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随笔

三张照片记录我与档案的不解之缘

作者:朱焱华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5-01-22 星期四

    笔者的父亲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代档案工作者,笔者本人及妹妹也都是档案专业毕业,家中保存的3张照片记录了我们一家两代三口人与档案的不解之缘。

父亲参加1959年全国档案资料工作先进经验交流会的合影

    父亲将受到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的照片一直珍藏在家中。每当看到这张照片,我就情不自禁地怀念父亲,想起父亲跟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想起父亲告诉我的关于这张照片的故事。1959年,26岁的父亲任辽宁省建平县档案馆副馆长,当时他带领同志们开展了大量档案馆基础性建设及利用工作,并被辽宁省档案局评为先进单位。之后,有幸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档案资料工作先进经验交流会并在会上发言,受到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父亲把这张照片当成我们家的宝贝一直珍藏着。1973年,与父亲两地分居的母亲带着我们兄妹4人搬到朝阳市内,一家人才得以团圆,我这才有幸看到这张照片。至今我仍清晰地记得,父亲指着照片对我说:“开会期间,周总理工作特别忙,代表们以为总理不会来了,但出乎意料的是,在会议快结束的时候,周总理风尘仆仆来到会场看望大家,与大家一一握手并合影留念,会场顿时响起了暴风雨般的掌声……后来得知,周总理是急忙解决完其他事情赶过来的,代表们听后都激动得热泪盈眶……”讲到这,父亲停顿了很久没有说话,看得出是在努力平复激动的心情。当时只有9岁的我,不知道总理是多大的“官儿”,但从父亲崇敬的表情可以看出,一定是父亲最敬仰的人。那一幕给我的印象太深了,几乎刻在了我的脑海里,也成了父亲给我留下的最珍贵的记忆。这张照片激励着父亲把一生都献给了档案事业。档案事业成为父亲毕生的追求,他默默无闻、兢兢业业地工作。父亲退休了还执意到一些单位帮助整理档案,直到去世的前一天,他还在为档案事业忙碌着。是的,父亲对档案的热爱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不仅如此,他还把自己的两个女儿都培养成了档案专业的大学生,也注定了我们必将继承父亲的遗愿,为档案事业奋斗一生。

1988年我在辽宁大学读书时的照片

    我保留了一张1988年在辽宁大学历史系档案专业读书时的照片。1984年,我参加高考,填报了我喜欢的法律专业。但父亲却劝说我报考档案专业。尽管当时我心里很不情愿,但还是听从了父亲的建议,因为父亲整天为之奋斗的档案事业,我从小就对其产生了一种崇敬之情。最终,我以高于录取分数线60多分的成绩进入辽宁大学档案专业读书。毕业后,我成为了一名档案工作者。就这样,我成了家中第二个兰台人。

妹妹1993年辽宁大学毕业照

    我的妹妹于1993年从辽宁大学档案专业毕业,我与妹妹读的是同校、同系、同专业,只是在时间上相差了5年。当年妹妹报考专业时,起初我是反对的,总觉得一家人都从事档案工作,交际面太窄了,更重要的是,当我走上档案工作岗位后才认识到,档案工作是个“苦差事”,档案工作者都是些默默奉献、甘于清贫的人,在企业里,往往档案干部受累最多、拿奖金最少……但我的这些看法最终都被家人“批判”了,因为父亲从没抱怨过这些。于是妹妹最终也步入了兰台行列,许多邻居和同事都称我们是“档案世家”。许多年过去了,如今我和妹妹在不同城市的档案部门工作,在党和政府的重视支持下,我们所在的城市都盖起了档案馆大楼,档案事业作为社会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得到迅速发展,为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发挥着重要作用。

    父亲对档案事业的信念是坚定的。父亲对事业执著的精神一直鼓舞着我们,我们从内心深处真正爱上了档案工作。正应了父亲那句话,世界上只有不好的人,没有不好的工作。“档案”成为父亲留给我们的永久纪念。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5年1月22日 总第2714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李任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