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随笔

改革的逻辑、理论与实践(下)

——我的读书•感悟•梦想

作者:上海市档案局 邱志仁

来源:中国档案资讯网

2014-10-13 星期一

    通过以上档案工作实践经历的介绍,不难发现,档案工作与历史的关系密不可分。这一点引发了笔者的思考,即在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实践中,如果尝试把档案工作与公共史学相结合,是否能够成为一条将档案更好地服务于民生、服务于公众的重要路径?

    所谓“公共史学”,实际上可以包涵四个部分,即史学知识的通俗传播(通俗史学)、史学在公共领域的使用(公共史学)、民间百姓历史的书写(小历史书写)、民间人士书写的历史(大众史学)。纵观这四个部分,不难发现,无论是小历史还是大历史,不管是通俗史学还是公共史学,所涉及的主要领域不可避免地包括了历史类影视纪录、传记与个人史、社区史、城市与文化遗产保护、博物馆以及档案管理等各个方面,涉及面之广,实践性之强,超出我们的想象。

    从目前的科技与管理理念的发展来看,未来档案工作的价值将主要体现在档案编纂和信息利用查询上。档案编纂是档案为社会提供利用的终极服务形式,编纂的水平决定了其所包含的档案资料被利用的充分程度和效率。信息查询利用则隶属于广义信息论范畴,不仅是对历史研究工作的支持,同时也为社会各行业各阶层人士提供充足准确的信息利用服务。21世纪是信息的时代,档案工作目标完成的信息利用的环境将使之走出模型概念,走入现实应用。

    我之所以提出将两者相结合的尝试,是因为:一方面,“公共史学”面对公众社会,需要与不同的利益攸关者进行合作,要深入到“公共领域”的第一线——地方政府部门、社区、公司、企业和社会团体等地实习,进行“任务导向型”的研究,学会与不同的机构、群体,包括政府官员、社会工作者、档案人员、新闻记者等打交道,从中获得研究材料;另一方面,由于历史研究范围从传统的政治领域转移到经济、文化等诸多领域,其研究可利用的档案种类也呈无限多元化发展。对于同一事件,留传的新闻报纸、期刊可以作为直接史料,即时的财经账簿也可间接地为其所用,近代以来的历史可以通过音像资料进行若干查考,而口述历史作为个人产生的直接历史资料,更可视为该个人全宗的组成部分。这样,通过各种档案载体、形式的利用,严肃的历史、尘封的档案都转化为了一种公众能够听得懂的话语,方能让普通大众走近档案,并理解、运用和欣赏档案,从而有利于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目标的实现。

    总之,我认为,将“长在深闺”的档案与“海纳百川”的公众进行紧密联系,才是档案工作的真正实践意义所在。我们档案部门应该多多思考如何将档案更有成效地和社会公众联系起来,让尘封已久的“古董”苏醒,接上地气,走入老百姓的视野,走进改革的时代。

    结语——读书•感悟•梦想

    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就是变革现实的伟大实践过程。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要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结合起来,在改革的具体实践中,不断解放思想,以实事求是的精神来开拓理论的新境界和各项建设事业的新阶段。

    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中,要进行档案工作的改革,需要我们学会运用“改革的逻辑”进行思考和工作,因为逻辑具有无限的张力和潜力,通过进一步强化,将之运用到档案改革的创新活动中,结合实际,勤于思考,善于学习,勇于实践,敢于创新,方能实现我们档案人的“中国梦”。

    古语云:开卷有益,作为一名档案人,我的读书感悟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改革的逻辑”是实现梦想的必要路径。(编辑:罗京 编审:刘琛)

 
 
责任编辑:李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