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八一三”事变中的抗战兵工重地上海炼钢厂

作者:温勇耀 文/供图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9-25 星期四

上海炼钢厂厂长张连科与国民党兵工署署长俞大维互通的密电及底稿

    上海炼钢厂前身为江南制造局炼钢厂,是我国最早的钢铁厂之一。抗战前夕,上海炼钢厂重新回归军工生产,主要生产飞机炸弹,是为数不多的由中国政府控制并能正常生产的钢铁厂,对于国防与抗战意义重大。

    1937年8月13日,日军向上海大举进攻,“八一三”事变爆发。上海炼钢厂作为兵工重地,也不可避免地遭到了日机的频繁轰炸。时年41岁的上海炼钢厂厂长张连科早年曾留学日本京都帝国大学,深谙日本的侵华野心。事变发生后,他忧心如焚,围绕工厂停工、复工、防空、迁移等事项不断向国民党兵工署署长俞大维密电请示和汇报。俞大维也频频从南京发来加急密电,指示机宜。从8月13日到9月11日,现存可查的加急密电就达40多封。透过这些电报档案中的片言只语,我们既能切身感受到侵略者所带来的战争痛楚,更为上海炼钢厂在民族危亡关头表现出的舍生忘死、共赴国难的牺牲精神所感动。

    沪战爆发 命运堪忧

    “八一三”事变后,上海的气氛骤然紧张,上海炼钢厂所在的南市到处弥漫着危险的气息。张连科对时局描述道:“黄浦江上,外舰云集,租界区内,敌营密布,不啻整个上海无时不在外力威胁之下,即本厂无日不在飘零之中。一旦有事,破坏毁灭,曷堪设想。”

    8月13日下午4时,俞大维发出紧急密电,令张连科做好工厂搬拆或炸毁准备。电报称:“战时各厂应防备有被敌人占领及利用之虞,事先亟须作适当准备,俾于必要时或将重要机器搬拆或作整个炸毁,仰迅速严密准备具报,并随时发密语。至要!”

    8月14日上午10时,张连科致电俞大维,汇报战争对工厂的影响:“沪战昨晚开始,甚烈,刻在激战中。职率员工照常工作,成品、材料正设法运置,请随时指示机宜为谢。”

    无力防空 频频被炸

    8月14日下午,上海炼钢厂遭遇了日机的第一次试探性空袭。据电报记载:“本日午后,有敌机数架在本厂上空盘旋并用机枪扫射,旋即离去。全厂员工虽均无恙,然影响工作殊巨。”

    此后,因工厂周边缺乏防空力量,日机的轰炸愈加频繁,至8月25日,日机已先后轰炸上海炼钢厂9次,投掷燃烧弹、爆炸弹数十枚,有时在同一天内甚至多次“光顾”,给工厂设备及人员造成了很大损失。

    如8月20日电报中称:“敌机6架今晨7时前来炸本厂,1弹落东厂,3弹落西厂,损害尚不大,惟军械库一带落弹较多,损害较大,死兵1人。”

    8月21日两次轰炸上海炼钢厂。晨8时,日机轰炸上海炼钢厂,投2弹,一中轧钢房,一将东北墙炸倒3丈;下午3时又投1弹,中钢炉部邻近民家。

    8月25日的一封电报见证了当时空袭的激烈:“今日南市方面情势愈加严重,本厂附近因无高射炮,敌机时来低飞扫射,任意轰炸,毫无顾忌。本厂本日复中弹数枚,致将轧钢部侧之车制部及警卫队旁之物料库炸毁,损失颇大。现邻近之江边一带民房已起大火,烧至造船所方面之军械库,敌机仍继续来袭,无法施救,将有延烧本厂之势。正由警卫队与救火会抢救中。”

    夜间生产 冒险复工

    因“敌机不时来厂袭击,员工不能工作,水陆交通梗阻,制品、材料无法运迁”,8月16日,上海炼钢厂被迫暂时停工。得知这一消息后,俞大维在8月16日接连发出两封加急密电,要求上海炼钢厂非但不能停工,还应日夜赶制。8月23日,俞大维以蒋介石不允许工厂停工为由,向张连科施以压力:“奉委座谕,该厂工作不能停顿,平炉应设法维持。”

    8月23日,尽管担心炼钢炉火目标太大,张连科仍被迫作出了夜间复工的决定。当晚7时,散居上海各处的职工秘密到厂。夜间生产也并不顺利,张连科在8月24日的电报中称:“职率员工于昨申到厂,开工至夜11时,因无电而止。今午开工,因敌机7架盘旋厂之上空,前后投掷多弹,工人惊散。”

    从长计议 避迁汉阳

    “八一三”事变发生后,张连科即安排技术专家何维华紧急编制了《上海炼钢厂迁厂计划书》,计划将工厂搬迁至湖南衡阳县东阳镇。俞大维则认为:“衡阳动力及厂房设备及防空条件俱不如汉,以利用汉阳铁厂为宜。仰从速筹备先将车床、电炉、起重机暂不需用之材料、砂箱等运汉阳铁厂,一方仍应于艰苦之中设法维持平炉工作,制造弹壳毛坯,以充军实。”

    在战火绵延的特殊时期,上海炼钢厂拆卸、运输工作都困难重重。张连科在8月26日呈送俞大维的电报中称:“沪上运输情形现刻困难万状,职连日奔走接洽,车船俱无……敌机今日仍续来轰炸,并声言将南市炸平,前途殊堪忧虑。”

    为了在坚持生产的同时妥善安排工厂搬迁,张连科制订了分批撤退的方案。“全厂员工,拟分为三批,随迁运车船赴汉。第一批为钢炉部、修理部、轧钢部;第二批为砂模部、木工部;第三批为车制部、零件部。每批约派事务人员数名同行。”张连科本人则在上海亲自领导钢厂的生产和拆迁,坚持到最后一刻才撤离。

    1937年9月16日,上海炼钢厂完成迁厂工作,借汉阳铁厂开始复工生产,并在随后奉命更名为第三工厂。随着抗战形势的发展,1938年,第三工厂再度西迁,迁移至重庆大渡口。1940年1月1日,第三工厂并入钢铁厂迁建委员会(重钢前身),成为支撑抗战的重要钢铁生产基地。

    (文中所示档案现存于重钢档案馆)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9月22日 总第2664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