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珍档秘闻

器不如人与气不如人

作者:丛龙海 文/供图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9-17 星期三

装备先进的清军炮队

    甲午战争爆发后,清政府出动了当时号称“亚洲最强”的北洋舰队参战,结果北洋舰队一战即败,铩羽而归。陆上保卫战,清军统帅宋庆指挥2.8万兵力,抵抗外来入侵者,理论上是占据了地利与人和,结果却是节节败退,丢城失地。在辽宁省档案馆保存的历史档案中就有关于甲午战争的内容,笔者结合这些档案,从“器”与“气”两点出发,揭秘在甲午战争中清军惨败的真实情况。

    单纯从武器装备上比较,清军总体的武器装备略逊日军,但相差并不悬殊。海军方面,清、日海军舰队各有长短。清政府的主战舰船是从德国、英国的著名舰船兵工厂购置的,在战舰数量、吨位、舰种方面优于日本海军。日军舰队的舰船大多是刚下水不久的新船,在航速和火炮射速上优于清军舰队,而且日舰配备的炮弹基本上都是装填了苦味酸的开花弹,其爆炸威力比清军所使用的装填黑火药的实心弹大得多。陆军方面,清军的武器主要有四种:一、原装西洋进口枪炮;二、国产仿造西洋枪炮;三、国产清式枪炮;四、传统刀剑矛类冷兵器。清军参战部队枪械装备率只有85%。日军则是全部战斗人员包括辎重运输兵都配备了日本国产村田式步枪及进口洋枪,枪械装备率100%。清军共有大炮和机关炮1733门,日军大炮294门,清军在数量上占有优势,但在炮械机动性、弹药配套性等方面日军却优于清军。

    在辽宁省档案馆馆藏档案中有一份奉军总理营务处为呈报营口水师营被倭寇烧毁船只器械数目事给盛京将军裕禄的呈文。该呈文记载了当时营口水师营船只器械装备有“来福枪十三杆、药盒三十个”。另一份关于吉林边防营务处呈缴枪械的档案中也明确记载了当时军队枪械使用情况:“窃据靖边后路左营营官讷勒岱呈报,案查职营原领哈乞开斯枪五十杆、呍啫斯得枪一百杆、马来福枪六十杆、洋抬枪四杆、马刀三十把……嗣于本年九月间又请领呍啫斯得枪二十杆、后膛钢炮一尊。”

    这两份档案佐证了清军武器装备不如日军。同时,清军在面对日军进攻时接连惨败,鲜有胜仗,更重要的是气不如人。

    在中国历史上有很多以弱制强、以少胜多的战争案例。分析这些战争案例,可以得出一个共同的结论:胜者肯定是英勇无畏、不怕牺牲。在甲午战争中,清军缺少的正是这种誓死保卫国土家园的精神。每当日军进攻时,清军就会军心大乱。无论是官员还是士兵,稍作抵抗后,便纷纷溃败逃散,致使日军轻而易举攻下诸多城镇。在辽宁省档案馆就有多份记载清军军心散乱、临阵脱逃的档案,“据中营帮带哨官等报称戴恩科、甘玉山、刘忠胜、贾德胜等十三名均由临敌阵前乘隙潜逃,惟戴恩科、甘玉山、刘忠胜、贾德胜四名共拐去开斯枪四杆,贾奎元骑去官马一匹,以上均拐号衣头布等项”“九旗官兵及马步练兵亦皆人心惊惶,纷纷逃避”“各营官兵胆敢乘隙拐去枪械穿带号衣潜逃远避者,先后不下数百人之多”。同时,也有记述清政府对于临阵脱逃官兵的处置意见,“大敌当前,岂容长此刁风”,饬令营官“如有临阵脱逃官兵,准其一体严拿”“务获,解交军前惩办”。但是,这种临阵脱逃的情形并没有得到有效制止,反而愈演愈烈。

    前线逃兵不断,再加上死伤官兵众多,后方只能临时募集兵勇。这些招募来的兵勇多数都是普通百姓或者流民地痞。他们根本没有接受过专业的军事训练,让这些没有摸过枪、打过仗的人去面对来势汹汹的日军,他们当然会选择临阵脱逃。

    士兵没有战斗士气,清政府官员没有抵抗日军的勇气。日军在进攻辽宁海城时,海城知县竟在慌乱中把官印随便交给下属,自己顾命逃跑。海城失守后,海城知县被查办。档案中明确记述其在面对日军进攻时的表现:“此次倭贼进攻海城,官军虽经败退,惟该县尚有练勇五百名。并不能督率该练勇等固守一日,致令倭贼登时入城,以致失陷,实属咎无可辞。”

    在另一组关于宽甸县失守的档案中同样提到了官员在日军来袭时的表现情形:“据宽甸县知县刘令继勋禀称……本月初五日,依将军富总统由防所退队,初六日未刻至宽,口称沿江难保,恐倭人暗刦。其后初七日探得倭人已到大水沟并至团甸,竟拔队在南郊列队片时,绕西而退。再三恳求,难阻其行。是以人心大乱。”而另一份宽甸县巡检陈文洹给盛京将军的呈文中也对守城官员的临敌表现进行了表述:“兹于光绪二十年十月初七日酉刻,探得倭人已抵距城二十五里之团甸。因宽甸系前明旧城,仅剩基址,不堪防守。而境内依帅驻扎队伍即行撤退,商民惶惑,纷纷奔逃。印官刘令继勋口称出城邀集乡团,亦无下落。”守城官员寻借口顾命逃跑,带兵官员闻敌人将至就绕路而遁,指望这样的官员带兵抵抗日军、打赢战争根本就不可能。

    通过这些档案记载的内容,我们可以窥见在甲午战争中清政府之所以惨败,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输在缺乏战斗士气上。古往今来,多少战争都证明了一点,军队没有士气,即便拥有强大的武力,也会被打败。甲午战争给我们留下的伤痛不应忘记,而我们更应该记住的是那些教训和经验。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9月15日 总第2661期 第三版

 
 
责任编辑:窦尉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