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人民英雄纪念碑你不知道的背后那些事(三)

——访纪念碑设计小组成员解长贺

作者:本报记者 居建军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10-10 星期五

 
纪念碑施工中使用的德立克式起重机,用于运送建筑材料。

    毛泽东手书两幅“人民英雄永垂不朽”,最终选用的是哪一幅

    人民英雄纪念碑的题字是毛泽东手书的,碑文是周恩来手书的。有关这一史实,梁思成的回忆是这样的:“考虑到‘碑文’只刻在碑的一面,其另一面拟请主席题‘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八个大字。后来,彭真又说周总理写得一手极好的颜体字,建议‘碑文’请周总理手书。”

    毛泽东于1955年6月9日题写了正面碑文“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八个大字。北京市政府领导将毛泽东手书交“兴建委员会”并转交给设计组时,设计组成员欣喜万分,争先恐后一睹领袖真迹。

    解老对记者说:“出人意料的是毛主席写了两幅,真迹是写在中式宣纸信笺上的,自右向左竖行排列,题字加签名和时间落款共有五排,每个字大小约8厘米至9厘米。要使字迹能达到设计的实际尺寸,满足施工要求,这就要进行选字、放大等一系列细致入微的工作。后来,领导宣布由我负责此项工作。”

    解长贺接受任务后,首先遇到的是选用哪一幅题字的问题。事关重大,他也拿不准用哪一幅,于是他征求大家的意见,有说选这幅的,有说选那幅的。在这种情况下,经领导及有关同志研究,除原作两幅外,还可以选用两幅中比较完美的字拼成一幅,这样就形成了三个方案。随着施工的进度,必须早日选定方案。经反复研究,并请来著名书法家魏长青参加讨论。魏长青提出,书法是一门艺术,一个字的一笔一画以及一个条幅的字体是具有其笔势、气韵和连贯性的,因此,不能拆开拼用。他的意见遂被采纳,最后选定采用两幅中的一幅题字,即现在已镌刻在碑心石上的那一幅。

    解老向记者展开了毛泽东题字“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复制件,原件中央档案馆收藏)、当年他用真迹拓下的“双钩图”(复制件,原件2012年9月解长贺捐献中央档案馆)进行比对,老人指着毛泽东题字对记者说:“毛主席这幅题字的第四竖排‘一九五五年’的‘一’,与第五竖排‘六月九日’的‘六’,写得连在了一起,雕刻出来不容易辨认;而另一幅题字的‘一’与‘六’是分开的,你看就是‘双钩图’上的时间落款,后来就选定了另一幅题字的签名和时间落款。现在我们看到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正面碑文题字,就是这两幅题字的组合——分别用了其中一幅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与另一幅的‘毛泽东’的签名和时间落款。随后,我把这幅重新组合的毛主席题字真迹用透明描图纸按实际大小用笔双钩下来,留作纪念。”

 
 中央档案馆公布的毛泽东题词

 
毛泽东为人民英雄纪念碑题字“双钩图”

 
解长贺手持毛泽东为人民英雄纪念碑题字“双钩图”

    此后,将毛泽东的题字如何按照碑身尺寸放大成实样就提到了日程。解老说:“以毛主席的题字‘永’字为例,碑身上的字实际高度应为2.2米,而手书字的高度只有9.5厘米,这需要放大23倍才能达到设计要求。为此,我带着这两幅毛主席题字到大北照相馆和幻灯社与技师们研究如何放大,但都未能完成此项放大任务;后又到军委测绘局1205工厂求助,经技术人员研究,他们把德国蔡司牌悬垂式全开及对开大型制版照相机改装后,用了8天时间将题字一个个放大成碑身所需要尺寸的大照片,解决了题字的放大问题。”

    题字实样解决后,以何种笔法镌刻又摆到了解长贺的面前。解老说:“按照中国传统有阴文、阳文等多种形式。在查阅了多种文史资料,又到北海、颐和园等公园实地考察了众多古碑后,我提出以阴文为佳,其优点是易于雕刻,还有就是在阳光下阴文的阴影能形成自然的立体感,同时也便于金字的安装。最后,领导决定采用阴文,笔道呈‘V’型凹进碑身。施工过程中,在技术人员和有经验的石工师傅们以及北京市第一刻字生产合作社、北京市第一五金生产合作社的密切配合下完成制作字胎、镏金、雕刻、字槽、安装和压光等多道工序。后来,据纪念碑施工组的工程师刘士元说,光用固定金字的镏金钉就达6000多个,全部金字共用黄金约132两,能保持300年不褪色。”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