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读书

《陕西方言词典》

本书作者:熊贞 熊西平 曹文莉 编著

出版社:陕西出版集团、陕西人民出版社

2014-09-24 星期三

 
    由陕西省档案馆原副馆长退休老人熊贞,历时十五载不懈努力与辛勤笔耕,在参阅大量前人语言文献资料和数十年田野考察的基础上,又阅读了大量文学、戏剧、影视作品后,编辑而成的《陕西方言词典》,近日由陕西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了,这是档案人对陕西本土文化遗产的一项重大贡献。

    《陕西方言词典》收录了陕西省各市、县(区)的常用方言2万多条,约140万字。它是陕西方言类出版物中迄今为止收词范围最广、数量最多,标注流行区域最明确的一部大型语言类工具书。陕西方言在中华民族语言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陕西自古帝王都,历经13个朝代,大约有2000多年的历史,正因为如此,作为人们相互交流思想工具的语言,在保留和传承地域民族文化的进程中更是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由于陕西是周、秦、汉、唐四大朝代的国都所在地,陕西方言曾经被作为当时的官方语言,因此,古汉语、《史记》以及唐诗等,都需要用陕西方言来读,才能理解其中的一些词汇,读出当时的味道来。陕西方言博大精深,从中既可窥视到古老的华夏文明的发展轨迹,又可领略到今天人们日常生活的真情实感。细数历代涉及陕西方言的著作,汉代有扬雄的《方言》,民国时期有罗常培的《唐五代西北方言》,白涤洲所著《关中方言调查报告》。国际著名语言学家瑞典人高本汉在其所著的《中国音韵学研究》第四卷《方言字汇》所涉及的24个方言点的例字古音中即列有陕西方言音。上述著作在一定的历史时期中都对陕西方言的研究和传承作出了重要贡献。

    然而,由于年代久远,古今之人语言习惯的不同,加之时代发展,新词汇不断产生,以上现有的文献就很难完整、准确地体现当代陕西方言的全貌。而当代陕西方言中,由于缺乏系统的整理,不少电视台、报刊等新闻媒体都出现了用字不准确,释义不规范,甚至是曲解原意的现象,至于生于改革开放的青年人,更不知陕西方言的基本知识。例如:陕西电视台第1套秦腔著名表演艺术家杨荣荣为“清心沉香八味丸”做广告:按疗程服用保管“没嘛达”,应为“没麻达”。陕西电视台第1套为“大唐奥舒”做广告:三下两下把一个馍“喋完了”,应为“咥完了”。陕西电视台第1套秦腔表演艺术家李爱琴为西安莲湖北大医院做广告:服务态度“嘹”!“嘹”应为“嫽”。中央电视台第3套陕西在京明星郭达、李琦等赞陕西的小品中说:陕西羊肉泡馍“燎咋咧”,“燎咋咧”应为“嫽扎咧”。西安市建国门里有个“嘹咋咧调料店”,熊老曾给主店说“你的店名写错了字”。店主说:“没错,电视台、报纸都是这样写的。”最后在熊老的说明下,店主满怀感激地改了过来。可见,抢救和传承陕西方言这一极具民族、民俗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十分必要的。

    《陕西方言词典》的特点鲜明,第一,选题好。先人之没有,后人之需要。它适应了当前社会上方言热,特别是陕西方言热的需要和抢救非物质文化的要求。第二,内容丰富。它收录了陕西省各市、县(区)的常用方言词汇两万余条,词条的例句很多选用秦腔戏、陕北民歌中的方言,突出了陕西地域文化的特色,可读性很强。第三,排列科学,便于检索查找。前面编制有音节表和笔画检字表,可以从不同角度查找使用。第四,既推行普通话,又保护了陕西方言。词条注音尽量向《现代汉语词典》和普通话靠拢,对发音完全不同的字加以另注。正确处理保护了陕西方言和推行普通话的关系。

    编写如此规范的《陕西方言词典》一书,在我国尚属首次,它填补了陕西方言没有词典的空白,是对陕西本土文化遗产一项重大贡献。无论对于社会现实还是专业研究以及弘扬社会主义优秀传统文化来说,都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作者单位:王彦儒 陕西省交通建设集团公司西长分公司;缪平均 陕西省档案局馆副调研员)(编辑:刘琛)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