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库 > 随笔

档案盒里的父亲的一生

作者:湖南省古丈县档案局 李卫华

来源:中国档案资讯网

2014-09-24 星期三

    档案是一座山,由古及今地积淀着历史的尘埃;档案是一条河,由远及近地流淌着世间的记忆;档案是一部尘封的书,一页一页地记载着人间的故事;档案是一首歌,连着你和我,也串连着过去和未来。

    我是从事档案工作的,在我看来,生活中的每个人都是有档案的,或多或少地被文字记录过。我的父亲就是一个被文字记载过的人:档案忠实地记录了父亲年轻时为国家、为社会竭力奉献青春的身影;也记录了父亲受磨难和屈辱的岁月。

    2012年10月下旬的一天,一次偶然翻阅县委政策落实办的档案资料,无意之中,翻阅到了1979年度关于给我父亲落实政策的档案,让我的记忆一下子回到了20年前,开启了我对已作古整20年的父亲尘封的记忆。在我最初的记忆里,父亲是一名山村小学教师,读过很多古典书籍,在偏僻边远的乡村很受众人推崇和敬佩。父亲在下布尺村任教师七年时间里,是他一生中最美好、最快乐时光,若干年后,他常常对我提起这段往事就。在那段时间里,父亲勤恳地工作,悉心教书育人,并与当地干部群众建立了深厚的情谊,直到现在,父亲的学生或故交偶遇到我,还常念及到父亲的好处,对父亲充满了怀念和由衷的感激之情。1959年,因工作出色,父亲从下布尺村小调到高峰公社(现高峰乡)凉水坡完小任学校负责人。转眼到了1960年,由于国家连续三年遭受自然灾害,全民处于“大饥荒”,为扭转国家和人民生活的困难局面,党号召广大干部、知识分子和人民群众向党提建议和批评意见。父亲作为当地学校负责人,当然不能置身事外。率直、天真的父亲凭着美好的愿望,凭着一腔赤诚之心,积极地进言、献策。可万万没有料到的是:父亲的一片丹心,换来的竟然是一纸冰冷的处分决定:理由是“向党进攻,反对党的各项方针政策”,处分结果是:“坏分子、开除公职”。1960年10月1日,父亲满怀忧愤,痛苦地离开了他已工作八年之久的工作岗位,茫然不知所措地离开了三尺讲台,回到了生他育他的小山村。我无法想象父亲离开学校的情景。父亲也从未向我提起,也许回首不堪的往事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吧!但我相信父亲一定不会忘却。

    回到乡村最初的日子里,父亲是处于大队、生产队的“贫下中农”的监管之中的,父亲规矩行事,时常沉默无语。白天,在集体生产队的水田里、玉米地里从事各种体力劳动,因不熟悉农活,时常招来生产队的大小“头目”的责骂;晚上,生产队开大小各种“批判、帮助会”成为一项全生产队社员必须要做的事情,父亲只得强忍痛苦、无奈地反复交代一些所谓强加在他头上“莫须有”的罪名。那时,已成为“黑五类”的年幼的我,常处于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怖之中。在那段苍白、灰色的日子里,父亲不仅要承受着乡民太多的曲解和嘲弄,还要承担家庭的全部生活重担,上要侍奉年近七旬的爷爷和奶奶,下要扶养四个尚未成家立业的子女,还要照顾常年体弱多病的妻子,更为不幸的是,相濡以沫的妻子竟离他而去,中年丧妻,这对困境中的父亲犹如雪上加霜。生活尽管是如此的艰难,但是父亲以他的坚韧仍为我们支撑着一片安宁的生活天空。

    时间如同流水一样静静地流淌着,父亲并没有因自己离开学校和不幸的遭遇而放弃对自己子女的教育和培养。一方面,他尽其所能、倾其所有,供养他的子女上学、读书;一方面,以他不屈不挠的性格,不断地向上级有关部门写申述材料。尽管大部分申述材料如石沉大海,但父亲毫不气馁,仍然坚持不断地写。或许那时父亲就已懂得:历史就是历史,历史终究要给人一个明白。

    1978年,党和国家全力拨乱反正,平反纠错。历史终于还原了它本来的面目,父亲的错误处理决定得到彻底复查。1979年初,古丈县委正式发出《关于撤销对李斌同志错误处理的决定》,父亲公职和级别得以恢复。20年的冤屈,父亲未曾掉泪,20年的冤屈一朝洗,父亲悲喜交加,竟然泪水纵横。

    之后,父亲又回到了他那久违的教舍,此时的父亲早已过了不惑之年。之后十多年时间里,父亲满怀感激之情在教书育人的园地里辛勤耕耘,直到岁满花甲,告老还乡,之后父亲又回到他原来的小山村,度过晚年。

    往事依稀,迹印犹在,历史的烟云透出生命的清明,亲人远去,档案尚存,坚守真理的人,最终被真理容纳。沉默无语的档案,白纸黑字真实地记录着父亲的一生,档案盒里的父亲,成为一个时代的缩影,这档案盒里装满了父亲的家国情怀。面对这档案盒,我觉得父亲似乎很遥远,又似乎近在咫尺。掩卷沉思,这不过盈尺的档案盒,给后带来不尽的思考。(编辑:罗京)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