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云淡风轻的陶成居士

作者:胡忠良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5-01-28 星期三

    清乾隆三年(1738年)底的一天,乾隆皇帝收到了一件请示奏报。奏报者是宿迁关税务监督唐英。奏折中写道:“伏思烧造瓷器,虽系琐细工艺,必须谙练熟查,时与匠工讲究,方得全美。但默尔参峨管理窑工仅止二年,未能谙练熟悉,以致瓷器粗糙,数目减少。奴才从前在窑九载,颇知底里。今宿迁关去江西窑厂约二千二百里。实有鞭长莫及之虞,仰恳天恩,畀令奴才前往窑厂专司瓷务。得以亲身造办,庶瓷器可以全美多得。至宿迁关向系淮徐道兼管,续后淮安关兼管,并无印信衙署库地,可否仍归淮安关监管,不独驾轻就熟,且可省添铸关防设立署库之繁。”

    一个官员放着江省关税监督的肥差不干,却要跑到窑厂去干监工,的确使人莫名其妙。其实,也可以理解,因为唐英另一个身份是兼理景德镇窑务。

入宫当差 潜心修炼

    内务府造办处创办初期,除了皇帝的亲力亲为外,还与造办处拥有一批具有艺术修养且业务突出的复合型人才是分不开的。比如康熙朝宫中制造传奇人物刘源。刘源字伴阮,河南祥符人,籍隶镶红旗汉军旗。康熙(1662年-1722年)时供奉内廷,他曾设计监烧御窑瓷器,同时在制墨、木器、漆器等工艺上都有创制,他的设计在康熙年间就已被奉为圭臬,并对以后造办处制作的作品产生了很大影响。

    雍正初年,造办处步入正轨,当时兼管造办处事务的是十三阿哥怡亲王允祥。在怡亲王的主持下,造办处涌现了海望、年希尧、唐英、沈喻等一大批著名的中层管理人员。这些人都能写善画,具有一定的艺术造诣。他们还充当皇帝的艺术研究顾问,在《清宫活计档》中,笔者经常能见到某个器物设计画样不好,雍正皇帝便指名叫海望等人来画。

    今人谈及雍正、乾隆朝官窑瓷器生产,无论在数量、质量、艺术上均达到古代陶瓷史的最高峰。尤其是乾隆朝前20年,应该是乾隆官窑最辉煌的时期。其重要原因是仰仗了一位才华横溢的督陶官——唐英。

    唐英字俊公,又字叔子,自号蜗居老人、陶成居士、陶人,又号古柏。他的祖父是正白旗包衣鼓人,世居沈阳。唐英并不是个天生聪明的人,他7岁入私塾,“资性不敏”,但却勤奋好学。

    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像所有的内务府包衣子弟一样,16岁的唐英入宫当差,在养心殿做供奉,一干就是20年。在养心殿做康熙皇帝的供奉,是个辛苦差事。唐英做事认真,“服事真切承之下,车廛马足,沐雨栉风于山之左右,江之东西,远至龙沙朔漠,靡不蹒跚经历,几无一息之暇”。唐英好学的同时,因长期伴随在皇帝的身边,有便利条件,许多人都愿意接近他,“内廷故多贤士大夫,见先生之少而好学,皆折节下交,因而笔墨诗文,遂以日进,而声誉亦日以起”。

与景德镇的不解之缘

    唐英与景德镇有不解之缘。清雍正元年(1723年)八月他离开北京,充任驻景德镇窑厂的协理官,协助年希尧管理窑务。

    清乾隆元年(1736年),唐英又奉命在宿迁关任职3年。乾隆四年(1739年),他调任九江官监督兼管窑务,任职11年。乾隆十四年(1749年),他奉命移粤海关监督,任职两年。乾隆十七年(1752年),他复返九江兼管窑务,在九江任职5年。他卒于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唐英一生除供奉内廷外,便与瓷务相始终,先后榷陶20余年之久。他曾概括自己的一生“恩沐陶铸三朝重,廿载西江五色烟”。他初到景德镇督陶时,对陶瓷工艺一无所知,于是他“杜门谢交游,聚精会神,苦心竟竭力,与工匠同宴食者三年”,学“陶人”之本色,探“陶人”之天地,拜“陶人”为师,下决心钻研陶瓷工艺,终于由外行变成一位精通陶瓷工艺的行家里手。唐英著有《陶成纪事碑》,详细记载了“唐窑”仿古创新的成果。另著有《陶人心语》正集6卷、续集9卷以及《陶成示谕稿》《陶务叙略》等,至今仍是研究陶瓷史的重要文献资料。

    唐英既是景德镇御窑厂的领导者、组织者,又能写善画,且还是精通陶瓷工艺的专家,得天时、地利、人和,故对陶瓷事业贡献颇多。从雍正六年(1728年)至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他在景德镇御窑厂“监造国器”,其作品也因唐英督陶而得名“唐窑”,其成就辉煌,仿古超古,创新多彩,为世所称道。

    唐英在瓷器烧造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同时在瓷器颜色釉方面的仿古创新的贡献十分突出。他能够在一个固定地区、窑厂,既仿前朝的佳器,也仿全国各大名窑,甚至东、西洋的瓷器名作,同时还创新烧出诸多色釉。由于所制为宫廷御用之器,能够体察上意,最为关键,唐英处理好了这个问题,所烧瓷器,既能满足皇家的审美追求,同时也能恰到好处地汲取民间工艺的新元素。

    唐英的成功,主要在于他的勤奋与“专一敬事”。他曾自题“写真”诗:“陶烟榷水四千里,白发青衫一个臣。只有寸心堪对已,曾无绮语可惊人。”他一生最追慕的古人是陶渊明,曾自道:“予于古人中,仅得一陶渊明,其品高,其道胜,其气从容而恬淡。”这反映了唐英的性格与追求。

    唐英在景德镇管理御窑,手下300多名工匠,唐英对他们十分照顾,为了激发工匠们的积极性与凝聚力,他规定“众工之婚丧勤赏,以及医药置产之用”均在岁用钱粮中开支,做到“尽除前明之弊”,不“惊扰斯民”,不“鱼肉工匠”。他十分了解陶工,说:“陶人有陶人之天地,有陶人之悲欢离合,眼界心情,即一饮一食,衣冠寝兴,与夫俯仰登眺之际,无一不以陶人之心应之。”因此,唐英深得工匠们的爱戴。乾隆十七年(1752年),唐英从粤海关还至景德镇御窑时,“阖镇士民工贾群迎于两岸”,“欢腾鼓舞”。唐英深受感动,口占诗曰:“重来古镇匪夷想,粤海浑如觉梦乡。山面水心无改换,人情物态有存亡。依然商贾千万集,仍是陶烟五色长。童叟道旁争识认,须发虽老半颓唐。”

才华横溢的督陶官

    唐英是我国陶瓷史上第一个建立起完整的工艺流程并编绘出陶冶图说的督陶官。唐英奉敕编制《陶冶图》20幅,由宫廷画家孙佑、周鲲、丁观鹏等人“恭绘”,由唐英按陶冶工序先后编辑,并撰写说明呈进。该书成于乾隆八年(1743年)四月以前,从内容上看,3位宫廷画家应该去过景德镇御窑,并与唐英一起合作设计过画面主题。画中的山水、房屋和人物都是写实之作。特别是对不同工种的不同操作,刻画得栩栩如生、维妙维肖,充满了动感与生活气息。

    今天一些藏家,好收集瓷片,以为时髦。殊不知,早在200多年前,唐英就有这个爱好。雍正七年(1729年),唐英到景德镇管理御窑不到半年,就派“厂署幕友”、画家吴尧圃去钧窑旧址调查钧窑的“釉料配制”方法,临行前,唐英写了一首诗赠吴尧圃,明确“此行陶冶赖成功,钟鼎尊罍开国宝”。他还让吴尧圃注意收集实物,广征文献,访问父老耆儒;务必要揭开“玫瑰翡翠”色釉之谜。此外,唐英十分注意收集碎瓷片,据记载:雍正七年(1729年)内廷送来“碎霁红瓷盘片五块”,要唐英“照此破瓷釉水烧造”,并要他研究为什么“此釉水甚厚,新烧的甚薄”。在唐英的《陶成纪事碑》中,唐英写道:“仿米色宋釉,系从景德镇东二十里外,地名湘湖,有故宋窑址,觅得瓦砾,因仿其色泽款式。粉青色宋釉,其款式、色泽同米色宋釉一处觅得。”

    唐英书画颇有功底,尤其喜欢墨莲、秋菊题材,其行楷近于董其昌。他自画、自书、自制瓷器,别有洞天。

    他的文学功力也颇深厚,曾留下17本《古柏堂传奇》,其中有一出戏还写了“陶成居士”,其戏中夫子自道十分精彩:“(白)愿学陶人不学仙,不堪傲世不求怜,半生事业诗囊外,一个珠山五色烟,老夫陶成居士也。陶渔衔命,埏植酬恩,驻节江西古镇,皇华北阙孤臣,身无俗累,官有余闲,不敢以酒为名,聊且以诗自遣。”

    在皇家瓷器御窑管理方面,唐英同样投入了很大精力。乾隆十二年(1747年)十月,他制定的《烧造瓷器则例章程册》,详细记录了烧造各种圆、琢瓷器制价的方法与标准,在此基础上,内大臣又议定了《奏为议定烧造瓷器章程》规定了破损瓷器和解缴次色瓷器变价银的核销比例,成为清廷核销烧造瓷器费用的依据,奠定了景德镇御窑烧造经费的核销制度。

    唐英不仅自己酷爱皇家瓷器制造业,而且还带上了家人。乾隆四年(1739年)八月十六日,他上奏请求将次子寅保带在身边帮办管理皇家瓷器制造差务。而其长子文保则申请入京在造办处当差锻炼。乾隆皇帝批准了唐英的请求,又考虑到“唐英所进瓷器来京,必须接办之人,庶有裨益”于是任命在造办处当柏唐阿,得以照看瓷器。

    除了举贤不避亲外,唐英还擅用专门人才。乾隆四年(1739年),唐英重回景德镇时,则上奏专门请求从内务府中挑选曾跟从年希尧烧造瓷器三年的员外郎七十六调到身边,协助他办理皇家瓷器的烧造。只可惜,这个七十六很高调,上任沿途不但讲排场,甚至队伍打前站的人员,“腰插白旗,上写钦差户部字样,至接见各员,悉系家人在旁指挥,复遣家人持帖往候巡抚……”被安徽巡抚陈大受上奏参了个妄称钦差不安本分的罪名,人一到九江,就被处分送回北京。

    七十六的行为,几乎是所有皇家制造官员的“流行病”。只是他得罪了安徽巡抚。而这种皇差与生俱来的跋扈之通病,唐英是绝缘的。他的低调,被世人所欣赏。

乾隆款唐英仿官水丞

唐英参与编绘的《陶冶图》(部分)

唐英绘《山水图》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5年1月9日 总第2709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