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 往事回眸

水北历史 水南未来(上)

——千年古镇塘栖迎来世遗时代

作者:杭州市余杭区档案局 高建华

来源:中国档案资讯网

2014-07-24 星期四

    明朝有一位寓居塘栖的宁波商人陈守清,经常要在宁波、杭州、苏州等地奔波。他走的是水路,塘栖是他的中转休憩处。某日黄昏,他在此一边喝酒,一边聊天,突然听到运河里嘈杂声四起,转头一看,原来是风浪太大,将渡船掀翻,一船的人说没就没了。

    此事对他触动很大,于是,作为外乡人的陈守清做了个重大的决定,抛妻别子,四处化缘,筹集修桥经费。最终这事惊动了皇太后,皇太后当下拿出几百两银子带头捐钱,随后皇太子、大臣们都纷纷效仿解囊相助。最后,由明朝政府出面修建了一座泽被后世的广济桥。

    2014年6月22日,这座桥出现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第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大会主席台后方的大屏幕上,见证了大运河世遗时代的到来。

    “长桥”见证大运河历史沧桑

    自明弘治年间陈守清募建,500年来,这座大名广济,别名通济,小名“长桥”的古桥,见证了运河的沧桑变迁,正如今人蒋豫生在《塘栖续事》一书中描写沈爱生老人的故事时所叙述的那样:“这一天,她并不知道,这座桥将成为她此生中重要的角色和人生场景。”

    长桥成为了塘栖人心中的标志,塘栖人也异常珍惜、常伴身边的长桥。

    嘉靖九年(1530),桥裂,里人吕塘急公好义,两次捐巨金修葺,并用木材和石块在桥的两边各填一孔,使之成为五孔,使桥基更为坚固。清康熙癸卯年(1663),广济桥又危在旦夕,里人轻利急公,纷纷捐资,复又修葺,里人卓天寅为重修长桥书《重修长桥碑铭》。康熙甲午年(1714)又修迄于今。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余杭区、塘栖镇为保护广济桥,先后斥巨资对其进行加固,运河改道、实施封航等,从而有效保护了七孔古桥——广济桥。

    1995年,广济桥进行加固抢修,在每个桥墩的东西两侧各加设了一个护桥墩,以防船只撞击。

    1998年,大运河塘栖段进行了改道,使绝大多数船只绕道而行,有效地保护了这座古桥。

    2004年,塘栖广济桥航段正式实施封航,过往船只改走新开航道,为广济桥这座京航运河上唯一的七孔古桥营造了一个安宁的生存空间。

    2007年,对残损的桥面进行修复,这也是500多年来桥面的首次大修。杭州余杭区财政拨200多万元专项资金请来专家,“修旧如旧”。

 
 余杭区塘栖广济桥

    其实,这也是塘栖一个转变发展理念的缩影。曾经,为了更好地发展,西小河、北小河、市河……一条条河道填成了宽阔的马路,木制过街廊檐也让位给了混凝土建筑;而如今的塘栖人,又在努力寻回水乡人专属的幸福感。

    特别是大运河申遗启动以后,2008年,杭州市运河综保委、余杭区政府、塘栖镇政府共同出资组建了杭州余杭运河综合保护开发建设有限公司,围绕“还河于民、申报世遗、打造世界级旅游产品”三大目标,致力于塘栖古镇的保护与开发,至目前,水北水南先后开街,王元兴、百年汇昌、法根糕点等古镇老字号一个个“回归”……

    如今,八年的申遗之路,终于梦圆。祖祖辈辈生活在水边的塘栖人终于可以停息片刻庆祝一下了。

    

 
 
责任编辑:罗京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