县石城镇张家坟村人,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先后失去丈夫和六个儿子,被誉为当代“佘太君”。

    1933年,家乡被日本侵略者侵占,邓玉芬一次又一次教育儿子:“记住,咱是中国人,到死也不能忘了祖宗!”

    1940年,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挺进军第十团进入密云西部山区开辟抗日根据地。邓玉芬先后把大儿子永全、二儿子永水、三儿子永兴送到游击队抗日,自己带领几个小儿子开荒种地,积极掩护、救治八路军伤病员,丈夫也腾出时间为八路军运军粮、背子弹、跑交通。

    1941年秋,日本侵略者对丰滦密抗日根据地发动万人大“扫荡”,实行“三光”政策和“部落”化政策,疯狂制造“无人区”。邓玉芬和乡亲们誓死不进“部落”,躲进深山和八路军一起坚持反“无人区”斗争。

    1942年春,邓玉芬在“无人区”搞春耕的丈夫任宗武与四儿子永合、五儿子永安不幸遭日军偷袭,丈夫和五儿子同时遇害,四儿子被抓走;同年秋天,大儿子永全在保卫盘山根据地的战斗中英勇牺牲。1943年夏,被抓走的四儿子永合惨死在鞍山监狱中;同年秋天,二儿子永水在战斗中负伤回家休养,因伤情恶化死在家中。

    1944年春,敌人再次进行疯狂“扫荡”。邓玉芬背着刚满7岁的儿子“小七儿”躲进一个隐蔽的山洞里。“小七儿”由于年幼饥饿,开始发烧并哭闹着要回家吃饭。日伪军又来搜山了,附近的山洞里就藏着区干部和乡亲们。她哄“小七儿”不要哭,答应他过一会儿就有吃的了。可是刚刚7岁的孩子,哪受得了疾病和饥饿的双重煎熬,还是大声地哭喊着。敌人越搜越近,邓玉芬急出了一身冷汗。情急之下她从破棉袄里扯出一团棉絮,塞进“小七儿”的嘴里,紧搂住他,堵住他的嘴。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日伪军终于下山了。这时,她焦急地摇着脸色青紫的孩子,连声呼唤着。好半天,“小七儿”才缓过气来,泪眼巴巴地望着妈妈,费劲儿地吐出几个字:“妈,饿,饿。”她多想下山找点儿吃的,救救孩子。可她不能不顾藏在附近的干部和乡亲们啊!当天晚上,连个大名都没有的“小七儿”,连病带饿,死在了妈妈的怀里。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又发动了内战。在三儿子一直下落不明的情况下,邓玉芬毅然将仅剩的六儿子永恩送到县支队参加解放战争。1948年,六儿子永恩在密云县城解放前夕壮烈牺牲。

    邓玉芬为革命献出了一切,她将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编辑:王建英)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