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辛亥首义前夜,方言学堂学生的革命活动

作者:特邀撰稿人 杨 光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9-19 星期五

    1890年春,由张之洞动议筹办的自强学堂,1893年10月正式建成定名,1902年6月改为方言学堂。“当今第一通晓学务之人”的张之洞,筹办自强学堂的初衷,是为从广州到湖北后大举兴办洋务企业提供专门人才,以求封建帝制的“自救、自强”。张之洞的这一“新政”,在客观上却为后来爆发的辛亥革命培养了许多“民主斗士”,他们大多成为中国最早的同盟会成员。

    1904年春,科学补习所尚未成立之前,由自强学堂转入方言学堂的学生时功壁、瞿芹孙、蒯立山、陈文中等人,在武昌横街头开办教育图书社,秘密运售《猛回头》《警世钟》《孙逸仙》《革命书》等进步书籍,方言学堂学生郭寄生、张育万等人为其代销。事情泄密后,郭寄生被记大过两次,张育万也受到了处分,陈文中则被开除学籍。

    同年7月,自强学堂毕业生冯特民与时功壁、刘静庵、张难先等在武昌蛇山组织救世军的基础上,成立了国内较早的革命组织——科学补习所。时功壁被推举为财政干事,冯特民为主要组织者之一。第二年夏,冯特民又和革命党人陆费逵、张汉杰接办《楚报》。冯特民除用“鲜民”的笔名,撰写大量的时评,抨击时政以外,还将张之洞借英国巨款还粤汉路美款的合同全文公布于众,并附文抨击,号召国人与之斗争。张之洞恼羞成怒,下令严查,冯特民、陆费逵只好避走上海,后武汉的科学补习所亦被查封。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冯特民又返回武汉,与刘静庵等组织成立日知会。

    1906年2月,日知会正式成立。刘静庵致词后,由冯特民宣读会章,痛哭陈词,与会者无不感动。冯特民与刘静庵精诚合作,凡有所兴办,必率先身体力行。同年春,同盟会总部派湖北留日学生余城回鄂成立同盟会湖北分会,即以日知会为根据地,以冯特民、刘静庵为骨干开展活动。同年冬,湖北督抚借“萍浏醴起义”大兴党狱,刘静庵等9人被捕,日知会被查封。冯特民在武汉难以存身,只好投奔新军,远赴新疆伊犁,在边疆的军队中继续从事革命活动。

    辛亥革命中的另一著名革命团体共进会,1907年9月在日本东京成立。第二年共进会的负责人分头回国到各省开展革命活动。1909年4月,共进会的总机关移设武汉。在孙武等人的努力下,会员发展到数千人。方言学堂的学生张育万、郭寄生、向炯等人加入了该会。

    1911年春,共进会负责人孙武、居正、邓玉麟等人为联络革命志士,商定在军营和学堂较集中的武昌黄土坡办一个同兴酒楼。孙武委派邓玉麟主其事。邓玉麟是湖北巴东人,他向孙武推荐,方言学堂有个学生叫张育万,是他的同乡,又是姑舅兄弟,平时热心革命,因秘密代销革命书籍,曾被记大过一次,去年冬季已毕业,但人还未离校。孙武当即同意。邓玉麟找到张育万,说明来意,并说日下形势紧迫,共进会决定大发展,以响应同盟会在广州举事,你有什么可靠的朋友,可联络一下。于是,张育万又邀约同窗好友郭寄生,一同来到黄土坡协助邓玉麟开办同兴酒楼。

    这座酒楼位于南来北往的路口,距各营盘和学堂又近。铺面一大间8方丈,另有两个小间各3方丈,还有一个后院,月租大洋5元。张育万和郭寄生对同兴酒楼的兴办十分热心,所需桌、凳、床板等物均由张育万和郭寄生出面向方言学堂别墅姚家花园借用,省下不少开办经费。他们还请了泥工搭灶、粉刷房屋,又外出采买餐具、酒菜,一切准备就绪。同兴酒楼开张的前一天晚上,孙武来到酒楼,递给张育万和郭寄生各一份《共进会志愿书》,他们填写完后,孙武向他们面授了联络暗语和手势。

    三月初二,同兴酒楼正式开业。邓玉麟为经理兼跑堂,张育万和郭寄生做司账兼办笔墨之事。小小同兴楼开办以后,成了新军士兵畅谈革命的场所。邓玉麟便从中发展革命同志,带到后面小房中填写《共进会志愿书》,并向他们面授了联络暗语和手势,再由张育万在欠账簿标上记号,以钱数记其年龄,以银圆、铜圆等区别士兵职务。他们还规定,有钱无钱均可来酒楼饮酒,传递消息,介绍朋友入会。此后,同兴酒楼人流络绎不绝,来这里参加共进会者达数百人。后来,由于经费难于接济,加上为防侦探,同兴酒楼只好停业,搬到巡道岭9号,更名为“同兴学社”,继续为共进会工作。

    辛亥首义前夕方言学堂的不少学生,受民主共和等进步思想的感召,积极参加革命组织,冒死参加革命活动,有很多人成为辛亥革命的骨干。辛亥首义后,革命党人为表彰有功人员,自强和方言学堂的许多学生都被列为乙种“武昌首义有功人员”。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9月18日 总第2662期 第四版

 
 
责任编辑:窦尉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