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5周年

以打促谈 宁夏和平解放

作者:特邀撰稿人 张久卿 文/供图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9-25 星期四

 
人民解放军十九兵团首长接见起义将领马鸿宾。右起:杨得志、李志民、潘自力、马鸿宾、郭南浦。 (此照片档案现存于宁夏回族自治区档案馆)

    兰州解放后,人民解放军第十九兵团奉命解放宁夏。1949年9月3日,毛主席在给彭德怀并贺龙、习仲勋的电报中,对解决国民党宁夏马鸿逵部的问题作了具体指示。他指出,马鸿逵残杀陕北人民甚多,从来没做过好事,和傅作义部情况不同,和平解决的可能性本未丧失,但实际执行起来恐怕有困难。毛主席的这个判断为后来的事实所证明。分析了各种情况,十九兵团首长杨得志与李志民迅速制定出作战方针:一是要充分准备以军事力量消灭一切敢于抵抗的敌人;二是在军事压力下争取用和平方式解放宁夏;三是采取机动灵活的战术,大胆穿插,分割歼敌,以打促谈,谈不误进,不给宁马以喘息之机。

    挥戈北上的十九兵团,分三路浩浩荡荡向宁夏进军。南路64军由固原经同心指向中宁。同心至中宁沿途多是荒山草原,百里之内不见树木,不见鸦雀,上下数十座山坡,途中无水,191师一天一夜强行军170里(只休息3小时,吃一顿饭),穿过此无人地带,没有一个掉队的,按时到达指定地点。北路63军之188师沿黄河西岸向中卫进军,十天走了800里,沿途亦为荒凉草原和沙漠的边缘,村少人稀,水草粮柴也异常缺乏,到中卫穷三站时,全师露营,又逢大雨,指战员们分头找山洞、挖土坑,把夹被架起来当“帐棚”,“帐棚”的四周用土埋好,防风刮坏,另挖流水渠,棚内挖成坑,坑内垫上干沙,而后铺草,如此,胜利地度过了塞上的秋寒,到达中卫地区。中路63军主力及65军沿黄河东岸向中宁扫荡前进,虽然派了一个先遣团专门修路,可是大雨滂沱,山洪暴发,道路泥泞,有200里路渺无人烟,但战士们像黄河之水奔腾向前,直趋宁夏。

    宁夏马匪听到我大军猛进的消息,极为恐慌。驻靖远的敌81军881团和103团闻风向中宁逃窜,沿途丢扔东西,把抢来的麦子撒了一道,连行军锅都扔了。经五昼夜到达枣林地区(中卫县东南),敌军自以为摆脱了解放军的包围,谁知我187师脚跟脚地追击他们。9月15日拂晓,我561团又以3小时急行军40里的速度,追上敌人。当时敌军正在吃饭、晒衣服,见我军突然到来,惊惶失措,分股逃窜,战士们穷打猛追,在陷到膝盖的黄河泥滩上追歼敌人。在黄河泥滩上,到处是枪声,战士们呼喊着:“立功的时候到了!”“开展立功比赛呀!”而狼狈不堪的敌人却吓得发抖,举手投降说:“我一枪没打。”仅仅经过两小时的战斗,敌881团全部及103团大部被歼,除毙伤外,俘敌1853人,缴获很多,被俘的敌团长和士兵异口同声地说:“你们真是从天而降,我们师长估计你们最快下午5时才能到达,我们可以从容渡河,谁知你们早9点就到了。”

    在我强大解放军的胜利声威下,宁夏马鸿宾部81军于8月19日接受和平条件,在中卫城郊集中,听候人民解放军的命令,按照双方签定的和平协议进行整编,81军代表签字后过黄河时,高兴地直喊:“庆祝解放军宽大政策的胜利!”

    与马鸿宾父子的态度相反,宁夏王马鸿逵飞逃重庆前,将宁夏军政大权交给其子马敦静,马敦静秉承其父的旨意继续组织抵抗。他令贺兰军撤出中宁,北渡黄河加强右翼;令11军退守银川,128军驻守金积、灵武,准备凭借青铜峡之险阻击、消耗我军。宁夏国民兵团司令马得贵,更是穷凶极恶,打算掘堤放水,以图金积、灵武、吴忠堡地区尽成泽国,阻止我人民解放军前进。

    我军为拯救人民于水火,迅速解放宁夏,64军星夜进军,192师于20日首先解放金积、灵武间的宁夏商业中心吴忠堡,歼敌一部后又迅速包围灵武。191师从中宁出发,经160里的昼夜急行军,于21日晨9时赶到金积,将敌三面包围(该城北面是黄河),我军勇敢顽强,猛追、猛插、猛冲,军事攻击与政治攻势结合,一举解放金积、灵武两城,粉碎了敌军放水阴谋,歼敌5000余人,除毙伤外,俘敌4977人,宁马主力128军至此基本上被歼灭。

 

1949年9月26日,银川市军事管制委员会解字第一号布告。

    (此档案现存于宁夏回族自治区档案馆)

    9月19日,马敦静乘坐国民党国防部长徐永昌的飞机偷偷逃离宁夏,20日,群龙无首的宁夏兵团乱作一团,马部将领马全良、卢忠良等向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分别发出求和通电,并派全权代表卢忠良率马光天、马廷秀赴中宁与解放军和谈。23日到达中宁的宁夏代表谒见人民解放军十九兵团司令员杨得志、政委李志民,请求投诚。杨得志将军对他们说:“郭老先生(郭南浦,兰州回民领袖,为和平解放宁夏而奔走的82岁老人)来了,你们不理,反派人监视,听说你们有人想打,败了把队伍带到沙漠里打游击,那不是好干的。人民解放军是打游击出身的,如果真有人想在沙漠里与我们打游击,那非被歼灭不可。掘堤放水也挡不住人民解放军进攻,我们的大炮可以打90里地,现在你们已经走投无路,定必败。但为了宁夏人民的利益,人民解放军仍本宽大政策,愿意和平解决宁夏问题。”卢忠良急忙说:“无论如何,请司令长官多多给我们宽大!”

    当日下午2时,和平解决宁夏问题的协议正式签字。但不到两小时,各方报告贺兰军与11军已经溃散,土崩瓦解,到处抢劫烧房,乱打枪炮,我军应人民之请,乃于当晚首先以两个营西渡黄河,进驻宁夏省会银川市,受到人民热烈欢迎,城市秩序立即恢复。随后,我大军源源西渡黄河,65军进抵银川以北之石嘴山、磴口,残余伪县政府作鸟兽散。63军188师一部越过贺兰山脉,29日进抵阿拉善旗首府定远营,阿拉善旗和额济纳旗和平解放。至此,近8万兵力的宁夏马匪军全部解决,宁夏获得解放。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9月25日 总第2665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张雪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