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文献遗产

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档案式保护研究(下)

作者:张玉祥

来源:甘肃省一级期刊《档案》

2014-08-15 星期五

    2.有利于共享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资源

    柯尔克孜族不仅在中国有分布,在世界上其他的国家也有分布。因此,柯尔克孜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也就分布于不同国家。仅以我国柯尔克孜族的英雄史诗《玛纳斯》为例,《玛纳斯》不但分布在新疆和黑龙江等地,而且分布在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等国。俄国人乔汉•瓦里汗诺夫被认为是记录《玛纳斯》的第一人,其名著《准噶尔概况》有关于《玛纳斯》的诸多记载。例如,“《玛纳斯》是诺盖时代吉科卡门吉尔吉斯人唯一的叙述诗。《玛纳斯》是吉尔吉斯人一个时代的全部神话、故事、传说的集大成者,围绕与突出一个勇士‘玛纳斯 ’”。正是有了这类的文字记载,今天我们才拥有研究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第一笔资料。因此,档案式保护不仅使我们掌握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资源,而且为跨界合作共同研究和保护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提供了可能。

    3.有利于改善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存环境

    柯尔克孜族是古老的游牧民族,曾生活在我国北方寒冷的叶尼塞河流域,在沙俄入侵该地之后,柯尔克孜族开始迁徙,目前主要生活在我国的帕米尔高原等地。尽管柯尔克孜族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然而,其非物质文化遗产主要仍靠传承人的口传身授。由于柯尔克孜族生存环境相对恶劣,一旦传承人因自然灾害等突发事件导致死亡,那么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将面临严峻的考验。同样,对于那些濒危的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首要的是先以档案式的方式将其保留。当我们通过文字、图像和声音等手段将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留存下来的时候,其物质载体也就会相对固化。这种固化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但对我们整理、研究、宣传和传承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有重要作用,而且对改善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存环境,使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拥有持久的生命力也有积极作用。

    四、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档案式保护的对策

    1.建立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档案

    首先,普查和调查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资源,进而弄清现有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详细分布情况。同时,确认那些亟待记录、录音和录像的重点抢救项目。对于那些年事已高的传承人进行抢救式记录、录音和录像,以避免因为传承人的去世而导致遗产消失。其次,整理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资料。“档案整理工作,就是按照一定原则和方法,把处于凌乱状态的档案系统起来,以便于保管和利用的工作。其内容主要有:区分全宗、全宗内档案分类、立卷、案卷排列和编制案卷目录”。在此基础上形成“民间文学档案”、“民俗档案”、“传统音乐档案”、“传统体育档案”、“ 传统美术档案”和“传统体育、游艺与杂技档案”等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档案。最后,保管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档案。我们“利用文字、图片、录音、录像等手段和数字化信息技术”对相关档案进行长期保存。

    2.档案馆积极参与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国际国内合作

    首先,国际合作方面。由于柯尔克孜族是跨界民族,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分布在国外,只有加强国际合作才能系统地研究和保护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比如,《玛纳斯》分布在吉尔吉斯斯坦等国,单靠一个国家的档案馆无论在资金和资料,还是在保护技术和经验都显得力不从心。因此,档案馆要利用国家极力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以及国家在中西南亚建立孔子学院的契机,主动与相关国家的档案馆等相关部门建立友好合作关系。其次,国内合作方面。目前,许多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主要以柯尔克孜族语进行流传。然而,许多人并不懂柯尔克孜族语,导致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研究、保护和传承受到严重影响。因此,我们急需把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相关著作翻译成汉语等语言。为此,我们应培养既懂柯尔克孜语又懂汉语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人才。档案馆要加强与对口援疆省市的合作,使其能够安排专项资金和专业院校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人才进行培训,并且加大对柯尔克孜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研究和学术交流。(罗京摘编)

    (作者为塔里木大学西域文化研究院讲师)

    摘自《档案》2014年第5期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